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1期A版

备胎养成

1

陈子矜一点都不好笑,但是齐晏看到她就是想笑。

他以前不懂,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爱。

有个人你看到他就会笑,笑得独一无二,笑得此生唯一。

2

陈子矜最早遇到齐晏的时候他才十七岁。

她开了心理诊所,因为生意惨淡不得不扩大销售范围,卖起了零食和杂货,间或夹杂着盗版光碟和漫画,主要顾客来源是附近一所中学的学生。

齐晏就是来买盗版碟的顾客之一。

他喜欢租冷笑话专辑,或者类似《七十二家租客》那样的搞笑剧,偏偏冷着一张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看笑话喜剧、积极向上正能量的小青年。

陈子矜那时候二十出头,没有男朋友,浑身上下散发着彪悍的女汉子气息,一边看店一边看韩剧,花痴里面的男主角长得如何如何帅。

某天她在那儿犯花痴时,齐晏就进来了,挑了《家有喜事》系列的碟放在她面前,押了证件和钱就要走。陈子矜那天难得有闲心,抬头瞥了他一眼,愣了一下,立马惊为天人。

和齐晏相比,韩剧里那些叽里呱啦说着听不懂语言的花美男简直弱爆了,陈子矜生了勾搭之心,没脸没皮极其主动地上前和小帅哥齐晏攀谈。

齐晏招架不了陈子矜的泼辣和热情,熟识了不多久就向她和盘托出自己的情况。他有点言语障碍症,不爱和人交流,也不爱笑,冷冰冰的样子让他人际关系很差。于是就想通过喜剧和冷笑话提炼一下自己微笑的能力。

于是齐晏成了陈子矜自主创业时最忠实的回头客。

他起初有些羞涩,对上陈子矜认真期待的脸,每每害羞地垂下脑袋不好意思。但是陈子矜不会笑他不会烦他,也不会因为他惯常的冷脸将热情耐心退散。渐渐地,他也敢于直视陈子矜的眼睛,将心里那些一直以来只说给自己听的话说给对方听。

他也不是不会笑,他只是懒得笑,觉得什么事情都不好笑,也没有什么人和物值得他笑。但是每每和陈子矜说起,对方安慰他这没有什么,苦心竭力编笑话说给他听,没头没脑地给他灌输人际交往对以后的未来前程多么多么重要时,他就特别想笑。

齐晏最喜欢看陈子矜说话,她说话时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整个人都好像散发着光,让他移不开眼。他心里头也跟着涌动着一些热乎乎的东西,那些东西就让他傻笑起来。

他自己也说不清那些模糊的东西是如何发酵变质的,反正渐渐地,要是哪一天没有去陈子矜的店里看她一眼,他就觉得不适应不舒服,食不下咽辗转难眠。

他也不再满足于对方努力逗自己笑,而是将所有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都一股脑送给陈子矜,对方惊喜微笑的样子让他觉得又幸福又充实。

只是美好的事物总不会长久,齐晏不会想到,有一天陈子矜的笑容会让他恶心愤怒。

但就是那样恶心愤怒的笑容,他也再没有看到过。

3

齐晏又上了头条。

他投资的电影票房狂扫本年度各种类型的电影,赚得盆钵俱满。

电视上记者还采访他:“齐先生,下一部电影打算怎么做?”

他穿一件松松垮垮的T恤,毫不避讳地露出一半锁骨,目光茫然地对着镜头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答:“再说吧,也许是投资一部乡村题材的搞笑喜剧呢。”

说罢便对着镜头露出了标志性的齐式笑容,懒洋洋中透着漠然。

齐晏不算娱乐圈的人,他是个精明至极的商人,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长着一张颠倒众生雌雄莫辩的脸,笑容更是一度被媒体炒作为不分年龄类别的秒杀。

陈子矜端着泡面目不转睛地瞅着,从浴室出来的秦崎却突然换了台。他看着体育频道转播的足球赛,漫不经心说起了话:“据说曾经有一档选秀节目,就以齐晏的标志性笑容为标准,可惜俊男美女一堆,也没人复制得了他的笑。”

陈子矜有点骄傲:“他以前不爱笑的,现在长大了啊。”

秦崎听出了她话里的自得意味,笑了一声转而问她:“哎,我说真的,他现在这么有钱,真正的土豪啊。你好歹和他有点旧日交情,去跟他套套近乎叙叙旧什么的嘛。”

陈子矜转身专注于手里的泡面,婉拒他:“不了。当年那件事闹得人家很不高兴,还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恨我们呢。现在咱们好歹吃得上饭了,没必要。”

秦崎有点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

足球赛看完他换衣服要出门,陈子矜看看都晚上十点多了多问了一句,却没想秦崎顿时很火大地顶了她:“咱还是温饱阶层,不求人的话哪天就真得断粮了。我去和节目组导演商量下周比赛的事,不回来了。”

陈子矜怏怏没说话。

那节目组导演可是个女的,风评不太好的女的。

陈子矜这晚睡得很不安宁,晚上的泡面没吃饱,大半夜饿得肚子咕咕叫,没办法只好下楼去附近的Seven Eleven买吃的。她穿着睡衣,踏着拖鞋,头发乱七八糟,想着大半夜也不会遇见什么熟人,挑了饼干矿泉水就要结账。掏钱包时硬币掉在地上,她弯腰捡时眼一扫便瞥见了不远处一双式样别致的男士皮鞋。

她心底莫名跳了一下,还没有看清对方是谁就莫名不安起来。陈子矜慌了一下,顺手从旁边的售货架上拿了几盒成人用品,堆成一堆挡在脸上慢吞吞站起来。

她排在最后,中间隔了几个人,但陈子矜还是看清了那双皮鞋的主人,心底一抽恨不得将脑袋都给藏起来。真是齐晏,不久前还在电视上瞧见的齐晏。

长成了连气质都与当年迥异的男人了。

陈子矜怔忪之中,收银员叫了她几声,她才慌乱着回神。

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她半边脸,因此齐晏回头时只瞥见了她一个侧影。他的目光落在她面前那堆成人用品上,懒洋洋的笑容里透着习惯性的漠然。

前一篇:一生一师,一生一世

后一篇:扑倒阿SIR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