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第二章 -

来源:公主不二嫁作者:蔡小雀

皇苑 栖凤宫

江南梅龙镇四大“为他人做嫁衣裳”世家——风门华丽花轿,东家婚宴十八套菜单,花家乱针舞花绣凤袍嫁衣,都已经妥妥当当地摆放在她宫里。

现在,就缺一个驸马爷了。

“小金金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和她那个苏哥哥只顾着聊聊我我,根本就不管本公主的婚姻大事。”宝娇坐在红檀雕花嵌珠梳妆台前,边让侍女梳理发髻边抱怨,“要不是看在小金金陪我一起捡过豆子的份上,本公主早让人把她拖下去砍了!”

“公主,您就别生气了,依奴婢看,您的姻缘很快就到了。”侍女忙宽言安慰。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什么时候到?”她追问。

“什么什么时候到?”侍女一愣。

“我的姻缘啦,你不是说它很快就到了吗?那是什么时候?明天吗?他长得俊不俊?对本公主会不会百依百顺,随传随到?”宝娇兴匆匆地问,双眸因期待而大大放光。“听不听话?耐不耐操?爱不爱我?”

“呃,这个嘛……”侍女没料到有此一问,顿时尴尬了起来,“奴婢也不知道。”

“那你是在耍本公主吗?”

小管赶紧跪下称罪,“奴婢该死,奴婢刚刚乱说话,求求主子饶了奴婢一回吧?”

“明明脑袋装豆渣,还把自己讲得跟个半仙似的,下回再糊弄本公主,我就让人把你拖下去切八段,做成三杯小管!”

“是、是……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小管吓出一身冷汗。

“去去去,本公主的头不用你梳了,脑子这么笨,手脚还能灵光到哪里去?”

宝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去把纪嬷嬷给我叫来。”

“是。”小管如蒙大赦,赶紧拎起裙子拔腿就溜。

纪嬷嬷闻讯来了,还知情识趣地带了一盒子公主平素最爱吃的苏州点心,先好言哄了公主好一会儿,待公主心情好了,这才轻手缓脚地替她绾了个飞凤髻,以雪白芙蓉银冠扣上,再留了几缯长发打成络子,缀上颗颗晶白玉环戴上。没三两下,就将一个娇艳俏丽的公主妆点成了飘逸出尘的月下嫦娥。

就在纪嬷嬷也为自己的绝顶手艺深感赞叹的当儿,宝娇一看自己满头的白玉、珍珠、银器,顿时又发颜了。

“干嘛把我插得满头白惨惨的?本公主是鬼啊?”

纪嬷嬷老脸有些挂不住,可也只得好言解释:“回公主,老奴就是有几百个胆子也不敢故意惹公主生气,实在是因为今晚是已仙逝的皇后娘娘冥寿,根据皇规礼制,公主您身上一概须以银白素器为主,如此方能彰显出追思母恩之情……”

“是母后冥寿又不是我冥寿,你把本公主弄得跟白衣女鬼似的,我母后在天之灵瞧了会高兴吗?”宝娇不高兴地道,“而且父皇还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穿得一身白是要给我父皇触楣头,咒他早点龙御宾天呢!”

“不不不、老奴万万不敢。”纪嬷嬷大惊,猛擦冷汗。“公主,您教训的是,是老奴疏忽了。”

“所以我要穿红的,戴红的,能多喜气就扮得多喜气,这样才有皇家的气派、新嫁的气势,才匹配得上本公主的身份,”她双手擦腰,下巴高高抬起,“听见没有?”

“公主,您的意思老奴都明白了。”纪嬷嬷吞了口口水,还是忍不住劝道:“可我的好主子呀,再怎么说今晚也是娘娘的冥寿,于礼制、情理上,您穿得一身大红确实不妥,万一外头的人不明白公主内心对娘娘的追思之情丝毫不减,反而还当您是存心对仙逝的娘娘不敬,那就不好了。”

宝娇皱起眉头,脸上闪过一抹迟疑。

“所以老奴大胆建议公主,若您不爱白色衣裳,那不如就穿点素色,老奴保证一样帮您妆点得漂漂亮亮,娇艳无双,您看好不?”纪嬷嬷见她有些心动,忙殷勤讨好问。

“那好吧,就依你。”她不忘强调,“素也不能太素,什么月牙白、象牙白、米白的,本公主可都不要的!”

“是,老奴遵命。”纪嬷嬷松了一口气。

“畅音皇阁”以红木筑就雕梁、玉石叠成画栋,专门做以皇室看戏赏曲之用,除却中央那宽敞的大戏台之外,观众席分四方,东方乃是皇帝后妃和皇子公主观赏楼台,西方为一品大臣、南方为王公贵族、北方为有功将军,位列清楚、规矩分明。

大红宫灯穿插着银色纱灯,燃得黑夜亮晃晃如白昼,精采的舞龙舞狮团方演罢,紧接着上台的便是天下驰名的“凤武秦班”。

今日是韦后冥诞,本该演些神佛戏,可御兆帝情知宝贝女儿最不耐烦瞧那些文诌诌的戏码,出自爱女情深,也为了怕她看到一半就翻桌走人,便特意点了她最喜欢的武打名戏——长坂坡。

锣鼓丝竹拔地喧天响起,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不由得随着钹铙鼓乐声热血沸腾了起来。

“好!”御兆帝忍不住先喝了声彩。

万岁爷金口一开,观众们自然掌声如雷般应和着。

头戴翠玉冠,身穿淡绿衣裳的宝娇身段虽小,却是娇艳得像一支嫩绿绿的兰草那般耀眼迷人,她好兴致地睁大双眼,兴奋地攀在栏杆上,怀里还抱了桶兰州酱香瓜子,边嗑边瞧。

嗯,这戏班子像是有两下子,打杀起来还挺有看头的。

戏台上大花脸曹操正率大军追杀刘备军队外加全城老弱妇孺,在咚得隆咚响的战鼓声中,一个明亮刚健、慷慨激越的嗓音豁然响起,瞬间撼动了全场。

在众人屏气凝神之际,一名高大伟岸、身披银白战袍的挺拔将军手持长枪破众而出,振臂一划,杀气腾腾,枪尖一挑,横扫千军。

霎时情势大变,曹军兵将节节败退,几乎溃不成军……

“好哇!”众人欢呼。

“好一个赵子龙,好神气,好威风,好……”激动得小脸涨红的宝娇一呆。

“面熟?”

咦?咦?

那个英武矫健的身躯,潇洒俐落的身段,甚至是那柄银光闪闪的长枪,怎么会这么眼熟?

宝娇伸手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由自主更加倾身向前,想要看得更仔细。

众人注意力全被台上骁勇善战、精采万分的赵子龙给吸引住了,完全没有人察觉公主大半个身子都攀挂在栏杆上。

赵子龙手中长枪虎虎生风地震退了一大群敌将,发现了糜夫人抱着阿斗跌跌撞撞于战场之中,情势危急,大喝一声,长枪舞得更急,刺倒了多名敌军,欺身逼近,欲前去救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