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八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老天,她真的真的真的想死了他的味道!

他俩之间爆发的热情狂烧如火山烈焰,像是没有明天似地迫不及待扯掉对方的衣衫,全然不让任何一寸外来的异物阻隔在他俩之间。

……

管娃脑子里蒸腾弥漫的情欲迷雾刹那间被那个字眼狠狠划破、清除得一干二净!

她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量猛然推开猝不及防的他,赤裸的身子翻逃到床头角落处,一把抓起台灯高高举起,恨恨地威胁道:“滚!”

“娃娃?”莱斯困惑地僵在原地,不解地皱起双眉。

管娃咬着下唇,拼命克制那几乎淹没她的痛苦和深深的自我嫌恶。

他上次差点就杀死了她,而这次前来执行对她的死刑,他不过是想在她死前再度利用、蹂躏她的身体,她竟然蠢得乖乖配合,并且忘我得就像个十足下贱的婊子!

管娃,你怎么能让自己堕落可悲到这种地步?

“娃娃……”

“我叫你滚!”她抓住台灯的手开始颤抖起来,眼底的杀气和恨意却燃烧得越发狂炽。

莱斯眸底再也无法掩饰地浮起一抹痛苦。

“放下台灯,它对你而言太重了。”

“干你屁事!”她改用双手紧紧抓住台灯,就像它是最后、也是唯一能保护她的武器。“我叫你滚出我家,滚出我的生命,听到没有?”

“我不能。”他嗓音轻柔得几不可闻。

哦,对,她怎么会忘了他骨子里那根深蒂固、无可救药、忠心耿耿的爱国主义?

“天佑美国,美国万岁。”她极度嘲讽地笑了出来,眼底却半点笑意也无。“所以看在山姆大叔的份上,你不得不歼灭任何可能危及你国家的敌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对吧?”

“你的口吻大可不必这么讽刺。”他叹了口气。

“你的枪呢?怎么这次没带枪?”她冰冷又愤怒的目光上下打量他,“还那么轻易就脱掉衣服、卸下防备,你不怕我这个双面女间谍趁机开枪打死你?哇,我真不敢相信,鼎鼎大名的莱斯·赫本竟然也有这么掉漆的时候?”

“什么是掉漆?”他居然还有兴致地略挑起浓眉询问。

“就是大意,失手、耍白痴……”她眯起双眼,“等等,你是在耍我吗?”

“不。”他直视着她,眼神有一丝温柔。“但是你有危险。”

她嗤鼻道:“我当然有危险,你可是要来杀我呢!”

“娃娃,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

“不,我是恨你!”管娃冲口而出。

莱斯神情一黯,像是当头挨了一记重棍。

执行过无数次生死交关的危险任务,也历经过无数身心地狱般非人折磨的经验,他都不曾有过畏惧、退缩,甚至是惶恐的软弱情绪。

他的工作,容不下脆弱。

然而不管多可怕的严刑拷打,都比不上亲耳听见她说“恨他”的这一刻,所带给他的撕心裂肺之痛。

像这样巨大到几能辗碎灵魂、掏空一切的痛楚,只在两年前,他亲手枪杀她的那一瞬间有过。

她就是他钢铁意志下的唯一弱点——对此,他永不怀疑。

莱斯咬牙硬是忍下胸口那一波波几乎击溃他的尖锐剧痛感,深深吸了一口气,力求平静镇定地道:“无论你是气我还是恨我,你现在都必须跟我走。”

只要能让她平安活下去,不管再极端的手段,他都会不计代价,执行到底!

“我哪儿也不去。”管娃手酸得再也捧不住纯铜台灯,抖得好明显。

可下一秒,她手中的台灯不知怎的突然到他手上去了。

“喂!”她心一颤。

莱斯并没有拿那盏纯铜台灯敲死她,而是随意置于一旁,大手抄起了被单递给她。

她她她……竟然完全忘了自己光溜溜的在他面前?

管娃又羞又恼又气愤,粗鲁地抓过被单把春光外泄的自己紧紧裹住。

“一架专机正在机场等着我们,带着你的护照和随身衣物,我们该离开了。”他开始套上黑色套头衣衫和牛仔裤,性感的赤裸强壮体魄顿时显得无与伦比的神秘危险迷人……

停停停!

管娃气急败坏地命令自己色欲薰心的脑袋清醒一点,专注在眼前诡异的状况里。

“你要把我抓回美国受审?”她痛恨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不。”他给了她一个温柔却炽热得几乎融化她的眼神,却没打算再透露半点讯息。

“如果你以为我会再傻傻听凭你的安排,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她强抑下怒火,冷冷地道:“我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为爱走天涯,蠢得无可救药的笨女人!”

“我知道。”他温和地道。

“知道就好……”话尚未说完,管娃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再也人事不知了。

当管娃在私人专机里醒来时,脑袋依然晕眩,有点想吐,像是吃了蒙汗药,或被人在颈后点中了昏睡穴……或者宿醉?

她躺着的枕头很硬,却有种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浑厚性感气息。

“老天……”她口齿不清地呻吟了起来,“我下次再也不喝那么多了……”

一定是宿醉,否则她躺的枕头怎么还会微微地抖动?

“亲爱的,喝杯咖啡好吗?”一个低沉含笑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那种依稀仿佛的耳熟感,她心头一热,恍恍惚惚间像是回到了两年前,每天早上被咖啡香和心爱丈夫的吻唤醒,幸福得令人叹息的美好记忆。

“头好重……”她捧着脑袋努力想恢复清醒,挣扎着坐了起来。

“很抱歉打扰两位的恩爱时光。”一个像是在憋笑的男中音突然出现。“这是机长报告,我们再三十分钟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