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A版

束手就情

【1】屈辱的逼迫

在薄悠眼里,寇司承像奢侈品陈列窗里的顶级钻石,可望而不可即。

薄悠这么想着的时候,牌桌上的寇司承已经完美赢局。

输得最惨的丁经理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他缓缓吐出烟圈,将手边一捆厚厚的钞票扔在桌上,看了看薄悠,转而对她身旁的寇司承笑嘻嘻地道:“寇总,光你一人玩多没意思,听说薄小姐也是打牌高手,不如让她和我们玩几局?这样,赢了钱算你们的,输的话……钱还给你们,就当小弟送你们的人情,成不?”

寇司承站起身笑了笑,语气是一贯的漫不经心:“薄悠,那你先替我打,我出去接个电话。”

薄悠怔了怔,谁都看得出,刚刚那个丁经理分明是不怀好意,可她没想到寇司承真的应了下来,而且还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没等薄悠表示什么,这边牌桌却已经开始了。丁经理摸完牌,故意将烟圈吐到隔桌薄悠的脸上,目光中含有几分玩味:“嗬,寇总就这么出去了,也不怕我们兄弟几个欺负你……”

薄悠硬着头皮将牌打下去,微微僵住的脸上极力挤出笑容:“丁总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

下面的话她还没有说出来,丁经理就借着酒劲凑过来,手搂住她的腰,似乎想要强吻她。

薄悠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蒙了,下一秒她就扬手打在丁经理的脸上,怒声问:“你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这一巴掌打得不轻,让丁经理也发起火来,他端起桌上的红酒就泼向薄悠,“哟,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告诉你,寇司承要是在乎你,会让你在这边给我们陪酒吗?别给脸不要脸,你回去告诉寇司承,这合同我不签了,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他的话如炸弹般响在耳边,薄悠的脸色突地变得苍白。

丁经理摔门离开,会所里剩下的几个人盯着薄悠笑,笑声中满是同情和轻蔑。

薄悠再也受不了了,冲到洗手间,禁不住浑身发抖,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像只狼狈又可笑的落汤鸡,头发湿漉漉地耷拉着,脸上的妆花了,哪里有一点来之前的名媛贵气。

“生日快乐。送你的生日礼物,还喜欢吗?”

薄悠的身体颤了颤,一转头便看到寇司承。

一身考究的深色西装,相貌俊美,气质翩然华贵,衬衫领子随意敞着,清瘦颀长的身躯正靠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薄悠用手背擦干脸上的水渍,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寇司承,你无非是想逼我离开你,可怎么办,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寇司承也笑了,带着几分嘲讽:“我都这样做了,你还想嫁给我?就这么爱我?就这么舍不得我?”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目光如刃,冷冷地说,“薄悠,你别后悔!”

薄悠挺直瘦弱的背脊,红了双眼,却倔强地开口:“我不会后悔。”一字一句,字字如钉。语气很认真,却带着几分苍凉,听得人心里一颤。

眼睁睁看着寇司承离开,薄悠颓然低头,眼波里,是一泓化不开的苦意。

【2】意外的搭救

薄悠和寇司承的纠葛大概要从半年前说起。

半年前,薄悠还在检察厅工作,某次她被上级派去酒店执行卧底任务,本该一切顺利,然而因为酒店临时发的制服不合身,她为客人倒酒弯腰时胸口处的纽扣不小心撑开了几颗,别在领口处的监控设备也随之滚落在地。

薄悠下意识地护住胸口,立刻羞红了脸,极为尴尬,眼一瞥,只见不远处的毒枭觉察到这边的动静,警惕地朝这里看过来。

打草惊蛇,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却突然被身前的客人手疾眼快地扯进怀里,他脱下搁在椅子上的西装盖在她的身上,为她护住了内里春光。

薄悠不动声色地踩住监听器,正打算谢谢这位出手相助的客人,就听到头顶传来他淡淡的笑声,声音好听得如一坛香醇的美酒:“看来有时候身材太好也是一件坏事……去换件衣服吧。”

薄悠偷偷地看了一眼那个客人,两人的视线在狭窄的空间相遇,她不敢再看,小声说了句谢谢,慌忙逃窜。

临走前还能听到他对面的女子挪揄他:“看不出来嘛,小时候跟呆头鹅似的寇司承居然也学会英雄救美了……怎么,没和那位美女服务员要电话?”

寇司承正色道:“纪嫣然,你别总拿你弟弟开玩笑好吗?”

寇司承。

他叫寇司承。

那一秒那三个字,就这样印在了薄悠的脑海里,再也不能抹去。

后来再见到寇司承,是一周后的事情了。

薄悠在路口打车的时候,看到一个七旬老人正颤巍巍地爬护栏,企图想走近路绕到对面去。车流来来往往,吓得老人不敢动,卡在那里不上不下。没有交警来管,过往的行人也只是围观,把老人急得都快哭了。

晚上八九点,天色已经全黑,整个夜空如泼墨般深沉得化不开。薄悠担心老人出事,连忙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下来,又耐心地将老人送到马路对面。到了之后老人反而不放手了,非要拽着薄悠往小巷里去。她只当老人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并没想太多。

巷口越走越深,越走越暗,等到薄悠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那位老人已经用力挣脱开她逃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握着棍子的地痞流氓,渐渐逼近薄悠。

薄悠一步一步地退到墙角,她手无寸铁,暗叫糟糕。

流氓眯起一双如鹰般狠毒的眼,阴沉沉地开口:“薄检,别来无恙啊。”

逼仄黑暗的小巷,就连呼吸都让人喘不过气来。薄悠定定神,这才明白是那位刑满出狱的犯人寻她复仇来了。她慢慢地从旁边的垃圾桶里捡起一个半碎的啤酒瓶,冷冷地开口:“怎么,没在里面待够,一出来又想犯事?”

流氓被她的语气刺激到,突然面露凶相,边叫嚣着边举起铁棍就恶狠狠地朝薄悠砸过去。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却传来一声闷哼,有人倒在了薄悠的身上。

【3】他为她受伤

前一篇:不完美初恋

后一篇:好孕宫女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