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第十章 -

来源:公主不二嫁作者:蔡小雀

栖凤宫 漱玉水榭

孤零零地坐在水榭里,宝娇落寞地自斟自饮,寂寥地望着满湖粉红荷花。

“真想不通这荷花有什么好看的?来来去去就那几瓣,还要开不开的,也不知道在那边矜持个什么东西?”她一仰首,又是空了酒杯,喃喃地道:“这么不干不脆的……嗝,算什么嘛?”

还是牡丹好,花瓣又多又繁复又漂亮,红通通的不知有多喜气,要不绛红色的也好看,随便摆上那么一盆,马上就满室增光、蓬毕生辉。

“男人都是瞎了狗眼的,不懂得欣赏牡丹……嗝……”她挥挥手,故作满不在乎地叨念,“不过没关系,反正是本公主不爽嫁,不是人家不想娶……”

可是话才一说完,她眼泪马上哗啦啦地掉下来。

“呜呜呜……他就是不想娶我,说什么都不娶……”她趴在桌上大哭起来。

“什么‘放手是让彼此好过’……那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好过?”她握拳用力槌着桌面,泪汪汪又道:“骗人,明明就难受死了……”

喝下的酒只是让她微醺,愁意却浓得化不开,可越伤心就越想喝酒就变得话越多。

“那个天杀的混球,都是他对本公主下了迷魂药,害我……嗝……”她打了一个嗝后,再继续骂下去,“变得都不像我了,害我见他难过,竟然会比我自己难过还要难过……真是见鬼了。”

“这样也好啦,他从今以后就可以自由自在,浪迹天涯,海阔天空……”说着说着,她眼前又泪雾弥漫,吸了吸鼻子,突然笑了起来。“真好,那种滋味一定很棒,我也好想去看看这个天地有多大……”

“其实皇宫的生活挺无聊的,每天欺负宫女、太监,成天拿砍头来吓他们,久了也没多大意思。”她单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旋转着酒杯,又吸了吸鼻子,鼻音浓厚地喃喃,“对了,他出宫以后就会发现,我压根没砍他朋友的头……他这下一定又要生气,说我骗他,玩弄他。”

“唉,不过没关系,他自由了,而且以后他不会再见到我,也就不会再生气了。”她自我嘲弄地苦笑。

“你错了。”

宝娇一呆,背脊一僵。

“我肯定是喝醉了,对,”她拍拍胸口,吁了口气,自我安慰地边说边回头,“喝醉会出现幻听、幻觉是很正常的……呃——”

见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还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最后捏了捏脸颊,燕戈又好气又好笑,可更多的是浓浓的怜惜不舍和心痛。

“不会再见到你,我只会更生气,因为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他缓缓走近她,深邃的笑眼里隐隐含泪。

“你、你干嘛骂人?”她不由得恼羞怒,火了。

“就算你是幻觉也不能骂本公主,开什么玩笑?本公主已经够伟大也够委屈了,还想怎么样啊?”

他慢慢俯下身去,眯起双眼牢牢盯着她,“……你是笨蛋吗?”

“什么?”简直是欺人太甚!

“不是笨蛋的话,怎么会用那么笨蛋的方式去喜欢一个人?”

宝娇本来想抡拳狠狠给自己的“幻觉”扁下去,可是她突然发觉他吐出的气息是温热的,身上又传来那股熟悉的、好闻的男性气息,霎时呼吸静止了,心跳漏了好几拍。

“是、是……是他?真是他吗?”

她心口涌起又酸又热又甜又苦的滋味,喉头一紧,脑子全然无法思考,无法反应也不能动弹。

“你……”她拼命吞着口水,努力了老半天,才勉强挤出几个字:“你不是走了吗?”

“本来是走了,现在我回来,是想问你一句话。”他目光炯炯、专注地盯着她,“问完,我就走。”

她脸上的狂喜刹那间又飞走了,小脸黯淡了下来,故作倔强地道:“烦死了,就叫你定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当我这儿是客栈,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吗?”

燕戈望着她笑。

笑到她胸口怦怦然,心头乱跳的小鹿都撞晕了,破天荒地结巴,“你、你要问什么?快、快问哪。”

“你为什么没杀阿福?”他凝视着她。

宝娇先是愕然,随即气不打一处来,怒冲冲地狠狠戳着他的胸膛——险险折断了自己手指头。

“阿福?你问阿福?你专程跑回皇宫,就是为要问我那个天杀的阿福为什么没死?”

“对。”他神情严肃,眸底有朵笑意渐渐扩大。

宝娇盛怒之下,气天头晕脑胀,头痛胃也痛,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状。

“不是回来抱着我的大腿苦苦求饶,说你错了,说你后悔了,说你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爱上我了,而且这辈子再也不离开我……结果你竟然是要问那个臭阿福?”

她猛然抓住他的衣领,凶狠狠地吼道:“可恶的混蛋!你就是这样吃定了我不成?”

“哈哈哈……”

“你居然还在笑?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她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她为了他把公主的尊严都丢到地上了,而且还痛哭了好几回,难过得要命,甚至借酒浇愁,结果他竟然还笑她。

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可是——他笑得好爽朗、好豪放、好快活,就像那时牵着她的手,要带迷路的她回家时,那个令她怦然心动的燕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