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五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喜鹊倒抽了一口气,不会吧,搞得比进南天门还严苛?

见她目瞪口呆,难得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范雷霆不知怎的,憋了一早上的闷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进了宫,口要严实,眼要精明,学着点。”他破天荒提点了一句。

“呃,是。”她心下有些发寒,要是一不小心在皇宫里出了什么错,给人砍了鸟头,提前驾鹤西归可就糟了。

他低头看着她,正要开口,倏地敏锐地感觉到危险,浑身肌肉一僵,立刻护在喜鹊身前。

“沐将军。”他目光望向不远处缓步而来的男人,淡然道。

谁?

喜鹊本想探出头看,可他浑身散发出的紧绷气息却不容抗拒,顿时乖乖地躲在他身后装隐形人。

“范总教头,今日怎么晚了?”那声音听来虽然在笑,却有种令人不舒服的尖刻嘲讽感。“你平时不是五更天还不到,就进宫服侍皇上了吗?”

“谢沐将军关心。”范雷霆波纹不动,平静地道:“若将军无事,在下还有公务在身,先走一步。”

“范总教头急什么?难不成连招呼个雨句,都不给本将军这个面子吗?”沐将军阴阳怪气地笑了。

那阵怪笑听得喜鹊一肚子火。啧,连句委婉的拒绝都听不懂,还将军咧。

“不敢。”范雷霆察觉到身后的小女人动了动,浓眉蹙紧,沉声道:“沐将军,在下尚有要务向皇上禀告,不能耽搁。失礼之处,还请将军见谅。喜子,走吧!”

“是,大人。”她也不笨,忙压粗了嗓音应道,跟上去。

纵然离了很远,还是可以感觉得到背后那道恨不得把人烧出个大洞的愤然目光,害得她颈后寒毛直直竖了起来。

“以后,”他低沉浑厚嗓音响起,“跟紧爷,寸步不离。”

喜鹊怔住,心下一暖,随即重重地点头。“嗯,小的遵命。”

打点起十二万分精神的喜鹊,一整天就跟着范雷霆“上山下海”……呃,是看着他手下的御林禁卫军们上山下海,经历重重锻炼考验,然后她还未能真正从亲眼看到的一场场触目惊心的肉搏血汗战景象中还魂过来,又被他拎着到了高高的校阅台上,叫她担任拿靶的靶手,让底下鹰军轮番射箭。

“还习惯吗?”半天始终保持钢铁脸的他,突然问。“雷、雷霆大人,小的打赌你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吧?”她吓得腿肚子都打颤了。

“你要融入大家。”他双手抱臂,深沉眸光盯着底下的縻军。

“我、我是当你的贴身小厮,又不是来新兵训练的。”她都快哭了。

“给你找点事做,免得给人起疑心。”

“那大人可以叫我帮你槌背、捏臂、倒茶的嘛!”她一边跟他哀怨哭诉,还得一面注意听下令的鼓点子,换另外一支高高的大靶。

呜呜呜……她这媒婆也当得太命苦了。

范雷霆嘴角微微一抽,又抿唇忍住了。“你不是想了解爷的日常活动?”

她愣了下,只得含泪认命。“也对啦。”

可是这跟他想选的新娘子对像有什么关系啊?

范雷霆仿佛有读心术,状若不经意地道:“爷的妻子,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最重要的是,也能把爷的这票兄弟当作自己的亲兄弟。”

“明白了。”喜鹊恍然大悟,心下那唉唉叫的委屈感登时烟消云散。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好不容易结束了射箭练习后,他命魔军继续做轻功突击练习,然后半扶半拎地将她带下了校阅台。

小命终于得救了……

喜鹊累得浑身虚软,再顾不得形象地整个人五体投地趴下来亲吻大地。

一只修长好看却布满粗茧的古铜色大手递过一碗水来。“谢谢,我正渴死了……”她努力爬了起来,接过大碗,咕嘟咕嘟大口喝了起来。

“喝慢些,没人跟你抢。”范雷霆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媒婆子,刚刚看她在校阅台上吓得好像三魂七魄都快跑光了,那支支朝她而来的飞箭力道惊人,屡屡震得靶心嗡动,可是尽管她那张圆脸惨白发青,双腿打颤,却还是咬牙紧紧抱住靶子,说不松手就不松手。

她看起来那么怕死,却又胆识过人……

他眸光有些柔软下来。

喜鹊一鼓作气把碗里的水喝得涓滴不剩,长长吁了一口气,小脸总算恢复了些许血色。

“再半个时辰就用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

她那双圆眼蓦地亮了起来,“饭!”

他嘴角又有些往上抽动,故意道:“不过一票大男人的吃食,恐怕你一个女人家吃不惯。”

“行的行的,小的什么都吃!”她连忙腼颜巴结道,“小的很随和的。”

“冷馒头,五花肉,凉井水,吃吗?”

“皇城御林禁卫军的伙食这么差……”她闻言瞠目结舌,“我们朝廷有这么穷?”

见他脸色一沉,还没说话,喜鹊急忙捂自己嘴巴,一个劲儿干笑。“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哈。”

接下来她不敢再多嘴饶舌,乖乖跟在范雷霆身边,看着他果断的指挥着手下精兵悍将。

喜鹊看着看着,不禁偷偷望着身畔高大剽悍的男人,突然觉得……

雷霆大人真是帅呆了!

像这等铁铮铮、英气勃勃的好汉子,若未能遇得良配,那实在是太太太可惜啦?!

“雷霆大人,你放心,喜鹊一定会让你得偿所愿的。”她握紧拳头,暗暗立誓。

声音细微不可闻,那原本目光专注在校练场上的范雷霆,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了些许。

当天晚上,万年红娘居的寝房里,喜鹊浑身上下贴满了狗皮膏药,尽管累得都快散架了,还是努力地在烛光下振笔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