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媒人请进门

第9章 -

来源:媒人请进门作者:蔡小雀

“姥姥、姥姥,该起床办正事了!”

一大早,柳摇金就换上了红色罗衣,兴匆匆地奔进房间,对著柳姥姥喊著。

柳姥姥昨儿个躲在棉被里感恩的哭了大半夜,结果今天一早一双眼肿得跟核桃没两样,正拿著湿帕子在敷眼睛,闻声赶紧低下头。

“呃,我还没上妆呢,出去出去!”她尴尬地连忙挥手赶人。

“那有什么打紧?”柳摇金笑嘻嘻地道:“姥姥,您上妆前上妆后的神奇差别,我从小到大见识的还少了吗?”

“乱讲,姥姥我可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上妆是为了要掩饰我惊人的美貌,免得那些客人看花眼了。”柳姥姥呸道,头还是死活不肯抬起来。“出去出去!顺道跟厨房交代,炖两盅燕窝给我漱漱口……”

“知道了,炖两盅燕窝漱口,切几片鲍鱼敷脸,可是这样?”她促狭地问。

“好哇,竟敢调侃姥姥我——”柳姥姥差点中计抬头,“等会儿我出去你就知道厉害!”

柳摇金笑著逃出去了,直待那银铃似的笑声远去后,柳姥姥这才缓缓抬起头,欢喜的泪水又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真是姥姥的好丫头,姥姥这些年没白疼你了……”

刹那间,柳姥姥心里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

“要我跟他合作?!”

柳摇金杏眼圆睁,就差没破口大骂。

突然被请到柳府的苏瑶光目光毫不掩饰深深的眷恋和喜悦,直直凝望著她。

像是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了。

尽管昨日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到北门去,原以为这会是送她远行的最后一眼,但没想到她竟然选择留下来……

苏瑶光不知在那一刹那涌进内心的震撼和狂喜是什么,但是昨天他双膝几乎撑不住自己的身子,扶住树干才险险免于跌坐于地的窘境。

但是他不在乎,他满脑子回落的都是四个字——她不走了……她不走了……

“姥姥,我想帮忙促成公主的亲事,为的就是不想让您老人家再为了这事担待责任,大伤脑筋,可是今天您竟然引狼入室?!”柳摇金努力不去看一脸温柔,正在对自己笑的苏瑶光,努力维持愤怒情绪。“您不是最讨厌苏家的人吗?您不是总说苏家是我们的死对头吗?现在您为什么还要他来碍事?”

柳摇金以为自己当著面字字挖苦,句句伤人,就能令他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可苏瑶光依然笑意吟吟地望著她,活像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在赞美他似的。

啧!她怎么会一时忘了这家伙压根就不是普通人?他对于种种丑话、狠话、难听话的忍耐包容程度早已臻化境。

“丫头,不是姥姥要瞧低你,这宝娇公主的亲事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尤其皇上要我们柳家‘新任继承人’全力促成此事,还要在新科状元郎、榜眼爷、探花爷里头择一为公主良配,这责任是很重大的,万一选得不好,不合了公主的意,到时候咱们一家可就倒楣了!”柳姥姥说得明白。

“那也用不著跟他合作呀!”她还是不肯接触他的视线,一个劲地对著柳姥姥嚷嚷L:“您教我一些媒人的秘诀和须知的礼仪便行了,只要有心,我一定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媒人。”

柳姥姥呆住了,登时感动得乱七八糟。

她做梦都没想过自己可以活到亲耳听见这句话的一天。

“柳家列祖列宗们,您们在天上都听见了吗?”

“而且我和公主同样是女孩儿,想必心思也差不多,只要是我来选,一定能挑一个最合公主胃口的驸马爷!”柳摇金摆了摆手,“简单简单,小菜一碟啦!”

“你还以为像到饭馆点菜那么简单呀?还合胃口咧,万一你挑中的不是公主的那碟菜,后果你担待得起吗?”柳姥姥才感动到一半,下一瞬间又险些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孙女给气死。

“我不行,那他行吗?”柳摇金不服气彬了,终于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就不信他挑的菜就会是公主的菜!”

不过是一记白眼,却让苏瑶光欢天喜地了起来。

“谢天谢地,金儿终于正眼瞧他了!”

原来英俊儒雅、风度翩翩的苏少爷,也会有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一天。

“别光只是会笑啊,你倒也说两句。”柳姥姥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他,没好气地道:“苏小子,我可不是叫你来这边看热闹的。”

苏瑶光眨了眨眼,这才回过神,清了清喉咙。“嗯,姥姥您说的有道理。”

“看吧!”柳姥姥胜利地望了孙女一眼。

柳摇金脸色铁青,强忍对他比中指的冲动。

“但是金儿说的也非常有道理。”他连忙道。

柳家祖孙俩一愣,不约而同齐齐瞪向他——

“喂喂喂,今儿个姥姥我可不是叫你来打禅语的!”柳姥姥率先发难。

“我就说他讲的话根本没一句能听的!”柳摇金更加坐实了他油嘴滑舌、口蜜腹剑,毫无半点真心的罪名。

“不不,你们误会了。”他赶紧解释,诚恳地道:“我的意思是,姥姥顾虑的很有道理,在尚未全面了解公主究竟喜爱何种对象之前,实在不好贸贸然从三名候选者中择其一。”

“对嘛,我老人家就是这个意思。”柳姥姥满意地一击掌。

柳摇金还是瞪着他,非常不服气。

接触到她的视线,苏瑶光的眼神变得温柔似水,微笑道:“金儿的话有道理在于,她是女孩,的确较能理解同辈姑娘心中所思所想,所以金儿的看法对于我们搜集公主喜好一事来说,肯定会有极大的帮忙和贡献。”

简简单单一番话,就平复了柳家祖孙俩各自的火气。

柳摇金神情仍然紧绷,不给好脸色,但是口气已经和缓许多。“既然我和姥姥都对,那这件事就更不需要苏少爷你再来搅和了,我们祖孙俩自个儿就能搞定的。”

他张口欲言,姥姥已经抢先道:“不行,就非得他参一脚不可!”

“为什么?”柳摇金一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