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九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娃娃……”他脸上满是懊恼及悔恨,“我的确罪该万死,但是你能不能暂且先放下对我的怒气一分钟?”

“我可以忍到现在还没跳机,你就该偷笑了。”她脸上神色很难看。

“谢谢你,请继续对我保持这样的耐性。”他不禁松了口气,“我们会在我的地盘落脚。”

“什么?”管娃脸上掠过一抹不知是感伤还是恐惧之色。

“相信我。”

……妈啦,全世界她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他!

她不想知道他到底哪来通天本领调派到私人专机,是借的?租的?还是买的?反正跟她一点屁关系都没有!

她只关心自己这种囚犯般的生活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而且很可恶的是,莱斯居然把她安排住在他们家——呃,是他家隔壁另一栋白色大宅里。

“这不是那个臭屁维多利亚·波特她家吗?”管娃环顾豪宅大厅内部,对他皱眉头。

维多利亚的先生是某大企业主管,每次家里举办派对时,总爱带着高高在上、纡尊降贵的笑容送邀请卡过来,一边蔑视她的同时,一边用恨不得当场剥去莱斯衣服的垂涎眼光猛盯着他。

“波特夫妻‘涉嫌’挪用公款加上投资失利,”他微微一笑,耸了耸肩。“上个星期售出房屋,搬走了,现在是一对同性恋人买下这栋房子。”

“同性恋人?谁跟谁?”管娃怀疑地瞅着他,再四下打量了很是眼熟的室内布置风格。

哼!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这就是你能想到的,对我而言最安全的住处?”她语气里掩不住浓浓嘲讽。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看你八成看过台湾七0年代的武侠剧。”她懒得再跟他五四三,迳自走向宽敞的餐室。“我饿了。”

“吃晚餐,好主意。”他跟在她身后。

管娃忍不住回头给了他一个冰冷得足以冻僵人的凌厉眼神,只可惜赫本先生皮粗肉厚神经坚韧,一点也不怕。

“我只会煮我自己要吃的份。”她打开冰箱,毫不意外地看见里面应有尽有。

他早把一切安排妥当,像是知道她一定会跟他回来,光想就让人不爽。

“我想念你的手艺。”莱斯浑身上下散发着雄性阳刚的优雅气息,就连状若闲适轻松地坐在长吧台前时,依然有着令人怦然心动的性感和危险。

管娃厌恶极了自己切菜时略显不稳的动作,可是又不想发泄般地猛剁,让他误以为他的存在,对她还有任何一丝残存的影响力。

——她在骗谁呀?

因为往日那种熟稔的亲密、火热感又回来了,如影随形在她每一个举手投足、每一次呼吸之间。

她没有在他炽热的目光下切到手指还真是奇迹!

“这两年来,我天天吃汉堡和三明治。”莱斯着迷地看着她在食物上施魔法,在理智尚未来得及管束前,脱口而出。

她努力咬着下唇,强忍住那抹突如其来的心疼。

难怪他看起来瘦了好多。

莱斯看起来也很后悔自己提了这件事,沉默片刻,突然起身,“我去看看他们的警卫状况部署得如何了。”

“喂!”她握紧刀柄,恶声恶气的喊了声。

他一怔,回过头来。

“不吃干嘛不早点讲?害我切这么多菜,你是想我浪费食物,以后死了还得吃厨余吗?”她凶巴巴地瞪着他。

莱斯破天荒地有一刹那反应不过来,微张嘴巴的傻愣模样令她险些破功笑了出来。

“先说好,我这辈子永远不打算原谅你。”管娃眨眨眼,恢复冷冷的口气,“但是我也不想成天维持在暴躁发飙的状态,我还想多活几年,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就尽量维持表面的和平,有异议没有?”

“没有。”他直勾勾的眸光炽热得令她心脏乱跳。

“那你还等什么?”她重重哼了一声,继续低头切菜。“吃饭不用摆碗盘哪?”

“是!”他露出两年来首次出现的笑容。

管娃剁剁剁地猛切菜,生怕自己一时意志不坚,又被男色诱惑,会忍不住在厨房里就把他扑倒。

禁欲两年的恐怖副作用着实惊人啊!

话说回来……这两年,他呢?

像他这么一个精力如此旺盛的健康男人,怎么可能会整整两年都没跟人家“这样那样”过?

一想到他曾经跟别的女人翻云覆雨,管娃剁菜的动作更加用力了。

身为女人,她是不是可以很有guts的把灵与欲分开呢?

她的心气恨他到濒临爆炸的边缘,她的身体却极度不争气地疯狂渴望着他……不得不承认,她还是迷恋他性感阳刚的味道,贪恋他精实强悍的身体。

嘿,她可是身心正常的女人,又是嫁过人的,并曾经过了两年非常“性福”的夫妻生活,当然不能要求她像清纯无知女孩那样,只会睁着天真的大眼睛傻乎乎地望着帅哥,而不流口水的?

也许——只是也许——她可以尽情享用他的身体,但是绝不把自己的心交出去,再也不爱上他,那么,或者她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心不再受到他的伤害。

可行吗?

“天哪!如果现在是在演偶像剧的话,电视台的留言板上早就谯声震天了吧?”她呻吟一声,哀怨地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但她又不是在演偶像剧,她可是在活生生、血淋淋,残酷的现实人生里啊!

现实人生里,就是会有不讲理的爱恨交织、纠缠不清的欲望、明知不该却还是偏偏发生了的事,所以她才会既爱他又恨他,既厌恶他却又该死的想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