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媒人请进门

第2章 -

来源:媒人请进门作者:蔡小雀

幽静的院落,清雅的门扉,刹那间被一记脚丫给踹了开来!

砰!

哗啦啦啦,瞬间惊飞了满树的鸟儿,原本在树下优闲品茗的人们噗地喷了满口茶,更在愕然转头望向破门而入的窈窕娇小身影时,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嘶……”

不知谁人首先喊了一声──

“柳家的凶婆娘来了!快逃啊!”

刹那间,所有在树下喝茶谈笑等待媒人接见的客人,全争先恐后逃了个不见踪影。

苏府的丫头和小厮们呆住了,一时完全反应不过来。

“客、客人们……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

啧,都是一堆胆小鬼。

“我要找你们家少爷。”柳摇金抑下冷笑,唇角往上扬,露出雪白贝齿,一脸全然无害的样子。“麻烦请他出来一下。”

“呃……”小厮呆了一呆,吞了口口水,陪笑道:“姑娘,你……你找我们家少爷是要央媒的吗?那、那要请您排一下队喔!”

“排什么队?”她环顾四周,反问。

也对……

小厮哑口无言。

但客人明明是被她给赶──吓跑的,小厮却还是秉持著苏府“上门即是贵客”的金科玉律,强忍著眼泪,面带著微笑,有礼地朝她行了个礼。

“那还是请您先拿个号码牌,我家少爷正在会客,待会儿就会轮到您了,好不好?”小厮嘴角在颤抖。

“别以为就他苏少事业做得大,我可也是一刻钟几万两上下的人──”她还来不及发飙,手里就被塞进了一小块玉牌,上头以小篆精刻著「四十四”号。“什么东西?”

四十四号,连著两个四,还真是不吉利的数字。

她暗暗嘀咕。

作媒就作媒,偏生他苏家有这许多古怪玩意儿,还发号码玉牌咧,要不要顺便开个粥棚,作媒兼济穷救苦算了?

“姑娘,请您在这儿稍候,”小厮笑意晏晏,尽量处变不惊。“小的立马去禀告少爷,待会儿就来迎接姑娘您进厅。”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冤有头债有主,虽然满肚子火气,柳摇金也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会迁怒无辜的人,只得硬生生压抑下忍了很久的这一口鸟气,僵硬地点了点头。

待小厮去了,丫头抖著手送上一盅清香沁脾的好茶和四色果子,柳摇金索性一屁股坐入桃花树下摆放的太师椅,一副“我就在这里吃饱等你”的姿势。

“姓苏的,不是我今儿个非找你麻烦不可,谁教你偏偏要干媒人这一行。”她越想越不甘心,忿忿然的叨念著。“不能去拜师学艺当侠女,我已经够呕的了,现在全梅龙镇的男女老幼还爱拿我同你比……你越出风头,我就越倒楣,我柳摇金是招谁惹谁了?不当媒人是犯了哪一条律法呀?啊?”

十八年来被“逼良为媒”的满腔浊气,突然在这一刻全数涌上胸臆间,她心头酸甜苦辣滋味复杂难辨,小脸一忽儿涨红,一忽儿铁青,一会儿握拳,一会儿咬牙──

苏瑶光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样面目狰狞、龇牙咧嘴的她。

他脚步迟疑了一瞬,但依然端出最亲切谦冲的笑容,缓缓走近前去。

“姑娘好。”他微笑点头。

“姑娘我一点也不好!”柳摇金没好气地抬头瞪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却瞬间令她愣住。

哎哟,长得挺俊的嘛,无怪乎迷得外头一狗票人晕头转向,拚命赞美他的好处。

啧啧啧,瞧瞧这玉面书生唇红齿白,脸蛋俊俏得吹弹可破的模样,简直比女人还要美上七分,尽管身段高修长,举手投足翩翩优雅,但她横看竖看,越看越觉得这家伙很可疑……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他,小脸露出一抹深思沉吟之色。

苏瑶光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清了清喉咙,正要开口。

“啊,我知道了!你女扮男装,对吧?”柳摇金突然眯起眼。“这完全是个噱头,对吧?”

“……”他呆住。

“我就说嘛,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自甘堕落做起媒婆来呢?”她心头掠过一阵释然,咧嘴笑了起来。“你是苏家姑娘吧?可怜喔,为了要继承家业、扩大经营,连这种女扮男装招揽生意的宣传都得配合,看来你比我可怜上一百倍有余呢!”

“……”他眨了眨眼睛。

不知怎的,当柳摇金发现这世上原来有人比她还要更惨之后,不禁油然生起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同情与慨然感,她踮高脚尖,感触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哇,不过“她”这肩膀未免也太宽了点吧!

“唉,我很是明白你的处境和无奈啊。想当初我家姥姥为了逼我加入媒婆的行列,甚至一夜之间点了我满脸的三八痣,还把我所有的衣裳统统换成红通通的媒人衣,把我屋里全糊上红艳艳的喜缎──”她回想起往事,余悸犹存。“你试想看看,一觉睡醒发觉自己满脸麻子,整屋子血红得活像刚发生过灭门惨案一样──”

苏瑶光喉咙逸出了一个类似噎住或呛到的闷哼。

“是啊是啊,真的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柳摇金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所以我非常能够理解这些长辈在必要时会做出多么疯狂的举动来,所以像你这样被迫女扮男装,过著四不像的非人生涯,我特别能够感同身受。不过话说回来,你家姥姥究竟是怎么想出这么缺德的念头来的?”

他张口欲言,却晚了一步。

“啊,我懂我懂,”她自以为恍然大悟。“肯定就是冲著你这低沉得像男子的嗓音吧?”

苏瑶光凝视著她,半晌后叹了一口气。

“怎么,难道还有更不为人知的悲惨理由吗?”柳摇金仰望著他,忽然发现他的身段真的不是普通挺拔,恐怕比一般男人还要高大颀长,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平坦却结实的胸部,眼底同情之色更深了。“我懂了,像这样女生男相也不是你的错啊,你家姥姥实在没必要这样羞辱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