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八章 -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八张绣

编绣夹锦十字花,铺棉打点缓戳纱;点点滴滴,韶光漏逝,老树栖寒鸦。

最后,花相思还是回到了花府,却是开始安安静静、专心一致地绣起宝娇公主的百花嫁衣。

红缎做底,繁花赛锦,配色图绣以蔷薇作主,百花为辅,“针舞花刺绣法”一催发,但见朵朵花儿娇艳若舞,芳蕊轻吐,却是乱中有序、繁中有秀,美得连花老爷都看呆了。

不知情的花老爷满脸欢喜赞叹,不断将绣好了九分的嫁衣翻来覆去地欣赏观瞧了好几十回。

“瞧瞧这针脚多么灵活细致啊,一朵朵花儿仿佛是鲜摘着缀上去的,真是美极了!”他简直乐坏了,“这下皇上和公主肯定会满意得不得了,哈哈哈!”

相较于花老爷的欢天喜地,一旁又开始低头绣起霞披的花相思却是默然得出奇。

“咦?宝贝儿,你怎么了?”花老爷这才注意到始终不发一语的女儿,忙放下嫁衣,关心起连日辛苦操劳的女儿。“哎呀,短短几天,你怎么就瘦了一大圈?是不是太耗神了?嗳嗳嗳,那咱今天不做了,别做了。”

花相思抬起头,尽管小脸清减憔悴了,一双点如寒星的眸子却灼然生光。

“爹,我很好,我没事。”她温柔却坚定地道:“我会赶着绣好它的。”

“呃,我可是……距离三月之期还远着呢,”花老爷愣了下。“你慢慢绣便行了,还是身子要紧,万一累坏了可不好。”

是他错疑了吗?

这么觉得最近他的宝贝女儿好像怪怪的,有哪儿不对劲似的。

“我不累。”她对父亲一笑,“而且最近我也很少再咳了。”

最近只觉得心口很酸很沉,但是喘咳倒是越来越见少,只是一到入夜,她只能浅浅地睡上两个时辰,其他辰光倒是睁着眼等待天方鱼肚白的居多。

她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她也不在乎了。

“说的也是,爹也觉得这些天没听见你咳嗽……”他蓦然惊喜道:“该不会是沾了公主金枝玉叶的贵气福分,所以你的身子也渐渐要大好了吧?”

公主……

花相思心头一痛,几乎无法呼吸,最后终还是勉强自己挤出一丝笑来。

“说的也是。”她喃喃道,“都是公主的‘好庇佑’……”

花老爷眉开眼笑,突然一怔。“对了,怎么这几天都不见我那未来女婿?他最近也很忙吗?”

相思,要认命,你忘了吗?

要高高兴兴地为他的新娘子缝制嫁衣,高高兴兴地目送他成亲,高高兴兴地祝福他踏向青云之路……

这是,她所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爹,您忘了吗?”她扬起灿烂的笑容,仿佛在春残时分,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绽放的一朵白苹花。“朗风哥哥虽是当今御笔钦点的状元,但毕竟初入官场,对于那些上门拜会的大大小小官员总不好不见吧?”

“你说得对,是爹疏忽了。”花老爷笑嘻嘻地点头,“我未来的女婿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呢!”

见到爹那么对朗风哥哥引以为荣,她又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怎么办?

等爹终于知道朗风哥哥迎娶的是宝娇公主,不是她,爹承受得了这个天大的打击吗?

花相思胸口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绞疼了起来。

“公主,其实我真的觉得你不适合嫁给陆状元。”

柳摇金大着胆子,鼓起勇气开口。

又中了陆知府一句——“下官打赌公主绝包不出一粒完整饺子”的激将法,宝娇公主正满头大汗,对付着一粒包得歪七扭八又黏答答的饺子,在几经挽救不成后,忿忿然地将失败的烂饺子一仍,继续不死心地拿起另一张饺子皮。

“喂喂喂,别停手,快点帮忙我擀皮啊!”宝娇公主先一阵催促,这才有心思反问:“为什么本公主不适合嫁状元?我觉得公主配状元,挺好的呀,传奇本子上头都是这么写的。”

“可是陆状元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柳摇金情急道。

“那又怎样?”宝娇公主手上动作没停,持续摧残着可怜的食物,心不在焉地道:“反正本公主宅心仁厚,已经答应他可以纳小,他就该偷笑了。”

“公主本来就是个心肠特软的善良好姑娘,不然也不会有成人之美,能祝福我和瑶光哥哥……”柳摇金觑了个空,赶紧打蛇随棍上。“所以这回公主想必也能够同情陆状元和他心爱姑娘的处境,然后——”

“啧啧啧!”宝娇公主忍不住对着她摇动手指,“小金金,你这样很不行喔!做人得寸进尺是一种很可耻的行为。再说了,我可是公主耶,他们一个两个三个……都不娶我,本公主的颜面早就尽扫落地,现在要是再跟个龟孙子一样退让,那本公主还要不要见人哪?”

“这——”柳摇金一时语塞。

“反正本公主这回嫁定了!”宝娇公主一脸凶狠,“哼,我倒要看看以后谁还敢讥笑本公主有行无市嫁不出!”

就是那个姓路的谁谁谁……真是向天借了胆不成?一个小小芝麻绿豆小官也敢在那边讲风凉话?

这次,她就嫁给全天下的人瞧瞧!

柳摇金看着固执得十头牛都拉不动的公主,不禁懊恼又垂头丧气了起来。

该怎么办才好?

再这样下去,状元郎就真的得娶公主了,那花家妹妹该怎么办?

得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另娶他人,还得委屈自己做小,从此过着得轮流和人共享丈夫的痛苦,相思真的承受得了吗?

陆朗风几乎是寝食难安,强烈地思念花相思。

白天,访客盈门,他面上带着微笑与人交际,可是神魂常常飘忽得远了,去到那美丽幽静的花府里那个纤弱苍白却巧笑倩兮的小女人身畔。

他知道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可是他宁愿她恨他,也不愿她为了自己而受到任何伤害。

一切都会渐渐好转的……等到他答应和公主成亲,等到他结束归乡假、返京接职之后,他会带着相思一起走。

无论到天涯海角,纵然身边有公主搅和,他还是会全心全意地爱护她、照顾她,绝不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