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媒人请进门

第5章 -

来源:媒人请进门作者:蔡小雀

翌日早晨,崔闹枝头春光媚。

柳摇金睡了长长的、饱畅淋漓的一觉,醒来的时候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一腔意犹未尽。

她做了个好美的梦呀!

梦里有双好温柔的手在摸她的头,有个好可亲的声音在安慰著她:“其实,你的心愿也不是这么难达成的,相信我……”

虽然她己经忘了是要达成什么心愿,但是这句话怎么听怎么爽,让她醒来后还念念不忘,心情好得不得了。

“咿……”她舒展着浑身筋骨,觉得这十八年来好像从来没有睡得像咋晚这么好过。“咦?这是哪儿?”

柳摇金怔怔地看着窗明几净,布置典雅清幽的房间,不禁一呆。

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门被人推开,一个含笑的声音随着优雅的身影缓步而入。

“早。”苏瑶光对着她笑得好不灿烂。“昨夜睡得好吗?”

“早……”她呆呆地回答,下一瞬间小脸滚烫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昨儿个喝醉了,我不好直接进你回家,怕柳姥姥责怪于你,所以就将你带回我家来了。”他手上捧了一盆清水和帕子,黑眸里闪动着一丝趣意,唇畔笑意深深。“摇金妹妹,你要不要先照照镜子,然后再梳洗一番?”

柳摇金脑子轰地一声,脸蛋红得活似可以在上头煮蛋了,结结巴巴地开口:“昨、昨晚……你……我……我们……你……”

“昨晚自然是你在客苑睡,我在我房里睡。”他微挑一眉,“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下流胚子吧?”

“不不不!”她松了一口气,可是双颊灼热的羞意怎么也褪不去。“我、我思想才没那么龌龊下流,会胡乱冤枉好人,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万个心!”

“我想也是。”他回以一笑。“摇金妹妹英姿飒爽、行事坦荡,高洁品格自是令人信得及的。”

“那是当然啦。”她被褒得有些飘飘欲仙,得意地仰天长笑。“知我者,苏兄也,哈哈哈。”

她的脸配上这样的姿态,真是……

苏瑶光努力憋住笑,愉快地凝视着她的小脸,越看越是趣意盎然,忍不住冲口而出——

“金儿,你实在太可爱了。”

金儿?

她一怔,双颊涌起红霞,不知怎的突然害羞了起来。

“苏兄,对不起喔,昨天我喝醉酒,一定造成你很多麻烦吧?”她呐呐道。

他脑海闪过她发酒疯时种种教人手忙脚乱、啼笑皆非的情景。

“并没有。”他面不改色地道。

“真的吗?”她脸儿一喜。

他想起她昨天吐得面色惨白的模样,心下没来由一紧,劝了她一句:“但是女孩儿家喝酒终究是不太好。”

“女孩儿家又怎么了?凭什么男人可以大杯酒大块肉地装潇洒,偏偏女子就不行?”她有些不服气。”

“并非因为你是女子,所以不行。”他凝视着她,温和道:“而是饮酒伤身,并无好处。

“可是那些江湖儿女……”她的抗议声越来越小。

“一名江湖人士是否拥有侠气纵横的慑人气质,并不在于他饮多少酒或是嗓门多大,而是在其行事风范是否称得上公义正直,如何能令人发自内心钦敬心服?金儿,你有你的风采气度,又何须藉酒以壮声色呢?”

他的话句句精辟,掷地有金石之声,柳摇金不禁升起崇敬之意。

“怎么没声儿了?”见她呆呆的不回答,他哑然失笑。“是我太冬烘了吗?”

柳摇金这才回过神来,小脸一红。“不,不是耶样的,我真觉得你说的话挺有道理的。”

也因为他这一番话,她突然省悟到,平常为了证明自己是个胸中有鸿浩大志的女中豪杰,所以她说话嗓门儿奇大,动作特别粗鲁,以为这样人人便会对她另眼相看。

可是现在想来,街坊邻居好像是敬她的人比怕她的少,说她闹话的比赞她厉害的人多?

柳摇金双颊涨红,莫名有些羞愧了起来。

“金儿,怎么了?”他注意到她的异样,不禁温声问,“怎么突然变得不开心了?”

她只是闷闷地摇了摇头。

苏瑶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眼神柔和了起来。“头疼吗?宿醉吗?要不要再喝些醒酒汤?”

“苏大哥,谢谢你,我只是……”她解释不出口。

天知道她为了表现出自己多么有英雄气概,这几年来干了多少蠢事?

那天逞一时意气,把人家茶楼的椅子给砸坏了,后来也忘了去赔钱……

她越想越心虚越内疚。

非常不适应她突然变得这么沉默郁闷,苏瑶光心头涌起一抹难以言喻的不舍,试图提振士气,鼓舞她的精神。

“对了,我己经让人备好可口的早饭,你先梳洗一番再——”

柳摇金猛然抬起头,一脸震惊,“早……早上?己经早上了?我的天啊!”

她她她……竟然一夜未归?!

姥姥一定会活活打断她两条腿!

“如果你担心柳姥姥责怪,我会负责向她老人家说明清楚——金儿?金儿,你去哪里?等一下——”苏瑶光还未不及拦住,她己经火烧屁股地拔腿狂奔去了。

糟了!

☆☆☆☆☆☆

可恶的丫头,究竟是野到哪里去了?

一个未出嫁的大姑娘家竟然彻夜未归,这事要是传出去,将来她还找得到婆家吗?

“她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姥姥的存在?”

在屋内等了整整一宿,柳姥姥气得头昏脑胀,后来索性命人搬了张椅子横堵在前院里,手里紧握着家法——鸡毛掸子——杀气腾腾地坐好等着揍人。

她等到口干舌燥,才想着端起茶碗要喝,一抬头,却瞥见自门外连滚带爬冲进来一个女身男相的……人。

“噗——”柳姥姥一口茶登时喷得老远,“咳咳咳……”

娘呀!光天化日的,是打哪儿跑出个妖怪来了?

那个“妖怪”奔到近前,在看见柳姥姥的那一刹,顿时僵住了,二话不说跪了下来,双手自动拧住耳垂。

“姥姥,对不起,摇金下次再也不敢了!”

柳姥姥本来想跳起来逃命的,闻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摇金?”

柳姥姥惊魂甫定,勉强定神仔细一瞧——

可不正是她家那枚小祸头子吗?

但见柳摇金原本英气勃勃的两道浓眉被加粗描成了两条火爆毛毛虫,小巧的脸蛋胡须怒张……待看详细之后,方知根根是出自丹青妙手所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