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三章 -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距离七夕,只剩三个月又十四天。

还有十对……不是,还有十一对未配成佳偶,她就算再乐天滑头爱耍嘴炮,也掩盖不了心底深处那份隐隐袭来的巨大恐惧。

魂飞魄散,三界之内无可容身。

真正的“死掉”会是什么感觉?

她很害怕,因为七世历劫投胎转世以来,她见识到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种种苦楚,每一世的记忆都积累在脑海,偏偏不是生魂死魄就不能讨那碗孟婆汤,于是她只能一直记着、记着。

她也怕这一生再也回不了天庭,再也见不着玉帝大人、王母娘娘、太上老君爷爷,还有她最喜欢的织女公主;就连往常见了嫌冷心冷面的天兵天将,现在也成了她想念的源头之一。

“织女公主,您现在和牛郎过得好吗?”

她心一酸,鼻头不争气地红了。

应该很好……一定很好的……人间一年,天上一日,他们这对痴情小夫妻终于能够永远长相厮守了,又怎能不好?

“若是这样,那也就够啦。”她吸吸鼻子,用袖子抹去眼泪,喃喃自语。“只要织女公主幸福就好了,就算回不去天庭,就算……魂飞魄散,那也是我愿意的。”

以前织女公主待她那么好,得了蟠桃也分她吃,还轻手轻脚地替她梳羽毛,最最难过的时候总捧着她哭,彷徨无依的时候总会问她:“小喜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织女公主是她的主,她的天,为了织女公主,哪怕她受再多苦楚磨难都甘愿。

“对!”她深吸了一口气,紧握拳头。“现在不是意志消沉的时候,首要解决的天大麻烦,就是非得把那个绝世棘手的总教头‘嫁’出去才行!”

当初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在她千方百计拿到了这位手握重兵、身份金贵的范总教头的全权委托婚帖过后不久,这才知道为什么其他媒婆都对她报以同情的眼光了。

唉,总归一句,他大老爷原则多如牛毛,她好不容易万中挑一说来的亲事,屡屡换来他轻蔑冰冷地一撇唇:“这就是你能寻来最好的?”

后来历尽千辛万苦,总算说成了一门他也首肯的亲事,对象是“福家酒庄”的千金。谁晓得新娘子坐轿太紧张,要她这随轿的媒人陪着说说话,喜鹊才兴致勃勃地提起了几桩她准夫君的丰功伟业,什么某年某月某日杀敌无数,又是砍瓜切菜,又是血流成河的,然后就听到新娘子一迭连声尖嚷着:“轿子回头回头,我要回家,我不嫁了!”

范总教头第一次成亲记,宣告完蛋。

第二次喜鹊痛定思痛,谨记血淋淋的教训,在押轿的过程中话不多说一句,只是一个劲儿地笑,直到轿子总算到了总教头军府,气势威猛的总教头大步而来,前来接轿,她这媒人婆屁颠屁颠地掀开了轿帘,正想搀扶新娘子落轿,怎知轿帘一开——

新娘子许是晕轿,早不知几时口吐白沫昏了过去,霞帔上还沾了呕出的秽物,狼狈得不堪入目。

喜鹊笑脸霎时僵住,急中生智,忙小脸堆欢地挤出了一句:“这新娘子提前害喜,想是入门不久就能帮总教头添子添丁添福气罗,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四周陷入一片尴尬的静默,所有人都瞪着她。

喜鹊还没反应过来,新娘子好死不死悠悠转醒过来,闻言登时哇地嚎啕痛哭了起来。

一阵兵荒马乱后,羞愤欲死的绸缎大王千金又坐了回头轿,含恨而归。

那次,她慌张焦急地对自始至终冷冷盯着自己的范雷霆解释,自个儿话里的原意不是咒他戴绿帽、当乌龟的。

范雷霆脸色铁青,最后只丢下四个字:好自为之。

意思就是一下回自己给爷看着办!

结果……

“真是成也这张嘴,败也这张嘴。”喜鹊越是细想越是悲摧。“俺着实命好苦哇……”

御林禁卫军校练场。

身为戍守帝王及皇城安危的御林禁卫军,武艺高强忠心耿耿乃首要配备,冷静的脑袋和矫健的体格更是众军种里最一等一的。

这十万名响当当的好汉子好男儿,以命相投、誓死守护的是当今帝君清皇,而最最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却是他们的头儿范雷霆。

只要头儿一句话,上天入地,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不过今天在校练场上,在十万御林禁卫军中又属最精良、最剽悍的这支千人虎军,却是个个如临大敌,铁铸一般的膝盖不自禁颤抖了起来。

他们畏惧的目光全都投向同一个方向——

身着黑衣滚红边御林禁卫总教头军服,看起来高大伟岸又凶猛的范雷霆。

他们的头儿,今日脸色比往常更为铁青、铁青、铁青……

听说昨天头儿的婚事又告吹了,大伙今儿皮可得绷紧一点,免得待会一不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长长地、压迫感浓重的窒息气氛里,突然——

“死了人吗?”

啊?

众人一凛,不约而同地望向头儿。

浑身透着慑人寒意的范雷霆身边,有一左一右贴身护卫,也是他麾下的副统领——寒兵和铁戢,听见头儿冷冷问出的话时,不禁抑下一声憋住的轻咳。他迅速抛去了一眼杀气。这两个家伙是在忍笑吗?

寒兵和铁戢收到头儿那记凌厉眼刀,连忙收神敛眉,腰杆子挺得笔直。

“没死人,”他冷哼一声,“就统统给爷收掉那副如丧考妣的蠢相!”

“是!头儿。”众人轰然应道,个个都是赤胆忠肝、唯天可表的热血款。

范雷霆目光如炬,铁臂环胸。“虎军听令。”

“虎军在!”众将士应声如雷。

“蛙跳五百圈,”他微挑浓眉,“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