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第十五章 -

「我手头上有十七八个花姑娘,在来找你之前,我把怡红院留给了她们。」她望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吐出,仿佛想斩绝自己所有的退路。「当时,本以为连辈子我和孩子是不用再回到那里讨生活了不过现在想想,原来我这一生注定要走上我娘的老路子,不管再怎么翻腾,人,都是敌不过命的。」文无瑕满眼痛楚地凝视着她,声音喑哑得低不可闻道「原来,你以前这般苦。」她几乎被这一句温情的话击溃了,紧紧咬住下唇,才勉强抑住扑进他怀里痛哭的冲动。

夏迎春,争点气,就放手吧「不苦。」她别过头去,含泪眸光落在旁处,不愿再着他一眼,故作欢快道「每天开门做生意,红袖招香,送往迎来,夜进斗金多痛快啊!」「别说这样的话!」他激动地斥道:「你卫何苦连般诋毁槽蹋自己?」「那么若要你无视我的老鸨身分,在全城百姓面前用八人大轿,风风光先迎娶我进文府,成为你唯一的妻子,一辈子宠我爱我,疼我和孩子,绝不教我们母子俩吃一星半点的苦」夏迎春回眸凝视着他,唇边泛起一抹苦笑。「文相爷,你能做得到吗?」他面色苍白,心头一阵急一阵紧,撕扯得苦痛难当。

自幼深受礼教熏陶至长,皆规范教导他何者可为、何者不可为,规矩二字已然牢牢铸进了他骨子里,尤其文家诸多祖训.「,更是他及所有文氏族人都必须严谨遵守,甚至不惜以性命捍卫。

身为文家主母的第一要件便是书香名门,身家清白。

可她却是个……是个……「我不怪你。真的。」她含泪的眸光浮现一丝温柔,怅然地低声道「你也不想这样的。」他心狠狠一撞,忍不住微颤地抬起手,轻轻拭去她颊上的泪,哑声道「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得……我必须好好想一想。」她被那熟悉的抚触电着了般,怔怔地凝视他,过了一会儿,她咬牙收束心神,猛然后退了一步。

不,不能再宠溺下去了「文相爷,我明日就回石城去。」「不!」文无瑕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面色变了。「你不能走。」「我只是要回家。」她眸光悲伤落寞。「回我自己的家。」「你」他深吸一口气,语气软化了下来,近乎恳求地道「你是有身孕的人,万一路上有个什么,又动了胎气该如何是好?」「当初我自己一个人到得了京城,现在也能自己一个人回石城。」「可是」「你为什么要留我?」她突然问。

他一时怔住。

「难道你、你舍不得我?」她屏住呼吸,疲惫落寞的目光重新亮了起来。「你心底其实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是不是?」「我没有。」他否认得又急又快。

夏迎春一颤,眼底的光芒瞬间消失死寂如灰了。

看着她像是想哭,又强憋着的小脸,他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又热又痛又紧。

几乎就要不顾一切冲口而出,他对她并不是一丝感觉也无,可是理智偏又在此刻死死拉住他,阻止他说出任何一句会后悔终身的话来。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便彻彻底底毁灭了他一直以来秉持信念的一切。

他是文无瑕,当朝宰辅,也是文氏宗长,他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肩负、象征朝廷的礼制法统,他展现出的一言一行,都需作为天下万千文臣学子们的模范。

自古以来,文武百官不可娶妓人为正妻,更不得与下九流营生者同婚,连早已是正统儒家所尊圭皋之一。

他怎能娶一个老鸨为妻?

可他进去若真与她有了私情,今日又怎能负她至此?

「对不起,我」他内心拉扯得厉害,头也开始剧烈地抽痛了起来,清俊容颜因痛楚而苍白,喑哑地道,「我不能。」「不说了不说了,我不再逼你了。」她心一疼,哽咽了起来。「不喜欢我也不要紧,忘了就忘了,你你再别挂心里去,这也不是你的错。」原来不只她心里苦,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对不起。」她的眼泪烫痛了他的心,可是他只能反反复复说着这三个字,其余什么也说不了。「我不能骗你我可以娶你为妻。对不起。」「我明白,我都明白。」她噙着泪重重点头。

最后,文无瑕在痛苦羞惭之下,狼狈地逃回了竹影院。

放眼望去,这摆满了卷宗行文的案牍,架上的百家诗书古文,一级那把静置一畔的焦尾琴,所有平日能令他感到沉静而满足的-切,此时此刻再也无法抚平、镇定他狂乱痛楚的心绪。

这仿佛快被活生生剥了骨血的感觉,为何会如此熟悉得可怕?就像就像他过去也曾如同今日这般,狠狠地、决绝地斩去了什么他突然打了个寒颤,记忆深处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是什么?他脑海中遗漏了的,到底是什么……

颠鸾倒凤第九式战罢初歇低叹,四肢交缠恋难分,点点轻波也贪儿。

一连几日,宫中有变,纵然文无瑕满心紊乱,依然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暂且将那个日日乱他心忧的小女人及欲请太医为他号脉等事,全都给搁了一旁,先专心替皇帝处理起纷杂宫务。

先是先土后祭礼大典上,清皇心爱的宫女阮阿童「冲撞」了身怀有孕的诗贵妃,以致贵妃痛失龙种。

阮阿童入天牢尚未一天一夜,就被气急败坏的清皇「劫狱」出去,皇上要是在龙颜大怒之下,命文无瑕和禁军总教头范雷霆速查此事,以还阮阿童清白。

宫中明处的禁卫军听命于范雷霆,暗处搜集机密的隐卫则是负责向文无瑕汇报,因此短短一个晚上,诗贵妃所有的罪证全都到了文无瑕的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