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四章 -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四张绣

抢针顺形无计藏,素心默语睇情郎;纷纷乱乱,兜转难觅,烛泪对红妆。

美妙清雅的琴音在春天的午后,幽幽婉转缠绵地荡漾着。

纵然当中隔着一丈之远的街宽距离,裹着轻裘的花相思依然隐约可闻那扣人心弦的瑶琴曲音,依稀可见在对楼的雅座里,那骚人墨客文人雅士共聚一堂的风雅盛况。

其中,最教她魂萦梦牵的清俊尔雅身形果然就在那儿,而且被奉为上宾,和号称江南有史以来最英俊有为的知府路绣衍并案而坐。

他好似在微笑,也好似若有所思……但是他就在那儿,鹤立鸡群,仿佛在人群里闪闪发亮着。

“朗风哥哥。”她心里泛起一阵甜蜜又微酸的感觉,痴痴地极目凝盼着,虽不敢大声叫唤,却多么希望他能够朝这儿方向看,能够发现她的存在。

花老爷默默地坐在女儿身畔,默默地将一盅养气滋补的人参红枣鸡汤放在女儿面前,默默地不说话。

她看见朗风哥哥和路知府低声交谈,也看见席中那名风华绝代的清丽女子在弹完一曲之后,款款起身亲手奉予了朗风哥哥一杯酒……她心头一震,小脸微微变色,双手紧紧掐抓住栏杆。

“爹!那个姑娘好不知羞,她怎么可以强迫朗风哥哥喝酒?哎呀,她竟然也端起了一杯要向他敬酒?女、女孩儿家不是不能喝酒的吗?”花相思急得满脸涨红了,像是恨不得可以胁生双翼飞过去,好阻止这一幕。

“思儿,你别这么激动,也不过就是敬敬酒罢了。”

“哪只敬酒?她分明还故意坐在朗风哥哥身边——”她都快吐血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去阻止他们,我要去把朗风哥哥拉回家,绝不让他被这些个酒色财气给生生带坏了!”

“别胡闹。”花老爷皱了皱眉,随即长叹一声。“你闭上眼睛别看,不就得了。”

唉,他当初会拦着不让她来,不就是怕她承受不住吗?

她霍然回过头来,又心急又懊恼。“爹——”

“没你的事。来,喝口鸡汤,这可是碧泉居大厨的拿手好菜。”花老爷却是难得罕见地镇定,坚持将鸡汤塞进她手里,“先喝几口暖暖胃。你要是这么不听话,爹可就先带你回去了。”

花相思咬着下唇,也只得强抑下焦虑不安的心情,小手微微发抖地接过了瓷盅,胡乱地喝了一两口。

也许是参汤真有宁神静气的神效,她骚动纷乱的心总算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是啊,她究竟在吃哪门子飞醋呢?这些交际不过是士子官场常态,而且这里是江南地区,席上召歌妓弹琴助兴也是惯常的风雅之事。

就算气恼着、嫉妒着坐在他身畔怎么会是那美丽名妓,而不是她,就算心头再有千般万般的不是滋味,可是她也不能单凭个人好恶心绪就想限制朗风哥哥的应酬啊。

她心底既是苦涩又是泛酸,眸光直直地盯注着那玉树临风的清傲身影,沉默了下来。

花老爷一脸忧心地望着女儿,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劝起。

过了良久,花相思轻轻抬起眸子,微带忐忑又羞涩盼望地望着父亲,像是下定决心般开口。

“爹,我可以嫁给朗风哥哥吗?”

花老爷像是对这个问题早已胸有定见,想也不想地摇了摇头,“不可以。”

她脸上的红晕消失了,瞬间变得惨白,冲口而出:“为什么?”

“你的病——”他怏怏然地望着女儿,终究不忍心说完底下的话。

然而花相思还是听明白了。

“思儿?思儿?你怎么了?”花老爷忧心地望着突然愣住的女儿。

她腰杆挺得好僵好直,小脸苍白如纸,没有昏倒、没有哭泣,也没有嚷嚷着大声抗议。

她仿佛中了定身法般,完全不说话,也无法思考。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花老爷开始着急,正想苦口婆心劝慰她之际,她终于轻声地开口了。

“爹,我有点累,我想回家了。”

弯弯绿水畔,满树莹然的白苹花幽幽绽放着。

花相思又再度绣起了这清艳却宛若薄命红颜的白苹花。

只不过,这朵朵白苹却是绣在一袭淡桃花颜色的嫁衣上——她在绣自己的嫁衣,或是倘若这一生当真来不及出嫁时的——寿衣。

缝绣这嫁袍礼裳,她是瞒着爹,瞒着家人,更瞒着朗风哥哥的。

因为她不想他们知道,其实她心底还是偷偷藏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他最美的新娘的愿望。

她更不想他们知晓,她终于渐渐了解到自己的病情,或许比她一向愿意承认的还要严重许多。

“人间风日不货春,昨暮胭脂今日雪……”她想起昨日见过的一阙“叹苹词”,不禁停下针,低低喟叹一声。

原来薄命的花和薄命的人,都是一样的。

尽管她再不承认,再不肯面对,都改变不了她不是个健康活泼女孩儿的事实。

可是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

“芬姨,我到底该怎么办?”她仰望着蓝得令人眩目的苍穹,眼眶一热,迷惘惶然极了。“为了朗风哥哥好,我应该放弃喜欢他吗?”

他有他的远大前程,他该找一个能和他吟诗作对、夫唱妇随……一个身子健朗无病无痛又有福气的好女子……如果以一个“妹妹”的立场,她的确是该这样祝福朗风哥哥。

但是打从十四岁起,她就偷偷喜欢上朗风哥哥了,她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朗风哥哥在一起,就算她的一生很短暂,就算……就算真像爹爹自庙里抽到的那支签上所说的,她命中注定“春过十七尘缘尽,寄语来年再芬芳”,可是只要还活着的一天,她就不想放弃朗风哥哥!

“芬姨,对不起,我知道我很自私,我不该明知自己身体不好,却还巴着朗风哥哥不肯放手,”她心儿一阵阵撕扯揪疼,愧意深深的低语,“可是我就是做不到……”

一阵微凉的风吹过,仅着春衫的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芬姨,你是在生我的气吗?你会怪我耽误朗风哥哥的幸福吗?”

“谁生你的气?”一个清朗沉静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谁又耽误了谁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