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坐怀谁不乱

第十章 -

来源:坐怀谁不乱作者:蔡小雀

隔日。

“大公子,风老爷求见。”灵子急如星火地冲进铺子,气喘吁吁地道。

邢恪默默地回过头,“谁?”

“风老爷,”灵子见主子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加强语气道:

“是‘暖儿小姐’的爹!”

邢恪陡然一震,迷离飘忽的目光瞬间聚焦了。

“风老爷?”

“是,风老爷求见。”

是不是暖儿出了什么事?

邢恪冲动地起身,大步往外奔去。

“大公子,风老爷在仪人厅,小的已经让人备上茶点啦!”灵子欣慰地跟了过去,还不忘在后头追嚷着。

为什么风老爷会来访?是暖儿出事了吗?还是他来替暖儿讨公道,向他兴师问罪……是暖儿发生什么事了吗?

脑子乱烘烘成一片,胸口剧烈悸跳着,他心底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在窜动翻腾着,脚下更急了。

直到终于踏入仪人厅,他难掩微微急但的喘息,双眸迫切地望向那位气度恢弘却愁容满面的风老爷,他心下没来由的一紧。

可几乎也在同时,他的理智终于闪现——这又是个圈套吗?

邢恪苦涩地低低一叹,立刻冷静了下来。

“风老爷大驾来访,请问所为何事?”他抑下胸臆间翻腾如波的心绪,口气平和地问。

“邢大公子……”风老爷不过短短两日,便似已衰老了十数岁,颤抖着拱起双手,“请邢大公子救救小女吧!”

救暖儿?

他脸色微微变了,“暖儿怎么了?”

“她自邢府回家后便失魂落魄得像行尸走肉,日日夜夜都待在坊里雕着东西……”风老爷哽咽了一下。“唉,都是我的错,我就见她哭着求我让她为公主花轿雕轿窗,一时心软答应了。

没想到雕窗完成镶嵌妥当后,她亲自送花轿到知府官邸,结果花轿被知府老爷给轰了回来,可她人……她人就被押进大牢里去了!”

邢恪一颗心猛地往下沉。

“知府关了她?”他语气里首现一丝前所未有的凶狠。

风老爷眼见着又要哭了,呜呜咽咽着点头。

邢恪心急如焚,立时冲动地就想前去救人,可是——那一日的种种再度跃现于脑海,一幕幕仿佛又再嘲笑着他的天真、愚蠢和自作多情。

男性自尊心和邢家傲气阻止了他,邢恪几乎用尽全身的力量才勉强将焦灼急切的冲动压制下来。

“风老爷,令嫒之事我不明究底,又从何帮起?”他淡淡地道。

邢恪试图告诉自己,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可是他胸口为何还是一阵阵天杀的灼烧疼痛?

“听说她居然仿效大公子的笔法和雕法,在公主花轿上头雕了菊花……”风老爷又是懊丧又是后悔,完全是无颜见梅龙镇父老啊!

菊花?

邢恪心一紧,脑中浮起了初次相见,她诚恳地祈盼——请大公子能够教我雕出,像你刻在喜材上头那样高洁仿骨的菊花纹饰。

那么精奇高妙、出神入化的雕工,除了邢家老铺的大公子,还有谁能雕得出呢?

暖儿……邢恪脸色惨白,心口像是被巨石狠狠捣中,痛得几乎颓然倒地。

“老夫是后来才知道暖儿原来是跑到邢府来当学徒,还闯下了大祸。”风老爷羞愧又感伤地望着他,“可邢公子,不是老夫包庇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我家暖儿虽然自小行事鲁莽冲动,可她从来就不是个心思奸恶之人,虽然偷了贵府的秘笈是事实。

也罪无可恕,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内情……”

“她是为了我弟弟。”他心上深深地嫉妒和浓重的受伤感,痛楚从未消失。

“邢二公子?”风老爷一脸困惑。“不对呀,我家闺女儿以前从来没见过邢家的人,又哪里识得邢家的二公子……话说回来,二公子的名讳以往倒很少听见,不知叫什么名字?”

“风老爷不知他们是旧识?”他心念一动,屏息问道。

“老夫不是‘不知他们是旧识’,老夫确定他们‘根本不是旧识’。”风老爷笃定地道:“大公子,你再想想,我家闺女儿若不是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傻妞,数月前也就不至于在镇西小桥上和贵府嬷嬷争道,还闹腾着结下梁子了。”

没错!

邢恪陡然一震,双眸澄澈清明了起来,苍白的脸庞倏然激动地涨红了。

倘若暖儿真与阿仲有私情,为此潜入邢府中窃谱,她又何至于故意在小桥上和邢嬷嬷争道,为自己树立了个不必要存在的敌人,更为自己在府中的行止增添诸多变故?

他心脏剧烈跳动着,眼底闪动着熊熊的希望之火,他勉强定了定神,微微颤抖地开口。

“风伯父,我可以看看暖儿亲手雕的那顶花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