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B版

暴力女的罗曼史

1、

汤小舒失魂落魄地站在路边等计程车。她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两只眼睛又红又肿,黑色的眼线因为泪水模糊成一团,像恐怖电影里忽然从坟墓里跳出来的僵尸。

是的,她失恋了。

理由匪夷所思。晚上她跟宋问逛街,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征兆。直到在夜市上她给他买了一条皮带,二百八十元。宋问忽然说:“小舒,我们分手吧。”

小舒愕然,以为他开玩笑,可是他的神情无比严肃,一丁点笑意都没有。

小舒问:“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还价,这条皮带顶多六十元。”

“……”这是小舒听过的最荒谬的分手借口。

一辆车在小舒面前停下,小舒看都没看一眼,机械地拉开车门坐上去。

“清风小区。”她吸了吸鼻子说,声音沙哑低落。

“小姐,你好像心情不好,要不要听歌?”司机先生热情地招呼。

“随便。”

结果这位司机先生给她唱了一路,从张学友唱到陈奕迅,唱到兴起还自言自语地喊着:“掌声在哪里?”随后按几下喇叭。这还不算啥,他又喊着,“你们的双手在哪里?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小舒正纳闷,然后看到他启动了雨刷……

小舒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晚上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光。

司机先生说:“小姐,女孩子要多笑,哭不能解决问题。”

“我刚跟男朋友分手,”小舒一定憋得太久,竟对着一位陌生人倾诉,“我们在一起一年半,我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都没有察觉,他一提出来,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真可笑,是不是?”

“小姐,你失去一个不爱你的人,没有损失。”

小舒没想到出租车司机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类似于心灵鸡汤的话。她说:“我耿耿于怀他的借口,他说因为我不会还价。”

“什么?”司机先生比她还吃惊,随即笑道,“大部分男人分手都是因为移情别恋,他连这点都不敢告诉你,可见他这人一点胆量也没有。小姐,你应该庆幸。”

小舒没说话。这种安慰人的句子她早在微博、杂志上看到过很多次,对当事人来讲,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

车子抵达清风小区,司机先生转过身看着她:“谢谢,一共五十元。”

小舒一怔,她没料到这位热心的司机先生长得这样好看,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薄薄的唇轻抿,嘴角微微扬起,与唇边的酒窝勾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小舒悲愤地想,出租车司机都有这样高的水准,宋问那么矬的人凭什么敢甩她?

她两眼一冷,说:“二十五元。”

“小姐,没谁坐计程车还还价的。”

“你不是没打表吗?怎么,不打表还不让我还价啊?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坑我?你是觉得我不会砍价故意不打表的吗?”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司机先生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大,笑得她都不好意思了,偏还冷着一张脸不肯服输,继续啰唆,“你笑什么?你以为你一笑倾城,我就不好意思跟你还价吗?告诉你,我说二十五就二十五,多一分钱我都不给。”

其实小舒是有点无理取闹了,这么长的距离人家收她五十元算便宜了。可是她受了宋问的刺激,一定要表现出很会砍价的样子。

司机先生无奈地说:“算了,我不收你钱了。”

小舒柳眉一竖,更加来气:“我是那种坐霸王车的人吗?”她打开钱包,抽出二十五元钱放到后车座上,开门下车,一气呵成。

下了车她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好像不是出租车?

这是一辆私家车!

她错愕地望向司机,那男子冲她一笑,绝尘而去。

丢脸丢到家了!

2、

小舒睡了一觉,醒来后仍然悲愤难当,如果宋问站在她面前,她一定毫不犹豫地把他从张亮抽成王岳伦。周二晚上是她练习跆拳道的时间,她正好憋了一肚子火急需发泄,摩拳擦掌,就待好好干一架了。

教练带了一位新的陪练过来,小舒瞧着很眼熟,秀气的眉毛微微一蹙,暗叫上帝,竟然是那位私家车的车主!真是窘人无处不相逢!

他也看见她了,冲她扬唇一笑,态度友好。她撇了撇嘴角,假装看向其他地方。

教练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谢景良,黑带二段,谁想跟他过几招的?”

练跆拳道的学员大多是女生,谢景良英俊帅气,早有女生害羞地红了脸,扭扭捏捏地不肯出来,就怕暴露了自己野蛮的一面。小舒高高举起手:“我跟谢教练切磋切磋。”

小舒是黑带一段,只比谢景良低了一级。况且她心情不好,出手狠辣,几次逾越规矩,谢景良几乎招架不住。

教练在边上叫嚷:“汤小舒,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哎哟,别打脸,别打脸啊!”

小舒听得心烦,一恍神,小腿肚子上挨了一脚,膝盖一软,跪倒在地。谢景良伸手要拉她,她用力扯住他的胳膊,一下把他拉趴下来。接着一翻身坐到他腰上,胳膊肘抵着他的脊椎:“认不认输?”

“认输。”

小舒松开他,甩一甩高高扎起的马尾,爬到角落里休息。她额上都是汗水,胸口微微起伏,目露凶光。

教练和一帮学员默默地看着她,低声讨论:“小舒怎么了,跟发神经似的?”

“不知道哎,谢教练,你没事吧,小舒下手太狠了。她平时不是这样的。”

谢景良大度地笑一笑,脱口道:“她失恋了,让她发泄一下也好。”声音不大,但正好飘进小舒的耳朵里。

她的目光像刀子一样飞过来,谢景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教练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众学员看看小舒,又看看谢景良,为什么小舒失恋谢教练会知道呢?难道……众人交换眼神,脸上浮现出“八卦”二字。

训练结束,小舒走路到公交车站台,谢景良开着车经过她身边,放慢速度,摇下车窗:“汤小姐,我送你回家。”

小舒不理他。

他继续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告诉大家你失恋的事,我就是一时说漏嘴了。”

小舒抬腿对着他的车子踢了一脚。

前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后一篇:坏心灰姑娘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