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终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有那么一个人,一开始总是对她吼,后来总是对她笑,会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唤她“小媒婆子”,还有在月光下抱着她飞,总怕她肚子饿,担心她哪儿疼,永远张开宽大温暖的臂弯,紧紧将她拥入怀中……“雷、雷霆大人?”她嘴唇轻颤着吐出了这一个名字。

刹那间,仿佛灵咒乍现,所有遗忘的欢愁喜悦全都回来了,统统汇集成了一张粗犷阳刚剽悍却深情无匹的脸庞——范雷霆,堂堂皇城十万御林禁卫军总教头。

她的夫君。

“玉帝大人……王母娘娘……我得回去……我要回去……”她泪眼婆娑,祈望着严肃不悦的玉帝和悲悯叹息的王母娘娘,坚定万分地道:“他在等我。他在等我。”

“大胆!”玉帝天颜震怒,瞬间四周五彩祥云变得漆黑阴郁如魅,天空中雷闪电劈。“仙凡两隔,不得通婚,你要本帝跟你说过多少遍!”

“我要回去。”她害怕得心惊胆战,泪如泉涌,可嘴里翻来覆去还是同样两句话。“我要回去。他在等我。”

“唉,小喜鹊,你千年修行何等难得,再过三百年,即可成为正式的喜鹊仙,掌管天下万鸟。”王母娘娘轻叹,“千年道行毁于一旦,为一不到百年之岁的凡人,值得吗?”

“娘娘,可是他在等我,我要回去。”她跪在王母娘娘面前,已化作人身,拚命磕头,即使磕出了血来也不觉丝毫痛楚,她的痛,在胸口,在心里。“娘娘,求求祢跟玉帝说说情,千年道行我不要了,当喜鹊仙我也不要了,我只要回到他身边,他在等我,他在等我。”

“这……”王母娘娘为难地瞥了暴跳如雷的玉帝一眼。

“你,太令本帝失望了!”玉帝冷厉地狠狠扫了她一记。

“对不起,玉帝大人,喜鹊这千年来觉得最幸福的一件事,便是得以服侍玉帝大人和王母娘娘,以及织女公主……可是如今喜鹊凡心已动,生生世世,千年万载,幸福只系在他一个人身上了。我要随他一样,纵然仅有数十年寿命,也生死相随,无怨无悔。”她不断磕头,磕得鲜血淋漓。“我不能负他,他在等我,我要回去。”

“好!既是你自己求的,就如你所愿!”玉帝沉默良久,余怒未消地哼了一声,大袖一挥——

刹那间喜鹊只觉眼前一阵金光万丈,闪得她眼花目茫,再接着就人事不知7。

过了很久、很久……

王母娘娘突然噗哧了一声。

“有什么好笑?”玉帝板着脸横了她一眼。

“臣妾心底很是欢喜呢,所以就忍不住笑了。”王母娘娘笑吟吟的,“咱们玉帝大人刀子口豆腐心,明明有心成全,偏偏还要搞那一套‘几经重重波澜考验,终于得以开花结果,永结鸳盟百年好合’的小儿女戏码,咱们织女祢也是这样,现在连喜鹊也是这样,心若弱一些的,怕不给一次就吓停了呢!”

“咳咳……哪有?”玉帝严肃脸庞闪过了一丝可疑的红晕。“正所谓天规条条——”

“是呀,可缘分是命定,法不外乎真情哪!”王母娘娘忍笑,“别以为臣妾不知道祢还客串了一下说书的,下凡去穿针引线——”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玉帝双手紧捂住耳朵,自顾自走开了。“没听到,没听到,啦啦啦……”

乌云散去一彩云东来,美丽霞光万丈,遍照天上人间。

他们都说,她死了。

整整七天七夜,范雷霆疯了般紧紧抱着喜鹊冰冷的身子不放,无论任何人来劝都被他的咆哮声吼走,阳刚脸庞已然樵悴不堪,胡碴满面,消瘦惨白得比怀里的人儿还更像个断气之人。

“喜儿,回来,求你回到爷身边……”他气息昏乱,嘴唇干裂,声音瘠哑得令人闻之心碎,可他就是不肯放弃,他不相信喜鹊死了,她只是睡着了,她回了天庭……她会回来的。“爷在这儿等你,爷一直等着,等你回来。”

寝室外的众人默默垂泪,连寒兵和铁戢都满眼红肿,已不知陪头儿掉了多少次眼泪。

皇帝也亲自来关心了好几回,甚至天天派太医来号脉施针,拿已然仙去的喜鹊当在世病人看待。

可七天以来,喜鹊身子虽然没有败坏,却依然杳无气息冰冷如故。

“头儿,夫人在天之灵也会舍不得您这样伤心糟蹋自己……”寒兵才说到一半,已是哽住了。

“她没有死,她会回来的,她不会舍下我。”范雷霆低哑破碎地喃喃,双手将怀里的爱妻拥得更紧。“喜儿,你身子好冷,爷帮你暖暖,等身子暖和了你就能醒来了,别怕,爷在你身边,咱们不怕。”

听着他痴情温柔的字字句句,寒兵和铁戢及其他在门边守着的人,忍不住热泪滚滚。

“……冷。”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一片低泣声中幽幽响起。

刹那间,门外所有人浑身寒毛一炸,吓得忘了哭——炸、炸尸了吗?唯有范雷霆惊喜万分,不敢置信地盯着怀里呻 吟出声的小女人,狂喜得几乎说不出来。

“喜儿?喜儿?你真的回来了?你真的回到爷身边了?”

喜鹊惨白泛青的小圆脸渐渐浮现一点点嫣色,然后慢慢地恢复成红润,在他温暖的体温熨贴之下,像是睡了长长一觉醒来般地,打了个呵欠,缓缓睁开眼睛。

“吓——夫君,你怎么满脸胡碴?多久没刮面洗脸了?”她不是回天界连半炷香时辰都不到吗?他胡子怎么冒这么快?

“夫人?”门边所有人先是不可思议像活见鬼了,下一刹那响起欢声雷动,“夫人活过来了!太好了,夫人真的活过来了!”

“快、快去禀告皇上这个好消息……还有咱们那十万兄弟们……”门外骚动热闹了起来。

就在外头闹哄哄奔相走告这天大喜事的当儿,寝室内的两人却是静静地、专注地凝视着彼此,仿佛分别了千年未见。“你真的回来了?”

“嚼,我回来了。”

“不会再走了吗?!”

“不走了,我要永远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范雷霆苍白憔悴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眸光炽热的紧紧地盯着她,还在发抖的大手怜惜地碰触她的脸颊,细致而温暖,无比真实。

“喜儿……”热泪陡然滚落了,他猛然低下头,深深地吻住了她。

喜鹊抬起双手牢牢环拥着他的颈项,满心欢喜地迎上他的深情热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