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十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范雷霆一脸纳闷,却也不知该从哪儿释疑起。

“我已经没事了,明日就可以照旧随大人进宫当差了。”幽怨归幽怨,她还是忍不住为他的差事着想。

“以后你好好在家安心将养身子,不用再做爷的贴身长随。”

“你——”她又是一个倒噎险险岔气。

难道他当真决定要放弃回归正道之途,彻底断袖断到底了吗?:

“想什么呢,脸这么发青?”他摸摸她的头,柔声道:“爷不是不信你,不让你跟在爷身边,而是礼亲王爷不日回返京城,朝中琐事繁杂,爷无法分神看顾,怕你会受什么委屈。”

讲得那么好听,还不是新人娶进门,媒人踢过墙……不对,他甚至连娶都还没娶哪!

一想起威猛剽悍、英气昂藏的范雷霆怀里拥着那妖艳美男子的情景,喜鹊心口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气苦闷疼怨愤。

这是什么世界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跟就不跟,有什么了不起!

根本就是从头到尾戏耍她一场,害她一片真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喜鹊气得索性把范雷霆的庚帖塞进漆金钿花柜里最深处,压在几个恶名远播的淫员外庚帖底下。

“哼,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我不会自己转哪?”她气呼呼地抓过许久未搭理的那一叠委亲庚帖,“求人不如求己,老娘就不信凭我七世以来累积的功力,这两个半月内会做不成十一桩亲事?”

歪瓜还有烂枣来配呢,就算不是金玉良缘,反正只要王八看绿豆对得上眼的,愿意拜堂成亲就算了事,就算到时不合规格,玉帝大人不承认,那她也认了!

这就叫迟到总比不到好吧。

她将这一叠男女双方庚帖搂在怀里,略整了整衣衫,把她的所向无敌小红帕朝襟边一掖,大步流星就走出万年红娘居。

喜鹊费了好一番唇舌,总算说动了隔壁家的老王愿意和对街的刘姊儿相亲,甚至还特意打听了今儿说书的茶博士不在,这才兴致冲冲地帮两人安排在茶馆二楼的雅座里。

“这儿茶品好,点心佳,风景一流,是最适合俊男美女吃茶聊天谈心联络感情的了。”

她眉开眼笑地热切招呼着,不忘偷偷用力捏了一把用帕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刘姊儿。“这街坊邻居一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认真说来老王也算是自己人,刘姊儿你就用不着这么害羞了,多跟人家聊聊嘛!”

刘姊儿羞答答地唤了一声,“不知王哥儿平时有什么嗜好呀?”

“杀猪。”老王肉腾腾地挖着鼻孔。

喜鹊笑脸一僵,忙接下话去,“说起老王这一手刀法可真是出神入化,古人说游刃有余就是在说他。瞧刘姊儿这纤纤弱柳的身子,要是有福气做了王家媳妇儿,保管日后顿顿有肉滋补,指不定很快就能养上个胖娃娃,给婆家开枝散叶,老王你说是不是?”

老王却是不解风情,小气巴拉得坦坦荡荡。“可俺杀的猪是要卖钱的。”眼见刘姊儿满脸春情被怒火取代,喜鹊心下叫糟,正要圆话,突然包厢门响起了一阵急促猛敲。

“谁啊?没看到这儿正忙着吗?”她咬牙憋住火气,小脸绷得紧紧的走去开了门。“小二哥,你这么死命地敲门是为哪桩啊?”“喜姑娘,你莫见怪,小的不也是急了吗?”店小二搓着手,神色尴尬。“实在是有贵客上门,偏偏所有的包厢全满了,这不,掌柜的命小的来跟喜姑娘商量一声,能不能把位儿让让,今日的茶水点心权收半价就好。”

真是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能呛着牙缝!

“小二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人说先来后到,你们开门做生意的怎能大小眼,为了贵客就撵了熟客,教我们这些熟客寒心不寒心哪?往后还能对你们茶馆有消费信心吗?”她也火了,嘴角挂着笑意,可字字都是绵里针。“小的知道喜姑娘是咱们茶馆的老客了,见熟三分情嘛,这才好意思来跟你商量商量,要是换作其他不懂得体贴商家的客人,我们还懒待开口求人呢!”小二哥也是有练过的,那脸色说多谄媚就多谄媚,一番话堵得人连想说个“不”字都不好意思了。

可她谁啊?她可是信鸟喜鹊耶,论耍嘴皮子,要她认了第二也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喜鹊索性一挽袖,笑咪咪地斜靠在门边,“哟,小二哥这嘴真是越来越巧了,被您这么一说,我若不让座倒是我的不是了。”“多谢喜姑娘——”店小二大喜。

“慢。”她圆脸上眉儿弯弯,笑意甜甜。“要让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我们才刚刚坐下,屁股都还没坐热呢,连茶水也都还未喝上一口,既然小一一哥这般好声好气的求着我们让,那等我们吃完了点心喝完了茶商量完了婚事看完了风景赏完了月色之后,我们就让了,好不?”

店小二差点惊急攻心、口吐白沫。这这这……现下还没到晌午,等她看完了月色都什么什么时辰了?

“小二哥下楼仔细当心,待会晚上结帐见。”她回过身去,对看傻了眼的老王、刘姊儿淡淡一笑。“咱们刚刚说到哪儿啦?”

就在此时,一个凶霸蛮横的声音怒腾腾地出现在门口。

“店小二,你干什么吃的?本将军让你清个座带位,你躲懒瞎混到哪里去了?”

这声音……这阴阳怪气的尖刻语气……

喜鹊脸上闪过了一抹惊心——不会吧?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她一回头,就发现自己直直对上了一身锦袍衣饰、张扬跋扈的沐将军。

“你?”沐将军见着面前这一张颇为面熟的小圆脸,有些微怔,随即瞪大了眼睛。“你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