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媒人请进门

第1章 -

来源:媒人请进门作者:蔡小雀

梅龙镇一端。

“我想要嫁人。”未婚姑娘甲。

“……”媒人乙。

“你有听见吗?”未婚姑娘甲有些心急。“我想嫁人。”

“……”媒人乙。

“我说,我──想──嫁──人!”未婚姑娘甲忍不住加重语气。

“……”媒人乙呈现装死状态。

“喂喂!我说我──”未婚姑娘甲这下火了,吼道。

“想嫁人。”媒人乙懒洋洋地挖了挖耳朵,“听见了。”

“既然听见了,那你方才为什么不回答我?”未婚姑娘甲火气犹存。

媒人乙沉默了下来,只不过和刚刚混吃等死翻白眼的模样相比,此刻她的表情异常严肃得令未婚姑娘甲也不禁心头一紧,连忙跟著正襟危坐起来。

“因、为,”媒人乙顿了顿,神情凝重地逼视著未婚姑娘甲。“苦海无涯,我想给你最后一次回头是岸的机会。”

“啥?”未婚姑娘甲一脸茫茫然。

“我抱持著一百二十万分的真心诚意警告你,”媒人乙──柳摇金目不转睛的盯著她,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绝对不要嫁人。”

“嗄?”未婚姑娘甲──巷口卖豆腐的阿花──登时傻眼。

“嫁人对一个姑娘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相信我!”

“可……”

“只要拜了堂、成了亲,身子一旦给了人,也就由得人家烧杀掳掠,往后他要你向左,你就不能向右,要你喝汤,你就不能吃面,要你站著死,你就不能坐著死──噢!是谁打我的头?”柳摇金说得正慷慨激昂,头上猛然著了一记天外飞来爆栗子,不由得转头怒斥:“哪个不要命的,竟敢打你姑奶奶的──呃,姥姥,您今儿个起得这么早呀,午觉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呵呵呵……”

“原来就是你这丫头在这边搞破坏,怪不得我说最近为什么上门的客人好似变少了呢!”穿得一身喜气红,年过七十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柳姥姥手叉柳腰,咬牙切齿。“你呀你,胡乱跟阿花姑娘说什么鬼话?什么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当咱们这儿是尼姑庵还是劝世堂哪?”

“我说的句句属实。”柳摇金小小声咕哝。

“柳姥姥,她、她说的是真的吗?嫁人真有这么恐怖?”阿花姑娘颤抖著厚唇问道。

“不不不,你听姥姥说呀,这嫁人可是一件大喜之事,凤冠霞帔、八人大轿,说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柳姥姥用大屁股挤开孙女,说得眉飞色舞,灿笑如花。“大红封纸叠高高的聘礼,十二人吹打乐手,浩浩荡荡迎亲队伍巡镇一回,沿途鞭炮不绝于耳……”

“姥姥,您搞错了,那是新科状元郎金榜题名、簪缨绕境的桥段吧?”

一记杀气腾腾的目光直劈向一旁多嘴的柳摇金,吓得她赶紧噤声。

收回视线,柳姥姥望著阿花姑娘的眼神说有多爱怜就有多爱怜,眉弯弯,笑咪咪的开口:“我说阿花姑娘,似你这般神仙人物,无论嫁的是哪家男儿,必定深得夫婿怜爱疼宠,一家老小爱戴有加,你信我柳姥姥的话,决计不会错的。”

“真的吗?呵呵呵……”阿花姑娘乐得晕陶陶。

柳摇金站在旁边,目光怜悯的望著显然已中者无救的阿花姑娘。

又一个被舌粲莲花、天花乱坠、拐死人不偿命的媒人嘴哄得团团转,从此一生沦落婚姻苦海里的笨蛋。

“唉,我已经尽力了。”她叹了一口气,掉头,转身。

接下来,姥姥必定熟练地取出姻缘簿──也就是花名册,热心殷勤的帮阿花姑娘安排相亲,然后再适时地说出一大牛车的好话来赞美阿花姑娘,哄得阿花姑娘心花朵朵开,最后一切随姥姥折腾摆布。

柳摇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样误人一生的场面,她都看了十八年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

梅龙镇的另一端。

一名身著淡红袍子,高大优雅的男子缓缓绕过后巷,走进一栋古朴雅致的大宅里。

园子里,桃花绽放成林,枝头翠鸟清脆婉转啼鸣,偶有一阵清风吹过,拂落了点点花瓣如雨。

好一副绝世美景、化外仙境。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路公子、江公子、周公子和高公子已经等您很久了。”一名清秀小厮正焦急著,见著他,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笑迎上来。

“都备上香茶细点了吗?”身长玉立的苏瑶光,就连昂首阔步疾行时,举手投足间都有说不出的翩翩风雅。

“都备上了。”小厮笑道:“小碧居的香椿玉卷儿、来兴堂的核桃酥、富邑酒楼的蟹粉饽饽,还有上进的五色果子,沏下的是福州的顶级乌龙茶。”

苏瑶光满意一笑。“好小子,越发受教了。”

“是少爷您教诲的,无论是王公贵族或是贩夫走卒,上门来就是咱的贵客,所以一定要伺候得仔细入微、面面俱全。”小厮笑嘻嘻的回道。

“很好,下个月加你一两薪俸。”他手底一翻,一柄墨绿色书生扇轻轻一展,敲了敲小厮的头,笑道。

“谢少爷。”小厮大喜。

贵客一一被安排在不同的清雅厢房里,苏瑶光缓步走入一号房。

“劳路公子久候,实为失礼。不过在下有大好消息相告,对方已经允了亲事……”

☆☆☆☆☆☆

坐在茶楼栏杆雅座旁,大啖苏州芝麻饼,畅饮福州乌龙茶子,跷著二郎腿的柳摇金惬意地翻阅著手中那册从旧书铺买来的“如来神掌一十八式”,口里唔唔赞赏著。

“好一招‘万佛朝宗’啊……”她忍不住照著比画了两下,边幻想著掌中有无穷无尽、源源不绝、劈山摧石的巨大内力,只消一家伙,立时能将敌人杀个片甲不留。

可惜啊可惜,姿势是像个九成九,但是比画间虽有些许虎虎生风、却无半点真气内力,十足十印证了她也不过就是个花拳绣腿的事实。

“摇金姑娘,又来神游练功啊?”店小二抽空拎著装著滚烫沸水的大茶壶来加水,不忘同情地问了一句,“今儿个进度如何?”

“招式精通,内力有待加强。”她哀怨地瞄了店小二一眼,沮丧承认。

打从一开始揣著几本武林“秘笈”窝在角落偷看,左顾右盼活像做贼似地怕给人发现,到现在满茶楼从掌柜到店小二全都晓得她想当侠女却所投无门的一腔雄心壮志,算算,都已经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地过了三年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