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十章 -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星期日早晨。

管娃手上挽着满满一藤篮的食物漫步回来,看见那个站在铸铁大门外的高大背影,她心一惊,脸色变得苍白,刹那间想转身逃走。

就在她付诸行动的前一秒,那男人闻声缓缓回过身来——

不是他。

她狂跳的心脏总算恢复正常,不过在看清楚面前男人的长相后,管娃忍不住从鼻孔理哼了一声。

“大名鼎鼎‘轩辕国际投顾集团’的胡董事长,”她似笑非笑地挑眉,“久仰久仰。”

“管小姐,”胡宣原眸光锐利地盯着面前身材娇小、却笑得跟鲨鱼没两样的女人。“方便谈谈吗?”

“方便,怎么不方便?”管娃笑得好甜好甜。

无论是上一个翟恩,还是这一个胡宣原,对于自动送上门的“猎物”,她向来是很欢迎的。

后来,在当天稍晚,贝念品和新房客兰齐坐在餐室里边聊天、边削午餐要煮咖喱用的马铃薯和红萝卜时——

“爽!哈哈哈……”管娃拎着藤篮,边甩着手,满脸笑容地走进来。

“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贝念品抬头,不禁笑了。“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秘密。”管娃对她眨了眨眼,把装满食物的藤篮往桌上放。“对了,今天中午别煮了,我请你们吃大餐。”

“咦?”贝念品和兰齐相觑一眼,微笑里难掩迷惑。“为什么?”

“因为生命多美好!”管娃豪迈地一把勾住她们两人肩头,“人哪,就是要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对不对?”

“呃,是没错啦……”可是贝念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怎么?怕我把你们拐去卖吗?”管娃小脸瞬间拉下来。

“当然不是。”

“那就行了,十分钟后客厅集合,稍息,解散!”

胡宣原眼角淤青,脸色惨白如纸地僵坐在驾驶座里,眼神盛满了深深的痛楚和自我厌恨。

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稍早前,被那个看似娇小如洋娃娃的女人一拳殴中眼角后,她森冷撂下的那番话、那番情景——

“你还敢要我帮忙劝她回你身边?你算哪根葱哪颗蒜哪!还有,我为什么要劝念品回到一个连她流产时都不在她身边安慰她、照顾她的王八蛋?”

“你说什么?她、念品……她流产?!”他如遭雷殛,刹那间忘了呼吸。

管娃冷冷地盯着他。

“什、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会?”他失了魂般动弹不得,全身冰冷。

念品……还有他的孩子……

“怎么不会?”管娃残忍地继续在他伤口上撒盐,“我猜,你压根儿连她怀孕又流产的事也不知道吧?啧啧啧,好个不闻不问、无情无义,完全不管自己老婆小孩死活的负心汉。你说,你还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要求念品跟你回那个家?”

“我们的孩子……”他悲伤哽结,无法再说下去。

“你以为念品那个爱你爱得要死的笨女人为什么终于舍得离开你、离开这个婚姻?”管娃出言咄咄,每一字每一句都令他溃不成军、生不如死。“那是因为你让她遍体鳞伤,你让她完全感受不到你有一丝丝的在乎她,你甚至让她连欺骗自己,继续维持住这个空壳子婚姻的力气都没有。”

“我从来不知道……可恶!”他胸口痛得像是快爆炸开来,声音暗哑破碎,“我真该死!”

难怪善良心软的念品会这么坚决要跟他离婚,难怪她对他、对他们的婚姻连最后一丝信心都不再残存。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的,所以,如果你还有一丁点儿良知的话,就不要再来打扰念品的生活了,因为你没有权利一次又一次伤害她。”管娃抱臂,眼神杀气腾腾。“话说回来,是丈夫又怎么样?男人又有什么了不起?告诉你,老娘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不是东西的东西!”

良久——

“……你骂得一点都没错。”他痛楚地开口,“我没有任何话可以辩解。”

“所以——”管娃眯起双眼盯着他,半晌之后,冷冷的吐出一句:“你现在可以放过她了吧?”

他抬起头,悲伤的双眸望着一脸鄙夷愤慨的管娃。

你现在可以放过她了吧?

你现在可以放过她了吧?

车子后方催促的喇叭声蓦然大作,瞬间唤醒了失魂落魄、宛如行尸走肉的胡宣原。

绿灯了。

他踩下油门,麻木地握着方向盘,被动地随着车流前进。

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他也不知道他该怎么做?

他居然让他的妻子……他生命中最珍贵最重要的女人遭受到流产、丧子那样悲惨的重大打击?

他对念品做了那么多不可饶恕也不可原谅的事,管小姐说得对,他还有何面目、有什么资格恳求她回到自己的身边?

事业再成功又如何?打造出无可匹敌的企业王国又如何?就算他拥有了全世界,那又如何?

一想到从今以后,他的生命里再也没有念品,那感觉就像整个世界在他眼前毁灭、崩落了。

思及此,胡宣原胸口剧烈绞拧成一团,再也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