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一章 -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美国 维吉尼亚州 兰利市

黑夜。

黝黑强壮的体魄欺身压上雪白柔软的娇躯,修长大手缓缓自丝质睡衣边缘探入,抚过细致柔滑的肌肤。

丰沛的娇液随着他硕长的离开而淋淋涌出、滑落柔软腿心,她低促地喘着,一方面既感到松了口气,一方面却又觉得像空了一般的焦躁难受,娇臀自有意识地往后摩蹭寻找着他的阳刚……

只差一点点就“那个”了啊!

莱斯却轻舒铁臂,将她拦腰抱起,动作优雅如大猫般地转身离开落地窗前。

“喂!”她又娇嗔又懊恼地瞪了他一眼,身子不安地扭着,小手忍不住揪着他胸前浓密的胸毛。

他微顿下脚步,随即好笑地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嘿!”

“做完它!”她活脱脱就是个欲求不满的色女郎。

“你不是让我慢一点吗?”他低沉浑厚的声音有些使坏。

“我要你慢,不是要你停。”她不悦的开口,“这两者有很大的——唔……”

他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唇,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如往常地,一个吻又自动引发了更加火热的渴求与需索,他吻得更缠绵更深刻,抱着她缓缓半跪落地,她也不遑多让,两手捧着他的脸庞热情回应着,最后还将身高逼近一百九的他推躺在厚厚地毯上,柔软丰润的小嘴从他的喉头往下轻啄舔吻。

她光裸的双腿跨坐在他坚实如钢的小腹上,感觉到在她唇齿和娇臀折磨人的双重诱惑下,他坚实如镐铁般的肌肉微微纠结抽紧了,伸出双臂就要将她压至身下进攻——

“不行!”她抬起头,丰润的唇瓣吐出警告字眼。

莱斯只得硬生生抑下反守为攻的欲.望,握紧拳头,强迫自己维持着原来姿势,供小妻子“亵玩”。

饶是如此,他深邃的棕眸还是直直地锁住她的眸光,坏坏地低喃:“宝贝,待会儿有你受的。”

“纠正几百次了,我叫管娃,不是宝贝。”她不满地皱起眉,“你拍A片哪?”

“娃娃不就是宝贝?”他回以慵懒的笑容。

“莱斯·赫本,你的中文烂毙了!”她伸出纤细的指尖重重戳着他的胸膛,吐槽道:“还说精通八国语言,你灌水的吧?是不是随随便便硬凑了几种就号称——”

“说到这个‘硬’字……”莱斯闪电般抓着她的小手移至某个又硬又热又胀大得惊人的部位,坏坏笑了。“你似乎忘了什么?嗯?”

管娃尽管天不怕地不怕,在这一瞬间还是不由自主的脸红了。

“中文是怎么说的?”他浓眉微挑,“一柱擎天?”

“要命!”她忍不住翻个白眼。“我嫁了个宇宙无敌大色胚!”

“不是真命天子吗?”他笑了出来。

为了挫挫他那邪恶又自大的男性超强自信心,管娃懒得啰嗦,索性往后挪移,抬高娇臀,猛地往下坐上他的“一柱擎天”!

管娃强抑着尖叫和断断续续的喘息,在他精悍铁躯上上下下套.弄旋磨着,又快又猛的欢愉再度晕眩了脑际,体内那炽热得像铁柱硬胀的满足感不断地冲撞、重击……

终于在一阵再也抑不住的模糊高喊声中,一切绚烂爆炸了开来!

他低吼着释放出灼热的种子,她身子不断战栗抽搐着,最后虚软地瘫倒在他强壮的怀里。

莱斯将她娇小身子搂得好紧好紧,仿佛想在这一刻将她融入骨血里,一生一世永不分开。

铃铃……

扰人的手机铃声却不识相地划破了宁馨的气氛。

“啧!”管娃要不是浑身上下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力气,她肯定会气到爬起来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砸碎。

又是一通来自FBI的紧急电话。上次他们在凌晨三点抵死缠绵,她正被猛男丈夫压在二楼的阳台上“这样那样”,幸福得几乎灵魂升天的当儿,一样就是这支手机响起,他二话不说就抽身,旋风般迅速去接电话,害她自己一个人跟傻子一样,半敞露着上衣、光着屁股地半挂在镐铁雕花栏杆上。

那种欲火烧到一半,被突然浇凉的滋味有多难受,难道那些打电话来破坏人家夫妻房事幸福的家伙都不知道吗?

真是香蕉个芭乐!

“Sorry!”刚刚还满足得像头饱食餍足的狮子般瘫躺在地上的莱斯,匆匆吻了她噘翘得老高的小嘴一下,闪电起身去接电话。

“莱斯·赫本。”他沉静有力道。

“Sorry你个头……”管娃埋怨的咕哝,连勉强起来去浴室冲一下黏腻腻的身子的兴致都没有——最主要还是没力气啦。“去啊去啊,尽管去忙你的国家大事,不用管我了,老娘等一下就包袱款款回娘家,让你去加班加个痛快!”

身子突然被凌空抱起,吓得她差点揍人。

“娃娃,”莱斯轻轻松松地抱着老婆,忍不住又吻了她娇唇一记。“局里有急事,我去去就来。”

“知道啦。”她强忍翻白眼的冲动。

上次不知道是谁,也说“去去就来”,结果整整两天两夜没回家,后来她看CNN才知道FBI近日抓到了个大毒枭。

当他终于回到家的时候,她迫不及待上下检查了个遍,就怕他身上多了个弹孔或是哪边严重内伤什么的。

坦白说,她也不是那种只谈儿女私情,不讲江湖道义……呃,是不顾国家人民福祉的无理老婆啦,只是常常这样三不五时就得面临老公失踪的戏码,实在很难让人不碎碎念抱怨一下。

“乖,早点睡。”莱斯又怎么会不知道妻子满腹幽怨的心思。“下次一定补偿你。”

“下次要你精尽人亡。”管娃咬牙切齿的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