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3期A版

金主太正经

1.

班主任在每月一次的班会上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女孩子要洁身自好……”

同学们齐刷刷地回头看了我一眼。

“经得起诱惑,架得住勾引,切记不可贪图便宜走捷径……”

同学们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自力更生,想要的东西凭借自身努力……”

同学们继续看了我一眼。

班会结束后,我带着被全班同学认可的眼光,拎着百货大楼横扫的战利品大摇大摆地回到寝室。因为是大四下半学期,寝室里的其他女孩正为了工作的落实问题忙得焦头烂额。唯有我在镜子前一件一件试衣服,不亦乐乎。

我已找到工作单位,实习期工资和正式员工比肩,工作轻松,时间自由,是人人羡慕的肥差。

刘雅在电脑前一边美化简历一边说:“黎梨,让你那个有本事的男朋友也帮姐妹们介绍几份工作呗,他不是认识好几个大公司的老总吗?”

“就是就是。”其他人连忙附和。

我换上一身符合我气质的橘色连衣裙,优雅地转了个身应下来:“没问题,回头帮你们问问。”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不敢再耽搁,挎上背包离开。寝室门关上的刹那,隐约听到冷嘲热讽,议论纷纷。

“说得好听点是男朋友,实际上是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子。”

“嗯……所以才找了个她那样姿色平平的大学生。”

“瞧她嚣张的模样,敢情从来不觉得羞耻似的。”

比起这几个舍友,我还是更喜欢班上的班主任。

只是任杨越虽然穿正装看上去略显成熟,但,顶多也就比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吧?啧啧,风华正茂一朵花年纪的任先生,下回我可得带他溜一圈。

我给任杨越打电话:“你来接我吧。”

光听声音我就知道他皱了眉:“不是说自己过来的吗?”

“心情不好,不想一个人打车。”

偶尔我也有撒娇的权利。任杨越显然心情尚可,沉默半晌道:“在校门口等我。”我猜他大约刚谈成一笔大生意,或者刚被下属拍了马屁,不然他只会给我一句“自己滚过来”。

希望他不是派秃顶的司机老李来接我。

十五分钟后,任杨越和他那辆拉风的保时捷出现在我的视野内。他穿着运动装,冒充大学生绰绰有余。摇下车窗,任杨越惜字如金:“上车。”

我屁颠屁颠地爬上去,迎接着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那感觉跟皇帝巡街差不多。

我摆出一副这男人和这辆车都属于我的姿态。但很快我就委顿下去,因为我发现这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毕竟,任杨越,用官方词语来说,只是我的金主。

“心情怎么不好了?钱不够用吗?”

果然是金主啊。我连忙摇头,回头望着渐渐远去的学校道:“想到即将毕业,内心十分伤感。”

他默默瞥我一眼:“少来了,就你那吊车尾的烂成绩,早巴不得离开学校了。”

任先生,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好吗?

2.

我成绩烂是有原因的。

大二那年,我爹我娘像商量好了似的,两腿一蹬齐齐上了天堂。我这个年纪,好像挤进孤儿院去领救济金不太合适。于是我四处兼职,迫不得已将赚钱建立在跷课的基础上。

这种情况下,智商一般的我成绩能好吗?

寒假里,我应聘做了任杨越一个月的私人助理。假期结束的时候,任杨越说:“小丫头挺有意思的。”

我很傻很天真:“哪里有意思了?”

他笑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笑,吓了一跳。他说:“你问的这句话就很有意思。”

太深奥了……

他给我买电脑,替我交学费,定期给我生活费,允许我入住他的私人公寓,我再不明白我就是傻子了。

小丫头挺有意思的深层涵义就是——小丫头我对你有意思。

我没有办法拒绝任杨越……的钱。我兼职的那点钱和家中债务、巨额学费比起来简直是杯水车薪。

后来一想到我有任杨越这样一个靠山,努不努力学习也都无所谓了,所以我的成绩就更加好不了了。

我幽怨地回看了任杨越一眼:“我成绩不好还不是因为你。”

任杨越皮笑肉不笑:“要不要给你请个补习老师?”

他一板脸我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不幸的是,任杨越大部分时间都板着一张脸,所以我在他面前一直夹紧屁股做人。

晚上吃饭的时候,任杨越冷不丁问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烛光中他的面容很严肃。

我看了一眼燃烧的蜡烛和被切得乱七八糟的牛排,还有吹萨克斯的男人,迅速在脑海中将几个重要日子过滤了一遍。

我还真想不起来今儿是什么日子。

任杨越不耐烦地敲着桌面,目光炯炯看得我心里发虚。

“情人节?七夕?你的生日?你爹妈的生日?你们家那只狗的生日?你们公司成立XX周年纪念日?”

任杨越摇头,再摇头,到后来都懒得摇头了。

不用如果,他的眼神就是刀子,我死定了。任杨越甩给我一句硬邦邦的话:“今天是我们认识两周年纪念日。”

他推开椅子站起来的一刹那,两根蜡烛灭了。

我抖了一下,胆战心惊。可是任先生,咱们俩也没纪念过认识一周年啊,忽然冒出个两周年我还真不适应。

回去的路上,任杨越的不爽持续中。我也不敢搭腔,时不时含情脉脉地凝望他,企图让他感受到小女子的一片深情。

终于他说:“老看我干吗?”

我谄媚:“看你帅。”

任杨越的嘴角微微扬起。我如释重负,果然,拍马屁这招屡试不爽。不过任杨越是真的好看,眉目分明,特像江南烟雨的水墨画里走出的人物。所以我一直奇怪他怎么就看上我了?我除了比他年轻点,也着实没啥优点。

从前我想不通,今儿我忽然明白了。

任杨越大约是个有妇之夫,既想外头开朵野花,又想家中红旗不倒。找我这样长相平凡的女生最合适了。我就是孤男寡女和他共处一室,也只会被当成扫地的保姆。这也是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没遭人掌掴的原因。

前一篇:网游之我不配

后一篇:深情伪装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