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第八章 -

来源:夜访多情郎作者:蔡小雀

虽然向磊和云眉的关系已经成为公开的事实了,但是云眉在面对大家调侃的笑容时,还是掩不了几丝羞涩。

这一天中午吃完饭,她“满载”着员工餐厅叔伯阿姨们的恭喜和消遣回到二楼。

今天中午向磊要和一个欧盟的代表吃午饭,不过他特别交代她吃完饭以后要打个电话向他报备一下,因此云眉回到座位之后就迫不及待要拿起电话。

电话铃声恰巧就在这时响起——

“总务部,我是云眉。”她心儿怦怦跳。

该不会正是向磊打来的关心热线吧?

然而话筒那端那个矜持高贵的女声却粉碎了她的想法。

“我是向磊的母亲,我们那天在陈夫人的酒会上见过面。”辛老夫人莫测高深地道。

“噢。”云眉心一跳,“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妳现在可以立刻出来吗?我在车里等妳。”她冷淡地命令道。

“请问一下,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呢?”

“和向磊有关,我想妳一定很有兴趣听。”

云眉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就已经切断了;她望着嘟嘟作响的话筒,满心迷惑。

到底是什么事呢?

不过当她回忆起在酒会上向磊见到继母时的表情,她不禁忧心起来。

人说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但愿这次她能够平安归来……

云眉甩甩头,挥去那种异样的感觉,好笑道:“她是向磊的继母,再怎么样也不会把我给吃了吧?”

由于不知道自己会去多久,因此她留下了一张便条纸,说明自己有事要外出。

出了大门,在辛氏大楼前面的广场上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闪耀着富贵人家的气派。

她望着坐在后座高雅尊贵的辛老夫人,吞了口口水,还是硬着头皮走向前。

穿着整齐笔挺的司机替她开了门,她坐入高级的真皮座椅中。

“辛老夫人,妳好。”她礼貌一笑。

辛老夫人高傲地微点点头,对前座的司机道:“阿温,开车。”

车子平缓地驶出广场,进入车流中。

“我听说了你们的事。”辛老夫人突然开口。

云眉望着她,等待着下文。

“我也打听了妳的身家状况。”她眼皮一掀,微带睥睨地道:“妳的母亲是个开牛肉面摊的,妳的父亲则在多年前就去世了。”

云眉心下一紧,对于她的来意已经明白几分了。

她迎视着辛老夫人精明的眸光,“是的。”

“我就老实跟妳说了吧,”她嘴一撇,“妳配不上向磊。”

云眉瞇起眼睛,虽然有种被轻视的感觉,但是她也不是愚昧无知的小女人。

“所以辛老夫人的意思是?”她似笑非笑地问。

“不错,够机灵,妳果然是个聪明人。”辛老夫人笑了笑,“难怪妳会迷得向磊七荤八素的,想必妳也有几下子媚功吧!”

云眉凝视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突然明白向磊为何会对继母如此疏远无礼了。

她空有一张看来尊贵艳丽的脸孔,但是在那张脸皮底下,却没有一颗足以和外表匹配的高贵心灵。

“媚功?”她玩味着这个词,微微冷笑,“恐怕要令妳失望了,我这个人最缺乏的就是柔媚的功夫,所以向磊看上的应该不是我的‘媚功’吧!”

辛老夫人没想到她口齿如此伶俐,冷哼道:“看来还是我低估妳了,原来亦并不像表面那样单纯天真。”

“我的单纯天真是因人而异的,跟什么人说话就用什么方武。”云眉凝视着她。

“臭丫头!想跟我斗,妳还差得远呢!辛老天人掩饰了内心的愤怒,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只想知道,妳真的喜欢向磊吗?”她突然摆出一副慈母的脸孔。

如果不是刚才见识过她尖刻的一面,或者云眉还会相信她现在的慈蔼神情。

她前后反应差别那么大,这其中必定有诈。

“我是真心喜欢向磊。”她缓缓道。

“如果妳真的喜欢他,就不应该耽误他的前途。”辛老夫人挑起眉,“妳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大户人家,挑选媳妇儿都是非常严格的,如果不是才貌双全、门当户对的话,基本上我们是不会考虑的。”

云眉对她的话持保留态度,尚且不想做任何响应。

“向磊需要的是一桩商业联姻,他必须娶另外一个企业的千金为妻。”辛老夫人打量着她,彷佛在探索着云眉的思绪,“唯有如此,才能使辛氏更加壮大。为了辛氏和向磊好,妳必须离开他。”

云眉深深地凝视她,突然问道:“为什么是由妳来告诉我这些?”

“向磊不忍心告诉妳这些残忍的事实,再说他也还不想跟妳分手。”她眨了眨眼,“可是他马上就会后悔和妳交往的。他现在只是一时迷惑罢了,等到他的热情烧完后,他的头脑就会清楚了。”

听到这些,云眉几乎要心酸起来,但是她又马上告诉自己——

她只相信向磊,其它的眼见未必为真;再说辛老夫人古怪至极、说的话可信度太低。

今天就算是向磊要跟她分手,负责任如他也会亲自开口,所以……她提前心酸个什么劲儿?

云眉不着痕迹地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道:“谢谢妳这么关心我们,不过这些事情我和向磊会自行协调处理的,不需要妳这么费心。”

“妳!”辛老夫人的脸庞顿时扭曲起来,“妳究竟要多少钱才肯放手?”

“钱?”云眉失笑地摇摇头,“虽说没钱万万不能,但是钱也不一定能够无所不能……就像妳,如果想用金钱来买我和向磊之间的感情,那么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妳:妳不会达到目的的。”

“趁我还有耐性前,妳最好说出个价来,否则妳半毛钱都别想拿到!”辛老夫人张牙舞爪地道。

云眉看着她威胁的表情,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