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终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最后一次伏在他胸膛前倾听那有力的心跳,最后一次感受到他全身上下散发的男性力量,最后一次,她深深地吻了他。

然后,她悄然无声地缓缓起身离去。

管娃没有回台中,而是到了台北。

她了解莱斯,等他清醒后,一定会上天入地的想把她找出来,而台中老家必定是他会去的第一站。

所以这次换她这个“下堂妻”变成了“逃妻”,而且还干脆逃到台北投奔好姊妹们——狡兔有三窟嘛!

肚子大了很多的吴春光一见到她,高兴得差点抱着她原地狂跳。

“嘿!等等,等等!”快过年了,她可不想这么跳一跳还得进医院安胎。“我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对了,我们指腹为婚吧,我有预感我这胎是男的,以后你女儿生出来就嫁我儿子,就这么决定!”

“你怀孕了?!”吴春光又惊又喜。

“免谈。”已经洗心革面的前任花花公子翟恩硬生生插进话来,俊脸铁青而惊吓。

“给你三秒钟改变心意,一,二……”管娃微眯起眼瞪他。

“凡事好商量嘛!”翟恩清了清喉咙,只得暂时屈服于恶势力。“反正你这趟北上应该也不只住个两三天、三四天、四五天的,不如就慢慢住,慢慢考虑,说不定胡总他家也会传出好消息,到时候你再跟他家指腹为婚,我是完全不敢反对的。”

“你只是想把烫手山芋扔给别人吧?”管娃毫不留情地吐槽。

“很明显吗?”翟恩笑得很尴尬。

“非、常、明、显。”连自家老婆吴春光都忍不住扯他后腿。

“可是胡宣原那个自大狂的基因太强,胡家生的应该也会是儿子,那还指腹为婚个屁啊?”管娃无比嫌恶地道。

“那找项大名医好了,他是天才医生,基因肯定能令你满意。”翟恩开始到处“拉皮条”,“如何?”

“嗯……有道理。”管娃脸上透着深思。

翟恩大大松了一口气,正想露出笑容,却听她又说了一句——

“可是我不想耶。”

翟恩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娃姊,别理他。先去看我帮你准备的房间,你一定会喜欢的,晚一点念品和兰齐都会来。”吴春光高高兴兴地把管娃拉走了。

翟恩只能眨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女魔头进驻他家。

“天啊,拜托让她老公赶快把她这个逃妻抓回家吧!”

春光家的客房很舒服,念品家十五楼一整层都贡献出来了,就连兰齐也在家里布置了一个童话般美丽梦幻的房间,让她和宝宝住。

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她们四个说好了要一起热热闹闹地吃团圆饭。

管娃坐在贝念品家前面的小公园秋千架上,身上穿着大衣和苏格兰短裙搭黑色长袜、黑色靴子,可是无论她穿得再多再厚,好像都不觉得暖和。

她望着小公园里,带着小娃娃在学步的年轻父母,其中那个爸爸神情充满骄傲和满足之色地扶着小孩,有耐性地陪着他迈开短短胖胖的小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管娃突觉脸颊冰冰凉凉的,伸手去摸,才知道自己哭了。

她的心绞拧成了一团,飞快抹去眼泪,努力憋着气,不让渐渐攀升上胸口的蚀骨思念,彻底击溃、粉碎她好不容易用理智建筑起的防备。

没有莱斯在身边,她明明还能正常生活,明明还能好好活下去,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好辛苦呢?

笑也好辛苦,呼吸也好辛苦,就连每晚躺在枕头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入睡,都觉得沉重疲惫得不得了。

她得花好大的力气才能逼自己不去想起他。别再去想他的笑容,他的皱眉,他坚毅性感、微带胡碴的阳刚脸庞,他对着她说话时,棕眸里隐约闪动的光芒和笑意,他强壮的、充满保护与安全感的怀抱,还有当他吻上她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化为灿烂的花火……

他一定会是个爱小孩爱到神魂颠倒的强悍傻老爸。

“天哪!不能再想下去了。”她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备感痛苦地将脸埋进掌心里。“管娃,认真点!争气点!拿出你的guts来!”

牙一咬,什么都撑得过去的!

对自己心理建设喊话了半个小时后,管娃总算稍稍稳定了仿佛一碰就会碎的脆弱心灵,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回那栋新颖华丽、门禁森严的水岸大厦。

一定是早上晨吐得太厉害,导致体内血糖过低,所以她的脑子才会这么乱七八糟,情绪也才会变得这么委靡。

她用电子锁匙卡感应红外线安全锁,电梯门开启,她走进电梯,再度刷了卡,才能按下十五楼的按键。

真是有够麻烦的。

她咕哝着出了电梯,掏出钥匙开了门。

室内自动空调的暖气舒服宜人,她关上沉重的钢铸大门,随手将钥匙往玄关墙上一挂——

“嗨。”

她身体霎时僵住,脸上闪过了一抹呆愣的茫然。

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幻觉。

管娃吁了一口气,头也未回,伸手解开大衣扣子,踢开靴子,光着脚转身走向厨房。

倏地,她眼角余光瞥见了一道人影。

“吓!你——”她惊讶得张口结舌,不敢置信地瞪着伫立在面前的高大挺拔男人。

怎、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是怎么进来的?

“开锁闯空门是CIA入门必修课。”莱斯看出她的震惊愕然,不禁微微一笑,“Sorry。”

“Sorry你个头……”她眼眶没来由的一热,却戒慎地后退了两步。“你、你来干嘛?”

“我很伤心。”他那双深邃棕眸直直凝视着她,煞有介事的低叹:“刚刚从鬼门关前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发现心爱妻子私自挟带宝宝潜逃离境,你知道这对一个男人是多大的打击吗?”

管娃满脸警戒防备地望着他,努力不被突然涌现的深深愧疚感淹没。“我、我说过了,等事情结束,我就要回家的。”

“娃娃,你的家就是我。”他温和地提醒她。“我也一样。有你在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