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4期A版

学霸,别来无恙

【一】

“宋三宝你真是够了!”

主任忍无可忍地把一沓打印纸拍到宋三宝的小方桌上:“你就不能写一些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故事吗?”

宋三宝努力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这些……哪里不主流了……”

“睡美人在城堡里和侍卫偷情,巫婆带着王子走了,美人鱼变成食人鱼吃掉了国王和他新娶的王后,三只小猪把大灰狼捆起来交给城管……我们这里是广告公司不是报社组织!你觉得你写出来的这些情节能过得了广电总局的审查吗?!”

“……”

对面戴着超大黑色镜框的女生委屈地咽了一口口水,回应她的是更加怒火中烧的咆哮声--

“重!写!”

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进来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马壮壮语气中充满兴奋:“三宝三宝,告诉你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嗷嗷!这次汇演的剧本你可能要多加一个人啦!”

母校五十周年校庆,宋三宝所在的班级曾在毕业时创造了小透明学校的高考奇迹,于是他们被邀请在校庆的典礼上为学弟学妹们表演一个节目。而原先的同学出省的出省、出国的出国,几个还留在本市的同学一合计,决定表演老少咸宜、脍炙人口的经典话剧--《丑小鸭》。

写剧本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在广告公司做编剧的宋三宝手上。

刚刚被主任骂过一通的宋三宝,暂时还无法回应闺蜜的兴奋电波。一只手戳着圆珠笔的笔帽,一边恹恹无力地问:“要加谁?”

“梁--墨!”

“扑通”一声,手里的圆珠笔一个没拿稳弹了起来,横空撞在宋三宝的脸上。

疼疼疼!

高中毕业之后,宋三宝就再也没见过梁墨了。算一算大学和工作后的时间,加起来正好整整五年。梁墨无疑是全班同学中最有出息的一个,早在高考时就直接被录去了北京,大学毕业之后更是被美国的常青藤免试录取。直到现在宋三宝回母校,老师们提起梁墨都会“呵呵呵”笑个不停。

闺蜜马壮壮还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宋三宝的情绪却没由来地有些低落。

“总之他听到节目的事表示非常愿意来参加,改剧本的事情你们商量着办,我已经把你的电话给他了!”

“嗯--嗯?”宋三宝的小腰杆立刻绷直了,“你你你……把我的电话给、他、了!”

马壮壮同学猥琐地“哎哟”了一声:“不要紧张嘛!你的心事姐都懂的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送你一句四字箴言--勇敢上吧!”

“……”

一天坐班下来,宋三宝已经连续看了十几次手机。

于是毫无悬念地又被主任给骂了一顿。

宋三宝借着尿遁的机会,坐在连盖子都没掀开的马桶上,再次望着手中小方砖模样的手机入了定。梁墨已经知道了她的电话,那他又知不知道她现在做着一份毫无成就感的工作,知不知道她已经沦为金字塔底层炮灰垫脚石中的一块,知不知道……她一直没有再恋爱?

脑海里浮现出一些模糊的片段,宋三宝猛烈地摇头想把它们摇走--不行不行,那个人是梁墨啊,已经不能和五年前同日而语的梁墨啊!

话说为什么他还不打来?

……

“丁零零……”

宋三宝还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的时候,手机居然真的响了。宋三宝看到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心头一阵猛跳,接起来的时候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喂……”

“小姐您好,我们是××区××集团,请问您有意向投资商铺吗?”

……

“吧嗒!”电话被它恼羞成怒的主人扔在了地上。

【二】

“宋三宝!你又盯着梁墨的后脑勺发呆了!”

十六岁的宋三宝被同桌猴子样的男生揭穿了心事,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呛过去:“哪有,我明明在看黑板!你不好好上课却来看我的脸,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同桌被宋三宝的厚脸皮雷到,不甘心地缩了回去。

而坐在宋三宝正前方的梁墨,双肩轻耸,似乎是在笑。

……

下课后马壮壮照常过来串门,趴在宋三宝跑出去疯玩的同桌的位子上和她传字条:三宝啊,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梁墨!

宋三宝看了正在前座看书的梁墨一眼,面不改色地传回去:这么明显?

--何止明显啊,你看向人家的目光简直恨不得要把他嚼碎了吞下去!我都担心坐在你们周围的人会被你的目光烤得“噌”一下烧起来!

--那你觉得他会知道吗?

--全班同学都知道了他会不知道吗!

“嗯--”宋三宝沉默了半晌,继续提笔在纸上写:既然都知道了那干吗不快点接受我!

……

马壮壮翻着白眼走了。

十六岁的宋三宝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她觉得像自己这样漂亮聪明成绩又好的女生简直世间难找!只有傻瓜才会不喜欢她!于是她开始厚颜无耻地以一个准女友的身份对梁墨提出各种惨无人道的要求,比如和女生讲话的时候不可以靠得太近,被女生搭讪的时候不准对她们笑,被女生借作业和试卷的时候必须一律拒绝……

而更加离奇的是,梁墨居然都面带笑意地照做了。

他们的关系就通过这样一种诡异的方式不明不白着,直到宋三宝十八岁,他们读高三的那一年。

高中是不允许谈恋爱的,即使再小的学校里,恋爱依旧是一项比考试作弊更加不能容忍的罪名。被处分的是隔壁班上的两个学生,放学之后手拉着手在学校周围闲逛正好被下班的教导主任看到,第二天就被全校通报了。宋三宝和同是课代表的梁墨一起送试卷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男生和女生的父母正相互指责和谩骂对方带坏了自家的孩子。一片怨毒的诅咒声中,男生和女生始终沉默地低着头,没有人问过他们的感受。

前一篇:偶像胆小鬼

后一篇:祖传小妖精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