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八章 -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一整天,贝念品都心神不宁,一下子不是写错卡片就是包错花,连点收的花材都险些漏了好几箱。

为了表达歉意,她自告奋勇将明天要卖的花材都整理好,晚上也由她负责关店。

白姊当然乐得把钥匙丢给她,打扮得花枝招展跟追求者吃浪漫晚餐去了。

贝念品戴上手套,专注地持专用剪子刮除蔷薇和玫瑰修长根茎上的刺,细心地一根根摆进淡蓝色的厚玻璃长瓶里。

她逼迫自己埋首做事,把所有白天遇见他的惊喜……不,是惊吓,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她很喜欢像现在这样平静的日子,不用苦苦在家里等着谁回家,也不用寂寞地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大得有回音的屋子里过生活,还得时时担惊受怕,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什么时候会重回旧爱身边。

像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厌倦也过够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贝念品心一跳,迟疑了片刻才掏出放在围裙口袋的手机。

看见上头熟悉的来电号码,她脸上掠过一丝苍白。

“喂。”她淡淡地道。

“是我。”

“嗯。”她握着玫瑰根茎的手掌一紧,“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并不想接到我的电话,可是我真的很感激你。”苏紫馨柔声道,“谢谢你终于愿意成全我和宣原……”

想起上一次和苏紫馨通话,她肚子里的小宝贝正一寸寸剥离母体、永远离开她……贝念品不禁一颤,失去孩子的痛苦回忆再度汹涌袭来,狠狠灼痛了五脏六腑。

在她孩子性命垂危之际,苏紫馨还只顾着用尽心机、阻止她和宣原通上电话,在她痛得在出租车上晕死过去的同时,她的丈夫还陪着另一个女子去喝庆功酒。

他从不知道,那一夜他饮的是她的点点血泪,喝的是他们孩子的断魂酒……

贝念品死死地咬住下唇,强忍住几欲冲喉而出的悲泣。

够了!她已经远远退到了角落,难道还不够吗?

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不就此去过双宿双飞的快活日子?

为什么一个非要继续打乱她的生活,另一个迫不及待来炫耀自己过得有多幸福?

“苏小姐,”她用尽力气压抑下椎心蚀骨的巨大痛楚,背脊挺得僵直,声音紧绷得几乎一折即断。“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后你和胡先生的事也用不着来向我报告,因为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不起,我很忙,再见。”

“等等——”

她结束通话,手指颤抖得几乎握不住手机。

简直是欺人太甚!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玩弄人?”她面色惨白,激动地紧握拳头,“我已经什么都不要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她真的已经累了,好异好累了……

当晚。

“你说什么?”抱着桶爆米花,看恐怖片看到正刺激的管娃倏地站了起来,杏眼圆睁地怒瞪着贝念品。

贝念品怯怯地往沙发里缩去。

“我是有没有听错?”管娃差点摔爆米花。“就为了个烂人跟个贱人,所以你要逃走?”

“不是逃,我只是……”她的声音消失在对自己的鄙夷和痛苦里。

是,她是想逃,而且是再一次懦弱地选择继续逃。

因为她再也没有办法面对这些纷扰和痛苦,她不想要日日活在这些她无力改变的煎熬里,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切再度分崩离析。

她不知道宣原为什么坚持不肯离婚,但她知道就算回去他身边之后,一切还是和过去五年一样,她得活在一桩自我催眠的婚姻里,不断告诉自己:我很好,我很幸福,我很快乐……

直到有一天,他再亲手打碎她所有的美梦和希望。

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饶过她?

难道他们的爱情一定要有她这个观众在,才能见证他们俩对彼此的心意有多坚定不移吗?

实在太伤人了……

管娃气急败坏地看着她,又是心疼又是愤慨。“他们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你一次又一次躲开他们不可?”

“我知道我很傻,很无能,我不该让他们这样糟蹋我的人生,可是除了逃,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她再也忍不住哭了。

管娃尽管气得暴跳如雷,最后还是在她身畔坐下紧紧环住她的肩,“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如果你真的想和他们断个一干二净,我帮你。”

她已经很久没有让谁真正骨折筋断过了,手可痒的哩!

“管娃,谢谢你,”贝念品泪眼婆娑地抬起头,“可是我一定要让自己彻底死心,我、我……”

“你还爱着他,是吗?”管娃目光炯炯地盯着她。

她泪水滚滚而落,想挤出一个勇敢的笑容,却怎么也不成功。

“其实……再见到他之后,我内心深处曾经冒出了一个很蠢的念头:如果他心底真的有一点点在乎我、有一点点爱我,也许我应该再给我们的婚姻一次机会,也许……这次我们真的会幸福。”

“我们女人是多么擅长自我欺骗的动物……”管娃的目光因某个遥远的记忆而显得迷离,苦涩而寥落地喃喃,“真是笨得没药医。”

“可是在接到苏紫馨的电话之后,我突然清醒了,原来我的心还很痛,我的伤口从来没有停止流血。”贝念品紧紧揪着心口的衣襟,悲伤得几乎无法喘息。“我和宣原之间还剩下什么?好像早就什么都不剩了,所有期待的幸福和未来,都已经不见了,没有了。”

原来,她根本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潇洒、宽容,在她心底最深最深的那个角落,她是怨恨着他的。

她恨他的忽略,恨他的无心,但是更恨自己为什么允许他这样对待她?

“既然如此,你更不该再让他们牵着你的鼻子走!”管娃口气剽悍凶狠。

贝念品一震,泪光闪烁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