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坐怀谁不乱

第七章 -

来源:坐怀谁不乱作者:蔡小雀

连续好几天,风寻暖不只精神抖擞,脸上满满的灿烂笑容更是闪亮到不行。

虽说他俩的恋情在她为避免节外生枝,以及过度刺激邢嬷嬷的顾虑下,硬是逼迫邢恪短时间内不准对外张扬,一切照常如故,可是她的满面春风不管怎么隐藏也藏不住。

这天,连孟挽君也忍不住跑过来问东问西,打探军情。

“喂!”她眯着眼上下打量她的“情敌”,一脸怀疑地道;“你为什么最近变得格外漂亮了?”

虽然孟挽君是很不想承认有人比她美啦,可是这几天照面下来,却发现风寻暖怎么越发娇甜妩媚得像朵盛开的牡丹花似的?

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了,可她却被瞒得不知不觉不清不楚的。

“我?”风寻暖笑嘻嘻的反问:“真的吗?谢谢,应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吧。”

“什么喜事?”孟挽君娇润小脸凑近了逼问。

“天下太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四季平常。”她笑吟吟的摇头晃脑道,“都是喜事,所以我高兴呀!”

“你是糊弄我的吧?”孟挽君满眼狐疑。

“千万别这么说。”风寻暖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挽君小姐,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到处都是美丽的风景,只要心境改变拐个弯,眼前又是一片柳暗花明……”

“背诗啊你?”孟挽君娇嗔地跺着脚,“干嘛都讲那些人家听不懂的文绉绉——”

就在此时,邢恪恰巧迎面信步而来。

刹那间,但见方才还在那儿跺脚的孟挽君立刻小脸一亮,欢天喜地奔了过去,二话不说便紧紧攀住了他的手臂。

“恪哥哥!”

“表妹……”邢恪温文一笑,眼神却是柔情地注视着风寻暖,俊脸有一抹尴尬的祈谅之色。

风寻暖扮了个鬼脸,故意针对他怀里的娇人儿使使眼色,面上却是笑得好不暧昧。

大公子真是好表哥、好艳福啊!

他接触到她促狭顽皮的捉弄眼光,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恪哥哥是特意来找我的吗?”孟挽君撒娇地问道。

“是。”他瞥见风寻暖笑脸微僵,连忙扬声解释道;“因为未来的表妹婿接你来了。”

“谁?”孟挽君一愣,随即涨红了小脸,忿忿地跺脚。“我不见他,叫他走!”

风寻暖神色恢复了,闻言不禁替她欢喜起来,嫣然笑道:

“挽君小姐,听起来那位平少爷倒是对你很有心呢,还亲自上门来接你……”

“哼!”孟挽君脸上难掩喜不自胜的神气,就还是闹小女人脾气,别扭着不肯拉下脸来。“谁要他来接?去去去,就你——去叫他走,就说我无论如何都不要见他!”

邢恪不知就里,还以为表妹当真执拗得不听人劝,浓眉一皱,正想开口,却被人抢先。

“挽君小姐,我听说平少爷家财万贯,桃花更是旺得吓人,不过偏偏锺情于他自小便订下的未婚妻……”风寻暖抿着唇儿一笑,“本来我还想着世上竟有这般情深意重的好男子,正羡煞极了小姐的好福气呢!不过听你这么说来,原来这平少爷竟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伪君子——”

“他、他是啊!”孟挽君原本气嘟嘟的脸蛋微微迟疑了一下。

“暖儿?”一旁的邢恪有些焦虑地望着她。

他们旁人不帮着劝解说话便罢,怎么还反倒火上浇油了?

风寻暖亮晶晶的眸儿朝他暗示地眨了眨,他一怔,尽管心下仍然忐忑,却还是住了口,静观其变。

“我说挽君小姐,”她煞有介事地叹了一口气,满眼同情地盯着孟挽君。“像那种狼心狗肺的坏蛋还有什么好说的?小姐这么个娇滴滴的玉人儿,怎么可以一朵鲜花插在那坨牛粪上呢?”

“牛粪……”孟挽君一呆。

“照我说——”她故作义愤填膺道:“干脆退婚,从此以后和那种人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邢恪清了清喉咙,却还是捺住性子,没说什么。

“等、等一下——”孟挽君急了。

“还有,请小姐尽管放心,小的事后定会替你向全梅龙镇广为宣传,关于那坏蛋的种种恶行和劣迹,到时候,哼哼,保管全镇百姓老小都站在小姐这边为你抱不平,决计没人会说小姐你这婚退得不对!”

“喂喂喂,不准再说了!”孟挽君杏眼圆睁怒瞪着她,气急败坏的嚷道:“谁许你把我的未婚夫说得那么坏的呀?”

“咦?”风寻暖装傻,迟疑地反问:“可小姐不是说那个坏蛋十恶不赦——”

“他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呢!”孟挽君涨红了小脸,像是快被气哭了。

“他就是。”

“他不是!”孟挽君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风寻暖的鼻头骂道:

“你、你……你别以为自己情路下顺就可以破坏别人的姻缘,还敢骂本小姐的未婚夫——其实你才是一个心眼最最最坏的心机女、大坏蛋!”

“挽君!”纵然明知内情,邢恪还是低喝了一声。

孟挽君惊跳了下,睁大了眼,终于畦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恪哥哥也是大坏蛋!君君不要嫁给你了……呜呜呜,我要回我自己的家,以后再也不来了……恪哥哥,我讨厌你,最最最讨厌你了!”她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猛然跺脚,跑走了。

“君君——”邢恪内疚不忍地望着表妹奔离的背影,开口欲唤。

“公子放心,暖儿相信平少爷一定会好好‘安慰’挽君小姐的。”她双手抱臂,笑容可掬,像是方才从未被骂得狗血淋头似的。

他回过头来,看着态度闲适浑不在意的风寻暖,不禁一叹。

“暖儿,你使这激将法虽好,可手段未免太过强烈了。”

她脸色微凝,立刻掩饰而去,笑笑道:“怎么会呢?瞧,现在这样多好?挽君小姐终于心甘情愿回到未婚夫身边,公子你也不用再愁着不知该如何对你表姨父交代,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可是她哭了。”他隐隐觉得这样不太好,心底更是闷得不舒服。

暖儿何须手段过激至此?

先让表妹伤心,又对他这个表哥失望,而且她自己更是枉作小人,无端惹来一阵恶骂上身,难道就不能理智平和解决此事吗?

邢恪深觉不安,也更加怜惜不忍见她被妒骂糟蹋,只是性情素来敦厚低调的他,却不知如何将内心翻腾的种种情由诉诸于口。

可是她哭了?

风寻暖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无踪,胸口像是有股怒焰猛然炸了开来,又气又闷又痛得她完全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