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九章 -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贝念品抱着一大束花,穿越马路,送到一家会计师事务所。

那个收到花的年轻女孩,对着卡片上头写着的“亲爱的请你嫁给我吧!”又哭又笑,整间办公室里洋溢着尖叫、鼓掌和欢呼声,一堆同事围上去七嘴八舌祝贺那个幸福的女孩。

贝念品退到门边,温柔眸光感动又惆怅地望着这一幕。

她想起了五年前,自己也像那个女孩那般快乐,仿佛在那一刹那拥抱了全世界。

她想起了五年后,在他的办公室里,却是自己对他说:“我们离婚吧!”

曾经,她以为只要愿意,爱情可以天长地久,只要有心,婚姻可以是一辈子的事。

可是现在她明白了,爱情、幸福、婚姻……会失去,原来也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今天是星期五,距离她正式离婚只剩下短短三天。

贝念品低下头,藏住了突然上涌的泪意,转身走出沸腾着欢悦气氛的会计师事务所。

在等电梯的当儿,她不由自主回过头,瞥了远处那名抱着玫瑰花束的女孩最后一眼,轻若微风地呢喃——

“一定要幸福喔!”她真心希望,在这世上有人是真的、真的很幸福的。

贝念品搭电梯下楼,缓缓走出大门。

她在红绿灯下站定,冰冷的小手环抱住自己,试图抵御深秋的寒意。

绿灯亮了……行人走在斑马线上来来去去……灯号微微闪烁,又变成了红灯……

贝念品还是怔忡地伫立在红绿灯号志底下发着呆。

而在对街的路边,停着辆黑色轿车,后座车窗缓缓降了下来。

胡宣原目光阴郁地望着那个傻傻站在寒风中,仅着单薄的线衫、牛仔裤和绿围裙,紧环住自己瑟缩发抖的笨蛋。

她坚持要和他离婚,就是为了过这种劳累又清苦的生活?

亏她还口口声声说,不想再过以前那种日子,可是现在的她,又把自己照顾得多好了?

气温连连降了好几度,就算是阳光经常露脸的台中,没穿件外套就出门,她是不是连大脑也忘了带?

他想着对街那个呆呆立正像是在罚站,又像是想把自己冻毙了的女人,越想越有气。

“开车。”他暴躁的命令口吻里有着抑不住的懊恼沮丧。

“是,董事长。”司机赶紧踩下油门。

胡宣原逼自己硬着心肠按下电动车窗钮,将她与外面的世界一并隔绝在外。

第二天。

胡宣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个偷窥狂没两样,坐在花店对面的咖啡馆,隔着落地窗玻璃远远看着那个忙碌的纤弱身影。

“先生,您要不要再加点咖啡呢?”美丽的咖啡馆老板娘不断找机会前来“服务”。

“不用。”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远处。

老板娘只得识相蹭回吧台后,继续脸红心跳地看着窗边坐着的那个高大英伟、充满了浓浓男人味的大帅哥。

简直就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呀!

“可惜就是太严肃、太不解风情了……”老板娘支着下巴叹气,“唉。”

胡宣原丝毫没有理会任何人的心思和兴致,连放在手边,里头有着无数待处理公事与e-mail的iPad,从头到尾连瞥都没瞥一眼。

他浓眉微皱,看着花店橱窗后不断担担抬抬花材、盆栽的贝念品,眉头就越揪越紧。

今天是星期六,不断有人进进出出花店,她好像忙得连坐下来喝杯水的时间都没有。

——肯定连午餐也忘了吃。

他再也坐不住了,倏地站了起来,抓起iPad就往外走。

把iPad丢进停靠在路旁的车子里,穿着灰色风衣的挺拔身形怒气冲冲地大步穿过马路。

门上铃铛声轻响。

“欢迎光临!”贝念品挥汗如雨地打点最后一批要送往某订婚会场的花,闻声头也不回地喊。

白姊眼睛一亮,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先生,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胡宣原锐利目光直直注视着那个在缤纷玫瑰花架上绑缎带、撒亮粉的小女人,“找人。”

“找人?”白姊傻眼,“先生,你可能搞错了,我们这里是花店,不是征信社。”

“我找我太太。”他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突然僵住的瘦削背影。

白姊随着他的目光望向一旁始终沉默的贝念品,霎时恍然大悟。

“你、你就是念品那个不负责……咳咳,我是说,她先生?”妈呀,是说念品怎么舍得离开这么有男人味的极品大帅哥……她差点呛到。

“是。”他深沈的眸光总算看向她,“你是这间花店的老板吗?”

“是……是……嘿啊……”白姊只觉一颗心卜通卜通乱跳,台中腔都冒出来了。

她忍不住再瞥了无动于衷、默不作声的贝念品一眼。面对这样迷人的电眼,念品怎么有办法这么镇定啊,连她这个台中首席花蝴蝶都快晕船了。

“我太太有劳你照顾了。”他嘴角微微上扬。

“不、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啦!”白姊瞬间笑得跟个花痴没两样。

贝念品心乱如麻,强迫自己整理完所有的花架后,这才转过身,迎视那双仿佛想探究、洞穿自己一切的眼神。“请问有什么事吗?”

“跟我出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