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四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她不敢出声,手死命捂住嘴巴,生怕这是陷阱。

直到灯光乍亮,她惊喘一声,眼睛因禁不住直视光线而微微刺痛了起来。

“夫人,是我,史塔利。”

史塔利?最爱喝金牌台啤配花生米的史塔利?

管娃惊吓到一片空白的脑袋终于渐渐恢复运转,惶然地瞪着面前高壮男人的惊悸双眼,总算稍微缓和平静了一些。

“究、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努力挤出声音来,在史塔利的搀扶下勉强站起身。

“别看。”史塔利好意地遮住了她的视线。“夫人,你先上楼休息一下,待会儿有人会来清理这些的。”

“这些?”她不假思索的冲口问:“哪些?”

史塔利没有回答,只是有礼却坚定地将她往楼梯方向轻推,并温言解释道:“楼下一团乱,您不会想看的。”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事实再清楚明白不过,管娃突然有种想呕吐的反胃感。

她极力压抑下胃底翻腾喉头泛酸的恶心,迫不及待想离开客厅。

“请放心交给我们吧!”

“‘你们’是什么意思?”她楼梯走到一半,忍不住回头,“是莱斯要你们来的?来的还不只有你一个?”

“呃……”史塔利尴尬地抓了抓光头。

“他要你们跟监……保护我几天了?”她微微蹙眉。

“两天又十五个小时。”史塔利清了清喉咙,随即解释,“不过夫人本来完全不会发现的,我们一直很小心隐密,没有打扰到你——应该没有打扰到你吧?”

管娃想骂人,想踢断某个不守信用家伙的小腿骨,不过那种隐私遭到侵犯的恼怒在生死交关的一瞬间,变得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谢谢你们。”她愠怒的脸色缓和许多。“虽然一开始我很不情愿,不过幸好有你们在,否则现在躺在地毯上的应该就是我了吧?”

“夫人能谅解就好。”史塔利松了一口气。

“楼下那个人是谁?闯空门的吗?他是不是想进来抢劫?”

说也奇怪,为什么她这几天老是遇到抢劫犯?

“我们会查清楚的。”史塔利语带保留。

她眉心又皱了起来。

“夫人,我会立刻向老大报告今晚的事。”史塔利顿了顿,有些歉然地道:“不过现在局里正忙,老大恐怕无法亲自接夫人的电话,请您别介意。”

管娃只觉胃迅速往下坠,有种奇异的酸涩感突然堵在喉头,怎么吞咽也咽不下去。

“我明白。”她定了定神,嘴角弯弯往上扬。“得了,不用大惊小怪,我没事。”

“请放心,我们今晚依然会守在屋外,夫人您一样会很安全的。”史塔利想了一想,提议道:“或者还是安排一名女探员进屋贴身保护您——”

“不,不用劳师动众了,我真的没事。”她再三强调。“好了,你们忙完也休息去吧,我累了,先去睡了。”

“是。”

才不相信他的回答,他们肯定还是会彻夜守着,就好像她是什么大人物,就好像她真的……面临重大危险。

管娃态度冷静地关上房门,动作冷静地上了锁,然后小手却紧紧牢握住银色的喇叭锁良久,直到指节泛白了还无法松开。

她今晚真的差一点就死了——

为什么像这种时候,莱斯却不能在她身旁?为什么?

后来史塔利说来人的确是闯空门的强盗,当场被击毙,而他们是职责在身,更属于正当防卫,尤其他们是FBI,有权逮捕或狙杀身为现行犯的武装歹徒。

“我知道了,谢谢。”看得出忙了一整夜的他们很需要食物和咖啡因,管娃一早就端给了他们一篮香喷喷的松饼和一壶新鲜热咖啡。

“谢谢夫人。”史塔利和另一名探员莱德几乎是感激涕零地接下。

她点点头,一夜无眠的眼圈也黑得很明显。

回到屋里,歹徒中枪倒地的地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但空气中还是隐约有股血腥味。

一种死亡的气息。

她又开始反胃了,吞了好几口口水才抑制下来。

家里电话没响过,手机也没有未接来电,甚至连通简讯也没有。

他究竟在忙什么国家大事,连打一通给遇袭妻子的关心电话也没时间吗?

管娃捧着咖啡杯蜷缩在起居室的长沙发里,对着正在播放清晨新闻的CNN视而不见,思绪浑沌茫然。

经过昨夜的重大冲击后,她这才突然发现自己在美国除了莱斯外,竟然没有半个亲人,几乎是孑然一身。

虽然他的家人对她很好,但是他们远在其他州,要碰面只有一年两、三次的机会,还得协调在谁家聚会,其他人再搭乘飞机或开车跨州前去相见。

附近邻居都是白人居多,又自恃是上流社会人士,族谱大概可以上推到当年搭五月花号到美国展开新人生的某某英国贵族,所以对她这个东方人自然而然有着掩不住的轻蔑和歧视。

尤其在知道她竟然高攀了他们心目中英俊挺拔出色的莱斯·赫本之后,她就受到了邻居太太小姐们的联合抵制,连万圣节获准到他们家来要糖果的小朋友都少得可怜。

去他的担担面!美国有什么了不起?

要不是她深爱的男人在这里,她才不想住在这个一切都大到令人心慌、大到令她时时感觉到寂寞无比的土地上!

可是,她能分到他的时间就那么一点点,而且现在好像还越来越少。

她真不知道像这样的漫长日子,只靠着他的爱支撑下去的她,到底还能撑多久?

“早知道在台湾随便找个公务员嫁就算了。”她赌气地大声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