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九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喜鹊骇然地瞪着他,手指颤抖地指着他,好半天后才气急败坏地挤出了一句话—

“乱讲,你乱讲!”

“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找他求证呀!”他闲闲地看着自己修饰得洁净完美的指甲。“我们同榻而眠也不是三年五年的事呢,对了,他后颈有个小小暗青色的星状胎记,极是特殊,你可瞧见过?”

还不只三年五年……小小暗青色的星状胎记……

她闻言险些晕死过去。

那胎记她自然瞧见过了,她每天早上帮他梳发,有时衣领稍松了些,就可见到他颈后那小小的星状胎记。

不——现实何其太残酷啊啊啊!

“那、那你也不能随便讲出口。”她气若游丝,勉强撑着一口气。

“我也没到处跟人说呀!”他一脸无辜。

哪、没、有?!

喜鹊眼前金星乱冒,好不容易才抑下失控痛扁陌生男子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警告道:“总之,雷霆大人的形象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你是真心待他好,就得顾全他的立场,尤其是千万不能让这种话传到皇上耳里,听到没有?”

“你这么顾全他的立场,在乎他的形象啊!”妖艳美男子一脸恍然大悟,“你该不会也喜欢上他了吧?”

“我才没有!”她小脸涨红了,嚷嚷。

“也对。”他上下打量她娇小如豆苗的个头,沉吟道:“你俩确实是不太般配。”

不知为何,喜鹊听了这话忽然有种强烈想杀人的欲望。“不跟你说了!”她气呼呼跑了,忽地又停住脚,回头握着小拳头狠狠威胁道:“要是再让我听到哪儿有这种传言,我就找你算帐——抓你去浸猪笼!”

妖艳美男子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好半晌后,嘴角缓缓地往上扬。

“小麻雀护着大老虎,有意思,真有意思。”

连续三天,范雷霆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吱吱喳喳的小人儿出现。

清晨,他高大伟岸的身躯默默坐在床沿,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却始终没有等到。

原来会出现在门外的清脆扰人嗓音没有了,每日会轻轻巧巧、细细为他梳发的那双白嫩小手也不在了,就连在校阅台上时,他都觉得身边少了一个人。是他把她吓跑了吗?

他的心沉得像是压了三山五岳,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困难。

“头儿。”门外响起轻敲,寒兵露面,小心翼翼唤着。

范雷霆缓慢地抬起头来,“嗯?”

“听说喜姑娘病了。”

话声未落,只觉一阵旋风狂猛而至,寒兵已经被一双铁掌箍住了胳臂,大力摇晃起来。

“她病了?几时病的?严不严重?请了大夫没有?喝没喝药?为什么现在才回报?”范雷霆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咬牙切齿了。

“头儿你、你冷静点,冷静点。”一向沉默寡言的铁戢开口安抚,一边努力将被摇晕了的寒兵拖出头儿的“魔爪”之下。“刚刚属下请了大夫了,现在应该在诊治喜姑娘——”

眼前一花,那状若疯狮的大男人已经不见了。

铁戢顿时呆若木鸡。

寒兵终于幽幽转醒,抖着唇瓣说了一句:“完了。”

“你是说……”铁戢还没回过神来。

“有那种夫人,将来咱们还有好日子过吗?”寒兵欲哭无泪。

早晚会被乱点鸳鸯谱,霸王硬上弓,捆了扔给某个如狼似虎的……

呜。

“现在申请外调来得及吗?”铁戢也抖了两下。

“你说呢?”寒兵哀怨地白了他一眼。

他们生是头儿的人,死是头儿的鬼,还能外调到哪儿去?

就在两名副统领怨嗟悲叹终身不保的当儿,在万年红娘居里,因遭受重大精神打击而卧病在床的喜鹊才刚刚送走了大夫,有气无力地爬回床榻上。

砰地一声,房门碎成了一地碎片。

她惊吓地回过头来,还未看清楚眼前是怎么回事,已被紧紧拥入了一具强壮温热的胸怀里。

许是她病昏头了,怎么觉得这气息好熟悉、好好闻、好……

吓!

“雷霆大——”她三魂瞬间吓飞了七魄。“人?:”

此时此刻牢牢将她搂在怀里的,不是范雷霆还有谁?“你病了?几时病的?严不严重?请了大夫没有?喝没喝药?”他的吼声嘶哑惊痛。

震得她发热昏胀的耳际一阵轰轰然,只觉得又打雷了,可是为什么这吼得她耳朵发痛的雷声,却又令人感到出奇的温暖,刹那间,满胸的惶然无措全蒸发无踪。

连带平抚治愈的,还有她这一颗三天来,揪疼不安的心啊……

“哪儿难受,倒是跟爷说一声……”怀里的柔软身子烫得似火炉,范雷霆一个心焦,手忙脚乱地急急将她推回床上,“爷去请大夫!”

倏地衣角一紧,他低下头看着紧紧攒住自己的白嫩小手,“喜子?”“大夫来过了。”她小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因病还是因羞,脑子乱糟糟成了团浆糊,可这点印象还是有的。“说配了药,待会儿就送来。”

他松了一口气,黑眸布满关切之色。“怎么病了?”

听见他的问话,喜鹊泛红的脸变得有些苍白,内心交战不已地咬着下唇。

总不能承认说是自己急怒攻心,这才病倒的吧?

话说回来,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就……就是有特殊癖好的,为何还总爱对她手来脚来,做出一些令人胡思乱想的暧昧举止?

一想到这儿,她又开始懊恼沮丧嗟叹了起来。“唉。”

“是因为爷的事让你累病了吗?”他守在床沿,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理得清楚明白,喜鹊嗫嚅了半晌,想问些什么,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心情沉重地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