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A版

爱情差等生

十一月,正是泰国的旅游淡季,连站在街头揽生意的人妖都神情恹恹的。

不过这倒不打紧,顾一又不是观光客,他是来这儿谈买卖的。

家里是做绸缎生意的,从来都固步自封的老头子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窍,竟然做起进出口贸易来,把他支使着满世界转。

在曼谷的街头巷尾来回晃荡.他最后随意选了间酒吧踏进门。

酒吧的名字叫做初恋,客人寥寥无几。

他看不懂泰文的酒水单,随手点了杯最便宜的。

靠窗的位子上,有一位穿印花长裙的中国女孩,涂玫色的口红,中分的波浪长发,大大的银圈耳环若隐若现。

整个酒吧的男人目光都停留在她身上,包括顾一。

他上下打量,最后将目光落在她的耳侧,那里有一颗醒目的黑痣。 她很像他的一个故人。 顾一正想上前跟她搭个话,服务生却恰巧将酒端了上来。

”先生。”那服务生居然会说中文, “这是本店的特色酒水,名字叫做宛如初恋。”

宛如初恋?

顾一浅浅地抿了一口,口感居然涩涩的。

他灵机一动 “麻烦你,帮我送一杯同样的酒给穿长裙的那位女孩。”

服务生却是躬身浅笑道: “不用了先生,那是我们老板,这杯酒是她送你的。”

顾一惊异地仰头望着他。

“你们老板,是不是叫做杜鹃?”

顾一原本叫做顾鑫,家中世代从商,他爸笃信这名字能财源广进。

然而他从小学起就年年考倒数第一,除去假期作业还额外罚写名字一百遍。

那鑫字写得他口吐鲜血,待得上了高中稍有了反抗意识,便义无反顾地改名顾一。

不过那时候他已经不考倒数第一了,这多亏了他的同桌杜鹃。

杜鹃是他此生见过最勤奋的姑娘,没有之一。

她剪了个不到两寸的男士头,穿洗得发白的格子衬衣。从高一到高三,每天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做《黄冈题库》,做完一本又一本,成百上千次的演算,得出来的却全是错误的答案。

有了杜鹃垫底,顾一终于可喜可贺地取得了倒数第二的好成绩。

所以勤能补拙这四个字,是用来忽悠笨蛋的,上天从不垂怜早起的笨鸟。

为了感谢杜鹃的笨,顾一有吃的喝的总是顺带多给她捎一份。

人一旦笨,就特别懂得感恩,杜鹃渐渐将顾一视为知己,在做<黄冈题库》的间隙,也偶尔忙里偷闲地跟他聊聊心事。

高三上学期的某天下午,她神秘兮兮地凑近顾一的耳朵: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了。”

阳光穿透教室窗前的大槐树,洒下斑驳的光,在她的发梢轻盈地跳来跳去,稍微凑近,顾一便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肥皂香。

他的心跳莫名地慢了半拍 :“谁,谁啊?”

杜鹃四处张望一圈,最后压低声音吐出了一个名字。

本来慢了半拍的心跳,简直就要停跳了,顾一按住胸口,大吼出声 “你疯啦?”

前后左右的同学都转过脸来,杜鹃的脸被染成了绯红的晚霞,她使劲地拽着顾一的衣角,十分难为情:“你能不能小声点?”

也怪不得顾一要大惊小怪,杜鹃嘴里蹦出来的那个名字,是莫少华。

假若杜鹃是名登山爱好者,那莫少华则是她永远也登不上的喜马拉雅。

莫少华驰名全校.包揽了大大小小的竞赛冠军,后天能力出众也就罢了,先天条件更是难得的优越,眉目疏朗,英俊帅气,长得跟棒子国整完容的小生似的。

他的人生跟开了挂一般,像杜鹃这样连裙子都不会穿的女生,应该望而却步才对。

“你知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是慕蓝?”顾一十分配合地压低了声音,苦口婆心地对她进行劝退。

慕蓝是低他们一届的学妹,长发大眼,穿各种颜色的花裙子,摇曳了整个校园。

“那又怎样?我喜欢他,是我一个人的事。”杜鹃拿出了攻克《黄冈题库》的劲头,誓死要攻克莫少华。

顾一将头别向窗外,夏天知了声声叫,他忽地觉得烦躁。

庸俗,全校的女生都庸俗,莫少华究竟哪里好?一个一个前仆后继,都甘愿当备胎。

沉默,令杜鹃局促难安。

过了一会儿,她用笔戳了戳顾一的胳膊 “你说,我也穿慕蓝那样的花裙子,会好看吗?”

顾一抿了一下嘴,淡淡地嗯了一声。

“那么,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杜鹃小心翼翼地看着顾一,满眼期盼。

许久许久,顾一才终于点了点头。

诺言果然是不能轻易许的。

顾一答应杜鹃才不到两个星期,某天放学后就被杜鹃拽住,硬是将他拖到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里。

”一杯原味奶茶。”她豪气万丈地将十块钱拍到柜台上,那是她省了一个月才省下来的零花钱。

她将唯一的一杯奶茶塞到顾一手中,扭捏了半响,才期期艾艾地张口: “莫少华跟慕蓝表白了,你知道吗?”

莫少华在教学楼前拉了巨大的横幅表白,连教导主任都知道了,顾一自然也知道。

据说慕蓝站在教室门口看了大半晌,脸色由白转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顾一将奶茶推到杜鹃面前去 “你放弃吧。”

杜鹃穿着洗得发白的格子衬衫,将奶茶又推了回来,倔强地扬起下巴 “她又没答应他。”

可是她也并没有拒绝啊!

不拒绝,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默认,可她太傻太实在,看不出这其中的门道。

“杜鹃。”顾一轻声唤她, “你这又是何必呢?”

然而杜鹃却毫无退却之意,她定定地看着顾一,双眼亮晶晶的: “你有没有办法让慕蓝拒绝他?我可以帮你做一学期的作业。”

顾一沉默,双手轻轻地晃动着手里的奶茶,心里的涟漪一圈圈地荡开来,纷乱芜杂。

“两学期……”杜鹃又迫不及待地加码。

她身上有一种劝也劝不住的执拗,前路布满荆棘,她却赤着脚也要往上踩。

前一篇:好孕宫女

后一篇:遇见豪门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