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第六章 -

来源:公主不二嫁作者:蔡小雀

唉,昨晚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跟他一起去吃夜宵,培养感情,然后秉烛夜谈至天明——如果有可能的话。

可是也不知燕戈再闹什么别扭,突然间又跑掉了,好像背后有鬼在追一样。

“爱情真是有够麻烦的玩意儿!”她懊恼极了。

虽然口口声声嫌烦,宝娇还是忍不住打铁趁热,继续进行柳摇金所提供的计策——或者该称馊主意?

第二招——投其所好。

翌日一早,内务总管香公公便亲自到披星戴月小苑宣旨。

“宣公主懿旨。”香公公的公鸭嗓子起劲地喊道:“公主念‘凤武秦班’平素唱戏辛苦,特命全班休息三天,并由奴才招待至上林苑一日游,钦此,谢恩。”

“谢公主殿下恩德,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惊喜若狂,忙三呼千岁。

她又想玩什么花样了?

燕戈眉心蹙起,神情警觉。

香公公宣完旨后,一见到燕戈,忙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陪笑地道:“燕公子,公主已命人在‘兰心斋’摆了一桌酒菜,想邀公子您过去一叙,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公公不必多礼。”他神情平静谦让,拱手抱拳,“但燕某可以说不去吗?”

香公公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狡猞地道:“燕公子当然可以拒绝,至于公主接不接受您的拒绝,这点奴才也不敢保证,更不敢传这个话呢。”

“燕某明白了。”他冷笑道。

人在屋檐下,又如何能不低头?

难道他还不了解她任性霸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行事作风吗?

——昨晚那个天真单纯直爽的她,果然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燕公子果然上道,请。”香公公笑眯眯地道。

燕戈强抑下厌恶的不舒服感,面无表情地迈开大步。

一旁的黄鹂抿唇笑了。

她一点都不担心燕大哥要和公主碰面的事,因为他最不喜欢别人强迫他做任何事 ,所以公主这些举动,只会惹得他越发反感罢了。

兰心斋

宝娇难掩心底满满的兴奋忐忑,咋咋呼呼地忙着张罗好酒好菜。

“这款竹叶青真的是最好喝的吗?可名字听起来一点气势都没有,怎么配得上人家?去去去,快去酒窖里找找还有没有其他更名贵的酒?”她嫌东嫌西。

“还有,这十道菜够吗?会不会太寒酸了?这样哪能表现得出我们皇室的诚意啊?”

“是,公主。”宫女和太监们被她支使得团团转。

“公主,菜太多,这桌子都摆不下了。”小管一手捧着醉香东坡肉,一手端着冰糖烧肘子,一脸无措。“怎么办?”

“笨啦,就换张大点的桌子不就好了?”她看小管端菜的手有些颤抖,一副危险的样子,想也不想地伸手接了过来,“你干嘛一次端两盘,这么重,不怕手扭到啊?”

“公主……是在关心奴婢吗?”小管一呆,随即感动的要命。

宝娇愣了愣,被小管这样激动地盯着,突然有点不自在起来,“哪、哪有?我是怕你手扭到,连带把菜都给泼了一地。”

“您不用不好意思啦,其实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也知道您素来是个刀子口,豆腐心的。”小管真诚地望着她,眼圈红红。“其实您是一个好人耶。”

宝娇的脸颊咻地红了起来。

“干嘛突然讲那么恶心的话?”她有点不习惯这种温情的对话,忙转移话题,“对了,那个谁谁谁,你们桌子换好了没?动作拖拖拉拉的,等一下要是坏了本公主的好事,仔细你们的皮!”

燕戈一踏入兰心斋前院,听见的就是她那句凶巴巴的威胁,一对浓眉瞬间打结了起来。

她平常果然也是这么地嚣张跋扈、气焰高涨,简直是无可救药。

“咦?你来了!”宝娇眼尖地瞥见他的身影,顿时喜上眉梢,赶紧驱离碍事的闲杂人等。

“你们都不去,有多远闪多远,不可以过来偷看还是偷听喔,听到没有?”

“是,公主。”小管看心神不宁的害羞别扭模样,忍不住暗暗笑了,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

待所有人都退下后,宝娇摸了摸云鬓,抖了抖华丽的宫衫,清了清喉咙,然后故作尊贵淑女地坐了下来。

“你来了,”她一摆手。“坐吧。”

她又在打什么注意?

燕戈一脸戒慎地走近她,目光如炬地盯着她娇艳粉嫩的小脸,却在见到她扑了脂粉也掩盖不住黑眼圈时,不禁一怔。

她昨夜没睡好吗?怎么连眼圈都黑了?

昨晚自离了他那边之后,她又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这些菜都是我最爱吃的,你尝尝看吧。”

虽然面上还是端着一副公主尊贵的款儿,但是宝娇心底不知怎地有些慌,小手藏在裙裾里绞拧着,真怕他会掉头就走,又当场给她没脸。

昨天晚上的情景历历在目,她还真担心会重新上演一回呢!

真是的,往常这样耍性子的人通常是她这个大摇大摆的公主,怎么会一下子风水轮流转,变成是他燕大爷的作风了呢?

燕戈没有忽略她的紧张,绷紧了的神经松弛了下来,本想要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但是他也没有坐下,只是伫立原地,保持沉默。

“放心,菜里没有毒,也没有春药。”她在那儿心慌害臊了老半天,却不闻半点动静,一抬头才瞥见默默站着,一脸戒备的他。

“看你担心的,你该不会以为我昨晚没有‘得逞’,所以今天特地把你叫来‘下手’的吧?”

这是什么话?

这么口无遮拦的,她真的只记得自己是公主,忘了自己是女人吗?

“公主召见燕某就只是为了吃一顿饭?”他 揉了揉眉心,突然有种荒谬的、想笑的冲动。

“当然不只是为了吃饭,”她笑嘻嘻地开口,“是另外有很重要的事,但是吃完了我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