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十一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怎么没见寒副统领和铁副统领?”喜鹊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先回答爷的问题。”他微眯起眸子,刚毅嘴角抿成了一直线。

“今儿天气真不错啊。”她索性含混到底。

“你——”范雷霆脸色沉郁,可见她红肿可怜的小脸,心下又是一疼,只得暂且先将千刀万剐复仇这件事搁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往屋内走。“寒兵和铁戢当职,今日不会出宫。”

话说回来几日不见,为何她开口“关怀问候”的却是他们二人?

他心里满满不是滋味,可又惦挂着她的伤势,待扶她入厅里坐好后,自怀中取出一只黑色小罐,旋开盖子挖了一大坨上好治伤灵药,轻手轻脚地为她抹上肿胀瘀血的面颊,手势之轻柔,生怕一不小心又会碰疼了她。她傻傻坐着,屏气凝神地感受着他怜惜的抚触,心底又是欢喜又是茫然,浑然不知此时此刻澎湃荡漾在全身上下的酸甜忐忑恍惚感,究竟都是怎么了?雷霆大人为什么连为她上个药,都要用上这么热烈又心疼的目光盯着她?

他这么做就不怕她心生误解,误以为他是对她——对她——

唉!他对她还能有什么?不就是“姊妹相亲”吗?

思及此,喜鹊心念一动,忽然有些冲动想问他和那妖艳美男子究竟怎么结下的孽缘,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若是捅破了这层薄纸,惹得他恼羞成怒,说不定往后就再也不愿见她了。

她呼吸一窒,一颗心紧紧绞疼了起来。

不行不行,再怎么搞不清楚状况也不能冒此大险,姊妹相亲就姊妹相亲好了,总比往后再也见不到他强。

喜鹊一颗心颠三倒四翻来覆去,最后只化作一声长长叹息。

可她始终忘了弄清楚最关键的一件事——

自己究竟为何为此失魂落魄至斯?难道是她打从心底一点都不想他只是拿自己做姊妹相待吗?

“还是弄疼你了吗?”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有些不安。

“不是的。”她低垂粉颈,也不知为什么有些郁郁寡欢。

范雷霆还以为她是在记怪自己这几日都未来看她,不由微感歉然,解释道:“王爷后日到京,这阵子宫廷内戍务繁重,恐要等王爷一个月后回返藩地,方能好些。”

“大人不用解释,小的明白的。”她又叹了一口气,忍了半晌,最终还是半真半假地试探道:“那这一个月,大人不就没空相亲了?”

他脸上歉疚之色瞬间僵凝。

她久等不到回答,不由奇怪地抬眸朝他望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登时寒毛一炸,久违了的心惊胆战再度翻江倒海般当头没顶而来。

他他他又变脸了,又变脸了啊啊啊!

喜鹊闪过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可是一时之间又能逃到哪里去?幸亏范雷霆在一番恨恨得咬牙切齿,全身骨骼发出愤怒的辟哩啪啦骇人不祥响声后,凶猛目光瞥见那肿得像馒头的楚楚小脸,心下抽紧,所有滔天怒气霎时消散无形。

“别说胡话了。”他缓缓舒出一口憋闷良久的长气,无奈地道,“有心思想着旁的闲事,不如好好将养身子。”

喜鹊眨了眨眼,小嘴诧异地张大了。“嗄?”

“饿不饿?”他面色又恢复如常。

“有一点。”

“到一品酒楼如何?”他记得她很爱吃那儿的菜。“好——”她突觉不对,连忙改口,闷闷不乐地道:“不好,我现在这猪头三的蠢样,才不要出去招摇过市徒增笑料。”

他抑下笑声,目光温和地看着她,“那回总教头军府吃?”

“贵府厨子手艺好吗?”

他想了想。“圣上赐下的前大内御厨,应当不错。”

她眼儿亮了起来。“我要吃我要吃!”

看着她欢天喜地的模样,范雷霆心情顿时也大好了起来。“爷的行雷就在门外。”

“那还等什么?”一时乐过头的喜鹊主动拉了他的手就朝外走,边叨叨絮絮。“虽然小的现在嘴也破牙也软胃也疼,可喝点山珍海味熬的粥粥水水什么的总行吧?走走走,喝汤了喝汤了,我饿死了。”

他的眸光落在那紧紧抓着他的雪白嫩手上,嘴角满足的微笑逐渐变化成了傻笑。

不过,该办的事他绝不会忘记。

两日后的黄昏,禁卫军赵冬乖乖到万年红娘居报到,并且带来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总教头大人昨天半夜三更时分,只身一人前去砸了沐将军府,并且把沐将军揍趴在地,让其断了三根肋骨、碎了两颗牙还折了一只胳臂。

此事惊动朝野,言官弹劾的奏摺如雪片般飞抵皇上龙案前,要求圣明天子重惩本该戍守皇城安危、却反倒带头作恶的禁卫军总教头范雷霆。

“然后呢?然后呢?”喜鹊惊得一把掐抓住赵冬的手臂,疼得他皱起了眉。“他要不要紧?他要不要紧?”

“喜姑娘莫担心,头儿乃皇上股肱重臣,地位无可动摇,至多只是受斥罚俸三个月,其他不要紧的。”赵冬连忙解释,边暗自抽回惨遭踝躏的手。

“都是我害的……”她脸上的五指痕已消,但瘀青的脸依然令人不忍卒睹,此刻听见这大变故,心下又是焦灼担忧又是自责,眼圈儿立时红了起来。“可我什么都没说,他是怎么知道沐将军打了我一巴掌的?”

“天下没什么事是瞒得过头儿的。”赵冬骄傲地一挺胸膛。

喜鹊满心满怀矛盾不已,既是有些欢喜他为了帮自己出口气,甚至不惜大闹将军府,可又想到他是为了自己才做下那等大错来,惹来朝臣议论抨击,连皇上都给惊动了,她就内疚难过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