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10期B版

老婆,我来自未来

01 你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结束了甜点屋的工作,已经是晚上十点钟,方晗换下制服,和同事们告别后,骑着小摩托往家赶。大学毕业后她没有选择去写字楼上班,而是遵从自己的兴趣和意志,去甜点屋一边打工,一边跟在蛋糕师身后学习。

在脑中回味着今天学到的蛋糕制作小窍门,方晗不知不觉便回到了家,住宅区楼下还有三三两两外出归来的年轻人,方晗将车推到车库,才刚锁好,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初秋的夜晚气温略低,方晗穿着风衣外套,隔着衣料,她清楚地感受到对方身上传递来的源源体温,那浓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独属于男性的气息叫人面红耳赤,他亲了她脸颊一口,笑着低声说:“老婆,欢迎回家。”

方晗心跳一滞,回过神来猛地一个肘击撞上男人的小腹:“谁是你老婆,不许动手动脚!”

男人吃痛低呼,方晗顺势转过身去,柔和的橘色灯光散落下来,照亮了男人佯装痛苦的脸,他三十多岁了,眉高目深,一管鼻梁挺直,嘴角却总是似笑非笑地上扬着,这略显轻佻的长相在时间的镌刻下有了深沉内敛的痕迹。

方晗怔怔地凝视他带有些许皱纹的眼角,有许多话在心口翻涌,可最后,她只是移开目光:“你怎么来了?”

男人笑意不改:“和以前一样,很想很想你,等回过神来,就到这里了。”

他眼里有浓浓的情深,方晗却不敢直视,两人沉默以对,许久,男人伸手抱住她:“我好爱你。”

方晗任他抱着:“可你很快又要走了,阿文。”

晚风吹拂脸颊,带来一阵寒意,方晗挣开乔文叙,见他委屈地苦着脸,心头一软,无可奈何地拉住他的手。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却总是摆出这副表情,果然是她认识的乔文叙。

她和乔文叙相识十年,彼此都当对方是不可多得的友人,但那个乔文叙,显然不是眼前这个。他自称来自未来,据他说,他非常爱她,可是悔悟太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和其他男人步入教堂,大概是由于懊悔过度,居然有了回到过去的特殊能力。

这不是假的,因为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十五岁。

那年她才升入高一,军训之后,她背着包慢腾腾地往家走,回家途中经过一条小吃街,她用零花钱买了芋圆,可正当她吃得不亦乐乎时,肩头却被人亲昵地拍了拍,她转头看去,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便被人精准地吻住。

那是陌生的,滚烫的男人唇瓣,叫她完全无法招架。

她的初吻稀里糊涂地丢了,被对方松开时,她面红耳赤,满店的客人都露出暧昧的笑容。相比起她的窘迫,对方却是从容自得,厚颜无耻地坐到了她对面,单手撑着脸颊,黑黢黢的桃花眼中漾满了爱意,他揉乱她的发:“晗晗,我爱你。”

方晗瞪大眼睛,愣了两秒,怒不可遏地端起芋圆,劈头盖脸地砸到他脸上:“流氓!浑蛋!我告你非礼!”

她说完,就因羞辱号啕大哭起来,男人悔不当初,一边尴尬地对看戏的众人讪笑,一边哄着她:“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晗晗,对不起,我刚刚看见你太激动,忘了现在不是未来,你还不认识我,所以才会没头没脑就……我错了,别哭了好不好?”

她甩开他的手,一脚踹上他,气呼呼地逃出了芋圆店。

男人狼狈地抹掉一头的仙草冻和芒果布丁,小跑着追了上去:“晗晗,原谅我。”

“你谁啊你,变态!”

“我是阿文,乔文叙,你最好的朋友。”

“我不认识你!”

“你会认识的,很快,再过两周,你会在体育课上救下险些被足球砸中的我。”他忙不迭地解释,“我会自以为是地对你放电,然后你会对我说……”

“你裤子拉链没拉。”

乔文叙愣了愣,欣喜若狂:“没错,晗晗,你就会说这句!你知道我了?”

眼看他张开手臂,又要抱住她,方晗灵敏地躲过,警惕地后退两步,一脸嫌弃:“我说,你现在裤子拉链没拉。”

男人垂头一看,尴尬地拉上拉链。

“你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变态!”

她把他当成精神病患者,为了祭奠莫名其妙就丢了的初吻,对他又骂又打,他也不还手,干巴巴地站在那儿任她拳打脚踢,到最后方晗气喘吁吁,扭头逃开,恨不得把他从记忆中抹去。

从天而降的他很快就被她刻意忘记,但是两周之后,她真的在操场上救下一个自以为是的男生,他比她年长两岁,是三年级臭名昭著,空有一张脸蛋和优渥家世的公子哥,乔文叙。

02 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一次可以安慰自己是巧合,但几次被突如其来的男人预料中未来的事件,就算方晗再不信怪力神乱的东西,也不得不信了。

这几年来,男人总是会出其不意地出现,又毫无预兆地消失,并且一直都维持着几乎相同的相貌。他的解释是:“我回去后,就立刻想办法回来,没想到你这里已经过了几周或是更长的时间,我完全没办法控制这个特殊功能,掌握不了窍门。对不起,晗晗,是我没用。”

方晗烦透了他,任谁莫名其妙地被个怪大叔缠上,心情都会很恶劣。

“知道自己没用就别再出现!”

前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后一篇:左右为男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