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第七章 -

来源:夜访多情郎作者:蔡小雀

云眉顶着两个黑眼圈,没精打彩地走进了总务部。

“云眉,报表都好了吗?”女课长伸手催讨。

云眉瞥了她一眼,无力地走到自己桌上拿起报表,然后再无力地递给她。

“课长,我都完成了,需不需要检查一下?”

女课长盯着她,“我会检查的,妳昨天加班到很晚吗?”

“还好,十点多而已。”她睁着疲涩的红眼睛回答。

“嗯,那没事了。”女课长一挥手。

云眉缓缓地坐入自己的位置,还没放好皮包就幽幽地叹了口气。

坐在她对面的柯月同情地看着她,“很辛苦对不对?妳一定忙到很晚。”

“还好啦!”真正造成她失眠的原因不是加班,而是那个令人又爱又怜又恨的男人。

她昨晚思考了一夜,终于确定了自己心中那种翻腾复杂的酸甜苦涩就是爱情。

如果不是爱上了他,她为何会这么在乎他,又这么担心他,还为他这么痛苦?

“妳在发什么呆?”

云眉一愣,勉强微笑道:“我有点睡眠不足,没事的。”

“妳还好吧?我觉得妳的气色好像很差。”柯月关怀地道。

云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吗?还好啦!”

“妳今天怪怪的,是不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我真的没事,我还可以很勇猛地工作呢!”云眉抓过一支笔,“不信我们来比比看,谁的精神最好。”

柯月见她恢复了往昔的幽默,这才吁了口气,“神经,我才不要跟妳比这个……既然没事就好啦!”

云眉甜甜一笑,彷佛要向她证明自己安然无恙。“我们今天中午去外面吃大碗拉面好不好?我请客。”

柯月的口水立刻泛滥起来,“当然好喽!”

“一言为定。”说完,云眉便开始做事。

但是事实上,她的情绪并不像她所声称的那样平静,她的脑子里充斥着昨晚的种种,再次扰乱了她的思维。

半天下来,云眉手上的工作没有进行多少,倒是报表写错了好几张。

“云眉、云眉!”柯月急忙低叫着她,“课长在叫妳哪!”

云眉茫然地抬头,“什么?”

“云眉,妳在发什么呆?”女课长不悦地道。

云眉低低叹了口气——女课长好像一直视她为眼中钉——起身走向她。

“课长,有什么事吗?”

“妳帮我把这份文件送上去业务部给陈先生。”

“噢。”她虚弱地应着。

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只吃了一颗汤饺,缺乏食物和睡眠的身体已经有些疲乏了。

女课长挑起眉头,“什么噢?”

“是。”她改应以恭敬的语词。

接过牛皮纸袋装着的文件,云眉拖着有些虚软的脚步往业务部去。

忙禄如战场的业务部里,每个人桌上的电话似乎都在大声叫嚣着,交替不绝。

她扶着额头,突然晕眩了一下。

“云眉?”子霖眼尖地看到她,兴匆匆地跑过来。

云眉抬起苍白的脸庞,勉强挤出话来,“这是我们课长要我送到业务部给一位陈先生的文件——”

“我就是陈先生。”他微笑地接过来,“刘课长的资料准备好了?她的动作可真快。”

云眉迟钝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就要离开,却被子霖大手一伸给拦了下来。

“妳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他关心地问。

她摇摇头,“没事,我先回去了。”

“那么我们今天午餐的约定,妳应该还记得吧?”他充满希冀地问。

“我有和你约定要吃午餐吗?”她蹙起眉头,努力思索着,“不对,我今天午餐是要跟阿月姊一起去吃大碗拉面的。”

他睁大眼睛,心一沉,“不对,妳昨天答应了我吃午餐的。”

云眉脚步一退,她觉得很不舒服‥…“对不起,我有点头痛……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云眉?”他关怀的声音透入她的耳膜,但是云眉已经被一波疲倦给淹没,听不真切。

她额上冷汗一颗颗渗出,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回到电梯里,可能就会当场昏厥过去。

“妳还好吧?”子霖忍不住拉了拉她。

云眉无力的身子被他这么一扯,再也控制不了可怕的晕眩感——

她眼前一暗,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重重坠落。

子霖惊恐地看着她毫无知觉地瘫倒在地板上。

业务部其它的人惊讶地跑了过来,有人则是急急打电话叫救护车。

而在顶楼办公室里,向磊正专心地批阅一份重要的文件。

突然间,他桌上的电话响起,向磊随手按下通话钮。

“总裁,有位员工昏倒了!”张秘书略微慌乱地道。

向磊浓眉倏地一紧,飞快地吩咐,“赶紧将人送到医院!是哪个部门的员工?”

“是总务部新来的员工方云眉,她送文件到业务部的时候昏倒在地……”张秘书急促地解释, “现在救护车已经来了,正要把她送往医院。”

向磊的脑中轰地一声巨响,他突然觉得房间的空气都被抽走了,激动和惊痛的情绪瞬间淹没了他。

他像一阵风般冲出了大门。

张秘书愕然地看着总裁脸色惨白地冲进电梯——

究竟是……怎么了?

* * *

云眉苍白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的眼眸显示她犹深陷在昏迷的罗网中,尚未醒觉。

向磊紧紧地盯着她的脸庞,握紧她冰凉的小手,眼眸中充满了怜惜和哀伤,浓厚的内疚感更是狠狠地啃蚀着他的心脏。

他该死!

“都是我害了妳……”他无声地自责着。

昨晚扔在她脸上的冷淡和疏远,再度回过头来折磨着他自己。

他将她的手凑到嘴边轻吻着,心底不舍的酸楚已然化作眼眶内的温热,威胁着要夺眶而出。

求求妳醒来,求求妳!

向磊深切地祈求着,眼睛专注地盯着她的脸庞,彷佛想以意志力呼唤她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