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十二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这杯酒若不接不饮,也会落得了个“失礼妄为、冲撞皇亲”之嫌。

两相权衡之下,他还是只得伸手接过了郡主敬的这杯酒。

“谢王爷、郡主‘赏酒’。”他刻意加重了那二字,弦外之意不言可喻。

就是一个纯粹赏酒,一个纯粹喝酒便罢。

礼亲王脸上笑容有一丝尴尬略僵,却是一闪而逝,又复和颜悦色。

范雷霆将手中美酒一仰而尽,有礼地将空杯放了回去,随即低垂目光,不再多言。

“好!”礼亲王抚掌大笑,“这才是恩怨分明、慷慨磊落的好男儿!”

福容郡主却是眸光喜悦中又有一些幽怨,好似十分失望他连话都未再跟自己多说一句,可酒都敬完了,她也只得怅然若失地退回父王身边,礼亲王只是安抚地拍了拍女儿的手。

“本王今日好开心,大家继续喝,谁都不准逃席啊,哈哈哈哈!”

悦耳的丝竹声再度欢然响起,福容郡主在丫鬟搀扶下退入内间,另一拨娇美舞伎鱼贯而入,清歌曼舞,如蝶翩翩,场面瞬间又热闹沸腾了起来。

热、很热……

范雷霆只觉头昏昏沉沉,却仍死命想维持住脑中最后一丝清明,可体外一股明火,体内一股暗火熊熊窜烧成了漫天烈焰,他汗流浃背,大掌狠狠地掐握住床沿,用力之大几乎碎断了那上好坚硬的紫檀木这里是哪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范雷霆极力睁眼,眼前隐隐约约见到的是绦纱绣帐,鼻端嗅闻的是幽香扑鼻,这、这是女子的闺房……

浑身热血沸腾,不知几时狂烧的欲火几乎榨干了他所有理智,想运功挣扎排出自那口酒液入胃后,便狂野释放的古怪灼热和酥软感。

可恶,他被下药了!

早就知道礼亲王老奸巨猾心怀不轨,可他提防了一整晚,最终还是败在那一杯福容郡主的酒上。

他嗅闻得出酒无毒,却万万没想到,他们下的竟是无色无味的春药!

堂堂一国王爷……居然使出这下三滥的青楼招数……

他恨得几乎咬碎牙关,可就算是得一掌拍死自己,也胜过被礼亲王和郡主奸计得逞。

“范大人。”门轻轻地被推开了,一个温柔羞涩的嗓音怯怜怜地响起,“请莫怪容儿不知羞,这也是一时权宜之计……”

不,滚!滚开!

他锐利的双眸被激 情 欲 望烧红了,身下阳刚火热债起肿胀如铁,敏锐地警觉到那女子幽然香气袭来,他大口大口喘息着,热汗自额际落下,胸前的衣襟早已扯开了好透透气,可狂野叫嚣的欲 望却越来越猛。

电光石火间,迷濛昏沉的脑中闪现了一张笑咪咪的小圆脸,范雷霆大大一震,心神有刹那的清晰空明——

爷的小喜鹊。

他狠狠咬破了舌头,尝到了满口的咸腥血气,在那阵足以暂时驱散迷雾的剧烈痛楚消褪之前,高大身子猛地破窗而出,将那一声愕然惊呼远远地甩在身后。

“范大人——”

逃!无论如何一定得尽速逃离礼亲王的势力范围!“什么人一”王府护卫被惊动了,可他们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黑影划破长空而去,快得就像是自己的错觉。

范雷霆勉力提振着最后一口真气,施展轻功箭般射出了王府别院,足尖一落在院外,冷汗热汗狂流,他颤抖着吹了一记哨声,在众多尚未离席的车马中,飞奔出一匹浑身玄黑的高大骏马,正是他的坐骑行雷。

行雷极有灵性,默契十足地在他跃上马背之后,全然不用驱策地狂撒四蹄,闪电般消失在往京城方向的沉沉夜色中。

一人一骑总算赶在城门夜关时奔进了东城门,骑在马背上的范雷霆以内力压住药效,在半昏半沉的恍惚之间,依然警觉到身后那阵追赶的蹄声逼近。该死!难不成还想抓他回去逼亲洞房不可!

豆大的汗珠直流,早已湿透了衣衫,下腹激烈的痛楚渴望和满心满怀的怒火交融成了一片狂愤——

绝、对、不、能、失、身!

“行雷……到喜儿那里……”迷迷濛濛之间,他想也不想地低 吼 一 声。

行雷昂首嘶鸣,狂奔过京城大街,将后头隐隐可见的追兵甩开了一大段距离。

万年红娘居里,寝房依然燃着烛火,有个娇小身影苦恼地叼着根毛笔,呆呆地对着窗外月亮发呆。

她真的应该开始帮刘姊儿和老王拟定相亲相爱作战计划了……

可是打从磨好了墨,摊开了纸,拿稳了毛笔之后,她已经这样发呆了两个时辰,满脑子装的不是作战计划内容,而是那个为她砸了将军府、揍了沐浑球的那个“他”。

喜鹊完全没有发觉自己苦恼中夹杂着欢喜,忧心里又盛开着感动,忐忑不安和春情荡漾交错、纠缠得难分难解,真是一字记之是乱啊!

“雷霆大人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索性把笔一扔,双手撑着下巴,开始对月叹息。

就在此时,砰地一声,房门忽然被一股力道震开。

她大吃一惊回过头去,小脸瞬间焦灼得变色了。

“雷霆大人?!你怎么了?”

喜鹊从来没有看过他这般发散衣乱狼狈不堪的惨状过,二话不说赶紧跑去扶他。

“离……离爷远点……”范雷霆呕出了一口鲜血,呼吸灼热急促,那熟悉的甜香绕鼻而来,几乎击溃了他好不容易维持住的薄弱自制。“去、去打井水来……浇在爷身上!”

“你说什么傻话啊?又叫谁离你远一点?”她心焦如焚又难过不舍,努力撑扶起他高大沉重的身子,急得开口骂道:“你都成这副模样了还浇什么凉井水,不要命了吗?想我担心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