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第十四章 -

「夏姑娘。」他心口剧痛难抑,「你冷静点-」「冷静?」她脸上浮起一抹悲哀的笑容。「你叫我冷静?」「你太激动会再伤到身子,孩子也会有危险的。」他无声叹了口气,尽管心下纠结碍阵阵生痛,还是极力保持理智,平静地道「你是鞋子的母亲,你得坚强一点,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得为孩子着想。」「那你呢?」「我?」他被问住,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她的眼泪渐渐干了,方才失控的情绪像大水崩堤过后,只剩下满目疮痍的凄凉,到得这一刻,她连才总算明白了。

眼前的男人,是当朝宰相文无瑕,不是她的守诺。

连她在他眼前被人侮辱,连孩子险些丧命,连她悲伤狂痛至此,都勾不起他一丝一毫的印象和心念意动,那么,普天之下还有什么能够教他想起她的?

就算她现在死赖着不走,等到一个月后,他认了她又怎样?

没有情,没有爱,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只怕她千方百计,苦苦哀求,最后得来的也不过是块文府施舍给她、将来供桌上摆的牌位罢了。

这些日子来,他们每个人都明示暗示过她,她不该出现在文府,她不该巴着他不放,只有她自己,还傻傻地认不清情势,苦苦追着记忆中那个美好的身影,以为有一天他终会回到自己身边。

可她的守诺已经死了,就死在六个月前离开的那个晚上。

活下来的是文无瑕,不是守诺,而她自始至终等的、求的,都只是一个鬼魂,一个影子。

她爱的那个男人已经不在,就连恨都不知道该恨谁,那么她还剩下什么?她又能怎样?

刹那间,夏迎春万念俱灰,所有热切执守的信念和希望,破碎碍一阵风呋过,什么都没有了。

「夏姑娘?」文无瑕感觉到怀里身躯渐渐变冷,心下大急,失声疾唤,「你要不要紧」「我不要紧」夏迎春挣脱开他的怀抱,脸上还是没有半点血色,勉强地朝他挤出了一个笑,却是说不尽的苍凉。「真的,我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她反常的举止却令他心惊胆战,不知所措。

「不行,我还是让秦太医再进来帮你号脉。」他深吸一口气,心跳得有些乱,急急赶到外头唤人去了。

看着那白衣翩然的背影,她心底凄楚绞疼成了一团。

接下来的几日,夏迎春都卧床养胎,调养身子。

太医开的药不管多浓多苦,她全乖乖喝掉,文无瑕吩咐厨房炖的各式补汤,她也很捧场,来什么就吃什么,从未有一句抱怨。

她的元气和身体慢慢耗好了起来,眼底神采却消失了。

小笺后来还是在她的求情下,又回到她身边服侍,夏迎春对她只有一个要求。

「别让相爷知道那天我们都谈了些什么,我不想他再为了我的事左右为难。」「迎春姑娘」小笺看着面色平静的她,难掩心疼,却不知该如何宽慰她才好。

「我都想明白了。」她低着头连「连样对谁都好。」「姑娘,」小蔓眼眶红红,「都是婢子该死。」「傻瓜,这同你有什么干系?」她笑了笑,目光落在小笺手上的药碗上,「来,给我吧。」「太医说今儿换的这帖药极苦。」小笺递上去,又取了一直精致小匣子,「这是相爷刚刚命元子送回来的,是京城老字号桔轩的蜜饯,给姑娘喝完药甜一甜口的。」夏迎春看着那小匣子里粒粒饱满的酸甜蜜饯,眼神有一丝复杂,半晌后摇了摇头,仰头将汤药一饮而尽,只用袖子胡乱擦了擦嘴边。「这药一点也不苦,不用甜口。」不能再贪恋着这一点点温情不放了,她这些日子来,折磨得彼此还不够吗?

「姑娘」小笺有些急了。

「你们都拿去分了吧,」她闭上服晴,「我累了,想睡会儿。」小笺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只能叹气,默默退下。

甫将房门细心掩上,小笺一回头,发现相爷正伫立门外,一身官袍尚未换下,显然是一下朝便匆匆赶回来的。

「她今天好些了吗?」他声音低沉地问。

「回相爷,姑娘今天气色看起来好多了,药也喝了。」小笺惭愧地将小匣子呈上。「可姑娘说药不菩,不用甜口。婢子有辱使命,请相爷责罚。」文无瑕眸光有一丝痛楚,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道「你先收看吧,这样她随时想吃就有。」「是,婢子知道了。」「小笺。」他突然唤。

「婢子在。」「她还在生我气吗?」他目光黯然,忐忑不安地问。

连几日他思前想后,越想越是冷汗璃漓她的悲痛失控,她的声声控诉,一次又一次在他脑海回荡,重重敲痛了他。

文无瑕这才惊觉到,自己那日的审时度势,逼她在郡主面前仗软之举,着实深深伤了她。

她心底定是气极了,恨透了他,因为他在那些明显敌视她的名门千金面前给她没脸,甚至不曾为她讨还那一巴掌的公连。

思及此,他越发心绞难抑。

「相爷,姑娘什么都没有说,」,小笺心情沉重地道,「可是婢子料想她心底一定还是很不好受的。」「她可曾跟你说过些什么?」「没、没有。」小笺一惊,连忙否认,却心虚地低下头。

「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想起夏迎春晕倒后醒来说的那番话,眼神精明凌厉了起来。

小蔓想起夏迎春的嘱咐,还是咬牙否认到底,「婢子并不敢瞳瞒相爷什么,婢子什么都不知道。」他眉心皱得更紧了。

就在此时,房里传来了杯盏碎裂声文无瑕心下一紧,再顾不得质问小笺,急急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