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十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他轻吻她汗湿的额头,环着她柔软腰肢的手掌心清楚感觉到她暖暖的体温,她身上的香气,甜美得像一盘淋了奶油和枫糖浆的松饼,难怪自从遇到她之后,向来严谨自制的他,会像个几天几夜没进食的饿死鬼般,迫不及待将她从头到脚“吃”得干干净净。

他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倏地,怀里柔软放松的小身子突地僵硬紧绷,莱斯一怔,还来不及反应,管娃逸出一声受伤动物般恐惧慌乱又愤怒的闷闷低哮,并死命挣扎着。

“怎么了?”他脸色一变,双臂如铁地牢牢箍住她,生恐她在惊慌扭动间弄伤了自己。“娃娃?”

她仿佛被某种惊悸可怕的邪恶追杀,娇美的脸蛋扭曲着,拼死要挣脱他的怀抱,浑身颤抖得像发作中的癫痫病人。

“不要开枪……不……”她呜咽着、颤抖着。

莱斯心一痛,将她抱得更紧,在她耳边安抚道:“没事了,我在这里,嘘——没事了,你很安全,你很安全……”

她泪流满面地在他怀里哆嗦着,却始终无法逃离那如影随形、穷追不放的恐怖梦魇。

莱斯痛苦欲死,纵然正牢牢地将她揽护在怀里,可是就在这一刹那,他却发现自己非但没能真正保护她,相反的,自己竟然就是她所有恶梦的来源!

他居然亲手将心爱的女人推入地狱深渊!老天,他是什么样的可怕丈夫?又算什么男人?

她的确有理由选择一辈子不原谅他……

火烧般的悲痛、自责与悔恨重重地鞭笞着莱斯,让他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也无法思考,直到怀里断断续续的喃语唤醒了他——

“莱斯?莱斯……你、你在哪里?”

他急急应道:“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她紧紧地环抱住他,紧得像是害怕他再度消失不见,像是一辈子都不准备放开他了。

一刹那间,他像是又得到了救赎,因痛苦而僵停的心脏终于又渐渐恢复了跳动。

他紧拥着她,把脸埋入她柔软甜香的颈项间,眼眶再也抑不住灼热湿润了起来……

“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真正不让你受到任何一丝伤害?”

望着传出甜美哼歌声的浴室方向,莱斯心疼怜惜地喃喃。

接下来的几天,管娃严格贯彻自己的计划。

白天,她对于常常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莱斯,依旧态度冷淡、爱理不理。

深夜,她浑身上下洗香香,穿着性感睡衣,故意诱惑得他“凶性大发”,然后上演一场场热腾腾又火辣辣的“这样那样”。

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

她的身体因顶级的欢愉而感到酣畅满足,但是不知怎的,在她心里的某个角落,却总觉得像是少了什么?

那种缺少遗漏掉的东西,好像就只有在看见他眼底闪动着笑容时,才会隐约冒出头来……

管娃不敢再想下去了。

虽然,她是有点好奇平常工作忙碌的他,为什么突然像变得很闲,老是出现在她视线内,不过她努力关闭好奇心,假装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有时候他看起来很累,有时候他看起来很放松,也有时候他异常的沉默,就算人就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神魂却像是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但是他总记得对她微笑。

就好像,她是他与单纯而美好的世界之间唯一的联系,好像看着她,他就能得到渴盼已久的宁静与温暖。

管娃痛恨自己变得这么感性。

“等我哪天开始发神经的写起诗,我就要去找心理医生了。”她自言自语。

这天黄昏,她百无聊赖地在料理台前揉着面团,打算烤个几打巧克力饼干,然后一个人把它们全吃光光;以吃来发泄,可见得她闲到有多烦躁。

危机究竟何时才会解除?事件又什么时候才能完全落幕?

她不喜欢这种像是身陷迷雾、伸手不见五指的茫然感,也不喜欢自己再度成为他人狙击的目标,更不想再有任何人为了保护她而死。

不管是孔唯……还是他。

一想到莱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她整颗心脏都抽搐绞拧了起来。

“喂!”管娃沾满面粉的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清醒一点。

莱斯·赫本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去式了,现在他们俩会打得那么火热,只是因为危机而产生的激.情——而每个人都知道,危机下产生的激.情都维持不了多久。

她愤然地抓起已分成一小团一小团的面团在烤盘上压扁成形,混合着巧克力豆、肉桂和白核桃的饼干烤出来一定很香、很美味……

是莱斯最喜欢的口味。

“妈啦!”她忍不住低咒一声,沮丧地瞪着盘子上一个个无辜可爱的圆圆饼干,“我是中邪了不成?干嘛做他喜欢吃的口味?”

由此可知,习惯果然是一种会要人命的诅咒。

就在管娃懊恼认命地将烤盘放进烤箱里,设定好火力和时间后,突然听见外头有车子驶近的声音。

尽管莱斯说,屋子所有窗户都安装了外表看不出来的特殊防弹和反光玻璃,从外面完全看不见屋里的情形,她还是警觉地半蹲下来,忐忑不安地慢慢蹭到窗边的白色矮厨柜后头,微微冒出头望出去。

那辆黑色轿车的目的地是隔壁。

咦?

一名穿着紧身套装的美艳女子下了车,摇臀款摆的走上阶梯,伸手按门铃。

“可恶的推销员。”管娃没有发觉自己在咬牙切齿。“是哪家公司这么下流,竟然派出这么辣的来?”

幸好她老公——呃,莱斯——不是普通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